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会元之喜
    三月初一的时候,礼部张了春榜。

    陈青云位居第一,成了陈会元。

    柳成元位居第二,谢明坤位居第三。张华位居第五。

    第四名为丁沛然。

    榜单一出,齐瀚担任国子监祭酒之名,自然名副其实。

    而“譞雲居士”陈会元之名,再次在京城掀起了热潮。

    皇上看了陈青云的试卷,字体飘逸濪绝,细密流畅,文章深刻入骨,让人警醒反思。

    他笑着让人传旨,正大光明地接见了陈青云。

    许久没有召见陈青云,周乾发现陈青云清减不少。

    这段时间,事件频发,别说是陈青云,就是他自己都感觉熬了不少日子。

    “张金辰到是老实了,朕本以为,他会有意压低你的名次!”

    陈青云闻言,确实也有几分意外道:“臣也本以为,只会在前十。”

    毕竟,压得太低,就显得刻意了。

    皇上附和地点了点头,随即道:“朕看了送上来的试卷,唯独你的笔锋最为犀利,用词也颇为大胆。”

    “朕很欣赏你,这一点,不仅仅是因为你是朕的人。”

    “而是因为,你身上有着别人没有傲骨和才能。”

    “许多人有才,够狠,可正因为太狠了,朕反而不敢重用。”

    “你就不同了,你有挚爱,朕之前还有三分怀疑,可自从你胆敢劫持襄王,准备与张金辰撕破脸,玉石俱焚的时候,朕便知道,你当初的承诺,真实可怕。”

    陈青云跪了下去,身体挺得笔直,眸光平和。

    “皇上坐拥万里江山,便以江山为重,甚至于呕心沥血,也不过是为了这万里江山,终有一日,繁花似锦。”

    “可在臣的心里,权势地位固然重要,可若是失去相守为伴的妻子,那便不曾有继续下去的意义。”

    “皇上若要为襄王之事惩罚于臣,臣绝无半句怨言。”

    “看若还有下一次,臣的选择,亦如当初。”

    周乾闻言,心头一跳。

    陈青云这么聪明,不会看不出来,他根本不计较襄王的被刺的事情了!

    可下一次?

    难不成下一次陈青云对付张金辰,还是想把襄王扯进来?

    “你如何逐定,下一次,张金辰依然还会为襄王出头?”

    “如今他已经察觉到危机,这些日子,张金辰办差从未出错。”

    “这些年虽然是朕有意纵着他,不过张金辰在处理政事的时候,确实能力非凡。”

    陈青云闻言,突倪地笑了笑。

    他聚敛的眸光,看向皇上和煦的面容,当即玩味道:“他处理政事的手段,只怕跟皇上不相上下。”

    “宽和时,如和风细雨,凌厉时,如骤风暴雨。”

    “该杀的人,上的折子必然是站在皇上的立场考虑。”

    “该放的人,上的折子必然是为了大局考虑。”

    “他摸皇上的心思如鱼得水,又何尝不是他想过,身在帝位的人是他?”

    周乾的身形,猛然僵住。

    他那深邃的眸光里,也涌出了寒潮。

    他惊诧地盯着地上,跪得笔直的陈青云,心里如惊涛骇浪一般,起起伏伏,不得安宁。

    “你凭什么这样说?”

    周乾的声音冷了下来。

    陈青云闻言,当即道:“他若没有反心,只为固本,扶持襄王或者如此吴王,都是一条明路。”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努力在皇上的面前表现出他是只听命于皇上的直臣,实际上却暗中积蓄各种势力。”

    “这种势力若不是都付诸在襄王的身上,他又为何做出妥协,让襄王忍气吞声”

    周乾背在后面的手紧紧地握了起来,陈青云说的在理。

    不管是襄王还是张金辰,都显得粘连很深。

    相反,明面上拉拢势力的吴王,像一个蚂蚱一样蹦跶,他一伸手就能捉回来,到显得不足为惧。

    还有景王,手底下的势力,都是这些年慢慢累极的。

    不过景王内敛,知道韬光养晦,从这一点看,也比吴王和襄王要好。

    “从今往后,你不管明里暗里,都是朕的人。”

