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三章憋屈烦闷
    柳成元的庄子叫《红霞山庄》。

    这一处庄子是他爹送给他的解元礼物,庄子分前后两栋,而且还建了上下两层。

    庄子很大气,环境也很好。

    常年守着庄子的,是柳家忠心的一对姓张的老仆。

    柳成元好些日子没有来了,一来就带着一个女人和孩子。

    张贵山寻思着,柳家的表亲里面,有没有这么大的姑奶奶。

    可想来想去都没有头路。

    柳成元让张婶下去做饭,张贵山去猎户那里买些野味。

    夫妻俩走了,偌大的两栋院子,便只剩下三个人。

    柳成元喜欢收集各种小玩意,这庄子上也有不少。

    他带着高竟去二楼参观,足足四个宽敞的大房间,里面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手工艺品,古董花瓶,木雕根雕等等。

    高竟看得眼热,自然要凑近去摸一摸。

    明珠郡主微微扫了一眼,眼皮顿时抽了抽道:“柳家堪称京城首富了吧?”

    “就这些东西,少说也值几万两银子,你就这样随意地放在这里,不怕被人偷盗吗?”

    柳成元闻言,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他跟明珠郡主站在二楼的回廊上。

    远眺的视线看着周围大大小小的庄子,他含笑道:“这里多是京城达官贵人的庄子,许多庄子上都有暗卫和护卫守着的。”

    “也许是托了他们的福,这里自从买下,到也平静得很。”

    明珠郡主闻言,很快就明白了。

    这一片的庄子,确实都是达官贵人的别苑居所。

    就连英国公府,也有一处庄子在这里。

    “还是请几个护卫守着比较好,财不露白,等你们入仕,旁人自然会将你们的家境来路打听得清清楚楚。”

    “这么大的庄子,两位老仆守着,着实不妥!”

    柳成元闻言,点了点头。

    他手里也有不少高手。

    很多都是他外公留给他的,这些年,他用心,又从不惹事。

    用到他们的地方很少。

    不过很快就要多起来了。

    “我带你去,还有一个房间是专门收集女子饰物的。”

    柳成元往前走,转过回廊的拐角,另外一边还有一个房间。

    推开高高的两扇房门,里面景象轻而易举就看得清清楚楚。

    有些琉璃摆件,也有女子头面和珠花等等。

    做工都非常精致,最主要的是,赤金,宝石,珍珠,玉石等等,数不胜数,样样都叫人眼前一亮。

    明珠郡主的嘴角抽搐几下,无语地瞪视着柳成元道:“刚刚我说错了,你这里的东西,少说也值十几万两银子。”

    “不过你一个大男人,干嘛收集这么多的首饰?”

    她那几箱子摆出来,也差不多只能跟这里比了。

    柳成元的脸有些红,眸光也微微闪烁了一下。

    “这里的珠宝,大部分是我家铺子里新出的款式。”

    “有些是我娘逛街的时候,看上,买来放着,以后给儿媳妇当聘礼的。”

    “家里的库房堆不下了,她每每送来,我就让人放在这里来了!”

    “也就是这两年才开始累积的,要过几年,只怕更多!”

    明珠郡主的眼眸瞪大,不可思议地盯着满屋的珠宝,嘴角下意识抽搐起来。

    这媳妇还没有影子呢,这聘礼都堆到庄子上来了。

    这要是成亲了,只怕要轰动整个京城。

    柳家富得太惹眼了,而且朝中还没有什么人?

    明珠郡主想到高家那隐匿在暗处的烂摊子,当即便提醒道:“挖个地道藏起来都行,别胡乱显摆了。”

    “京城里,见财起意的人,多不胜数。”

    “之前有一户有权势的人家,不过是子嗣单薄,便被人给盯上,最后家产悉数被人算计了。”

    柳成元心里清楚,明珠郡主是被娇宠着长大的,见过的金银珠宝,应当是以箱来计算。

    柳家的钱财再多,在有权势的人眼里,还真算不得上什么?

    当初寇家财大气粗,不过是被张金辰加以利用,哪里能够维持得了百年的富裕

    ?