    “朕希望你收揽这一届的有才之士,暗中统计名单,殿试之前,朕要看到。”

    陈青云闻言,颔首应下。

    今日出了皇宫,不用他去招揽,自然会有人依附过来。

    这些人扶植起来,表面上是皇上的,但也可以为他所用。

    在官场里面,没有一个官员,只会走一条路子。

    陈青云出宫以后,第二日广发请帖。

    于三月初六,在陈府举行诗会。

    邀请的,都是这一届入榜的士子。

    这些学子本就想跟陈青云走近走近,机会来了,自然不会错过。

    于是在三月初六的时候,登门过府的士子,足足有两百来人,

    好在陈府宽敞,又添了不少下人小厮,这才让整个诗会顺利举办,圆满收尾。

    这些学子当中,有不少京城的世家子弟。

    诗会过后,新晋的寒门士子,跟京城新贵里面的士子,结交融合,各派势力倒也拉拢了不少人。

    入夜,英国公府内。

    高鸿听闻探子回禀的消息,再一次确认道:“所有的新晋士子里面,齐瀚的入室弟子,柳成元家产丰厚,而且还是独子?”

    探子闻言,低头应“是!”

    “大约多少万两的家产?”

    “单单估算柳家在京城的产业,也有一百多万两。”

    “若是各州府叠加,只怕不少于两百万两。”

    “竟然这么丰厚?”高鸿眸色微变。

    若是能够得到柳家一半的家财,旁的不说,至少他不用再娶陆家女了。

    这至少其一,更重要的是,他可以为自己铺一条后路。

    想到这里,高鸿当即出声道:“继续打探,看看柳成元可有定亲?”

    “若无定亲人选,那便速速来报!”

    探子闻言,应声退下。

    又快到一年的清明了,陈青云早就吩咐余江返回定南府,去为他亲人上坟。

    也顺道带些礼物回去,送给岳父一家。

    这些日子,府里添了新人,粱嬷嬷负责教导。

    这样一来,操办诗会的胆子便落在心慧的肩上。

    夫妻俩忙完这一遭时,陈青云又接了不少的回帖。

    如此一来,旦早朝晨出,夕暮昏晚回。

    夫妻俩难得一同叙话,然而三月十五这一晚,陈青云带着柳成元,谢明坤,张华回府。

    一路上,陈青云神情冷肃,面色沉凝。

    柳成元这些日子,结交了不少有识之士,每日就跟醉生梦死一样,沉浸在恭维别人与别人恭维自己的话语里。

    今日冷不防被陈青云甩了脸子,柳成元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因为他虽然有些放纵自己,可却从来没有说过出格的话,做过出格的事。

    现在殿试还没有过,就算他想嚣张,这也不是时候。

    陈青云生气,那是因为今日在席面上,高家二房的公子高珺,当着众人的面戏言,他家小妹仰慕柳成元已久,恨不能女扮男装的随他赴宴。

    还说,若有绑下捉婿,必将柳成元捆绑了去。

    众人哄堂大笑,直夸柳成元有福!

    英国公府的小姐,那可算是高门贵女了。

    如何能不算有福呢?

    陈青云当时捏着酒杯冷笑,看着柳成元傻傻地任由别人调侃,恨不得将那酒杯掷到他的脸上。

    这种流言传出去,高家的人便等着柳成元上门了。

    若是柳成元不识抬举,只怕威逼还在后面。

    四个人进了书房以后,陈青云“嘭”的一声,用力把房门关上。

    柳成元吓得心神一抖,下意识站直身体。

    一旁的谢明坤和张华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总感觉有些风雨即将来临的感觉。

    陈青云坐到书案边去,看着那杵在眼前的三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