    “我爹娘只有我一个儿子,说起来,柳家也是子嗣单薄。”

    柳成元轻叹道,其实不在庄子上放太多的人,他也存了不想招摇的心思。

    他在京城这几年,许多人知道他是老师的入室弟子,知道他家境富裕。

    可甚少的人知道,他的家境极其富裕。

    明珠郡主闻言,眉头拧了起来。

    她看着满屋子的宝贝,然后再看看孤身前来庄子上的柳成元,心里隐隐有些不悦。

    “谨防别人下黑手,以后不论走到哪里,都要多带些人。”

    “你是竟儿的老师,我一直都没有机会谢谢你对竟儿的教导。”

    “我今日便送你两个暗卫,日后你也多培养些护卫。”

    “京城多的是阴险之辈,殿试若能出彩,你可以试着求取世家之女。”

    “有些清贵的世家,比如你恩师齐大人的女儿就很好。”

    “齐大人在在国子监那个位置,许多权贵轻易不会得罪,而且齐大人跟我皇伯父有些私交,自然能够护着你柳家在京城站稳脚跟。”

    明珠郡主说完,柳成元的面容有些冷了下去。

    他盯着她看,连那眉宇间的优思都不曾放过。

    她是担心他的。

    可却不是他心里那种,浅而易见的担心。

    他怔怔的眸光有些微凉,神色也不如刚刚那般自然。

    明珠郡主以为是自己多管闲事,惹得他不太痛快,当即便接着道:“我说的可能不太中听,可你要知道,我不会害你的。”

    “你当然不会害我,可你忘记了!”

    “当初我答应教导敦和,你说的是,会护着柳家的。”

    “怎么现在就想把柳家推出去,大有甩手不管的意味?”

    柳成元的声音,透着一丝冷戾。

    他微微敛聚的眸光,深邃幽暗,灼灼盯着她的时候,透着质问的火气。

    明珠郡主愣了愣神,终于也想起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她的脸突兀地红了起来,赧然地歪着身子,清理烦闷的思绪。

    最近她总是想跟他划清界限,想让他快速地结门好亲事,这样帮也好,提携也好,也可以透过他的岳父家来办?

    京城里,断断续续的流言虽然被压制了,可她心里那一丝异样,清楚明了。

    她压不住,压不住的时候,就会慌!

    慌了,自然想逃避!

    这不是她一贯的作风,只不过

    他是好人,家风清正,家业庞大,又是独子。

    等到殿试后,若有幸取得前三甲,也不知道多少名门贵女会暗暗打探,争相觊觎。

    “不会甩手不管的,我会过府与你母亲商议,给你择一门好的亲事。”

    “贤王府出面保媒,一定不会让柳家”

    “我的亲事,不劳郡主费心了!”柳成元打断明珠郡主的话。

    他觉得心里那种不适,带着一点酸,一点难过,一点负气。

    突倪的声音,生冷得很。

    两个人之间一时无话,气氛显得十分微妙。

    明珠郡主也知道,自己看似周全的办法,其实管得太宽了。

    她眼眸微动,当即轻叹道:“罢了,柳府有什么难事,你只管打发人来跟我说就行了。”

    “至于刚刚那番话,我收回!”

    她说完,步伐一动,便要往前走。

    柳成元暗恼,他大清早跑过来,不是跟她吵架的。

    可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过来。

    她的身份是郡主,城外的庄子又不止这一处。

    可他只知道这里,所以便来了。

    柳成元往前追了两步,想也没有想就拦在她的面前。

    “对不起,我刚刚的话,有点冲!”

    柳成元道歉,他微微低垂着头,那晦暗不明的眸光,直直地撞进了明珠郡主的眼里。

    好似迷雾重重,带着让人不解的愁绪。

    那却似乎,有几分无法说出口的幽怨。

    明珠郡主只觉得心头一跳,连忙撇开眸光,红唇轻启道:“无碍,本就是我管得太宽了。”

    柳成元垂下眼睑,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

    明珠郡主看着眼前的男子,他的眉毛柔顺地勾起浅浅的弯,不张扬也不犀利,配上那一双亮如星辰的眼眸,微微的薄唇抿着,给人如春风般的恣意和温暖。

    他真的太年轻了。

    她在心里想,然后提起步伐,从他的身边走过。

    柳成元站在原地发呆,觉得自己好像浑身都不对劲。

    他不知道怎么去表达,心里那种憋屈又烦闷的感觉。

    所以,他只能傻傻地站着。

    一旁的柱子后面,高竟看着娘亲远去的背影,再看着跟个憨货一样不动的老师,那黑白分明的圆眼转了一圈,小手不自觉地捏了捏自己的下巴。

    此事,他正在思量一件“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