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二章自作自受
    宿醉醒来的感觉不太好受,脑袋爆疼,浑身乏力。

    尤其时,还被某人裹在被子里,捆起来。

    陈青云把头往外探,只见心慧斜坐在临窗的软塌上,正徐徐地望过来。

    那眼眸黝黑明亮,无声透着淡淡的不悦和冷然。

    陈青云心神一凛,很快就回想起,昨晚干了什么?

    他懊恼地皱起眉头,想要伸手,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娘子,放我出来!”

    陈青云无力地仰着头,昨晚他是真的喝醉了啊。

    李心慧充耳不闻,嘴角轻勾,似笑非笑道:“昨晚你不是说,热乎乎地包裹着你,很舒服吗!”

    “我不过是想让你,舒服过够而已。”

    陈青云的脸,赧然一变,连眼眸都闪着红光。

    他张了张嘴,没有预料到,她竟然将这话说了出来。

    被子底下的身体,急剧变化,陈青云压下喉咙里的喘息,讨饶道:“昨夜我喝醉了。”

    李心慧充耳不闻,依旧嗤笑道:“喝醉了?”

    “可我怎么听到有人说,他吃自己的醋?”

    陈青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晦暗,他懊恼地皱起眉头,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也有如此蠢的时候。

    他在心里纠结一会,当即堆着不太自然的笑容道:“我自己怎么可能跟自己吃醋呢?”

    “肯定是我喝醉了!”

    李心慧扬了扬眉,眸色依旧深沉不变。

    不过那嘴角的笑容,又深了几分。

    陈青云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直觉告诉他,有危险。

    果不其然,只听她突倪地笑出声。

    “呵呵!”

    “我想也是,不然一个压着我无比欢畅的男人,我还真想不出,他怎么就吃自己的醋了?”

    陈青云涨红着脸,低垂的眼睑下,是一簇簇挨着的火光。

    她说这种话的时候,他本能地就想了。

    所以,把他裹得这么紧,她是打心里想要教训他一顿了。

    陈青云认命地缩着脑袋,心思微转,当即便道:“府里还有客人在吧!”

    “一个个都走了。”

    “所以你也不用急着起来,多舒服一会!”

    心慧说完,慢悠悠地站起来,准备走到外面去。

    陈青云见她那衣袂摇曳的身影,连忙出声道:“昨晚萧大哥说他想娶明珠郡主!”

    “还有元昊他”

    陈青云看到那身影顿住,自己也禁了声。

    李心慧转过头来,当即便轻哼道:“说话留一半,罪加一等。”

    陈青云撑大眼眸,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心慧甩手离开了。

    他缩在被子,嘴角溢出一丝苦笑。

    都是自己作的啊!

    好端端的,说什么跟自己吃醋呢?

    有些话,外人听起来一头雾水。

    可真正了解彼此的人,又怎么会不明白呢?

    陈青云闭了闭眼,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自作自受!

    大约一炷香以后,李心慧又回来了。

    她也很没有出息的,明明打定主意,好好地收拾他一顿。

    可人走到外面,不过才吃了两口冷风,她便觉得心窝隐隐作疼。

    最后认命地走回来了。

    陈青云捂得浑身是汗,明明可以挣脱,却还是在床上挺尸。

    李心慧走过去,心疼地帮他松开。

    湿漉漉的头发泛着热气,一张俊脸涌上潮红,身体上黏黏的,都是汗珠。

    陈青云松快了,喘着气,伸手将眼前的女人拥入怀中。

    他什么也没有说,就是将头磕在她的肩上,然后闭上眼睛小憩一会。

    她往后靠了靠,贴着他道:“没有下一次了。”

    “嗯!”他慵懒地应了一声,抱着她的手一再收紧。

    喝醉的时候,胆子也大了。

    竟然敢那么敏感地逗她。

    现在清醒了,他也后怕。

    “元昊大清早就走了,珍明和玉衡用过早膳才走的。”

    陈青云颔首,他昨晚也察觉到了异样。

    “我先去洗漱,一会跟你细说!”

    陈青云说完,去了盥洗室。

    李心慧看着一床已经不能再用的被褥,嘴角微微抽了抽。

    枫林山,这一片以火红的枫林为名。

    清晨的枫林山,青烟袅袅,雾气重重。

    山脚下,依稀坐落着四五个小村庄。

    这一片,柳成元来过十几次。

    周围都是庄子,半山腰上,直直地修了一条通往京城的车道。

    可见这一片的庄子主人,多半是从城里过来的。

    柳成元转悠着,终于看到那个名叫:《静怡苑》的庄子。

    远远的,那庄子的周围就守着不少护卫。

    柳成元突兀地站在远处,没有走近,也没有离开。

    他在寻思着,自己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可还没有想清楚呢,那一边吃了早膳,打算带着儿子四处逛逛的明珠郡主出来了。

    护卫察觉远处的人影有异,特意上前回禀道:“郡主,外面有一个人一直朝这里看过来。”

    “看样子,又不像是探子。”

    明珠郡主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她打开门,走出去看。

    远远,那身形看起来消瘦落魄。

    身边一个人都没有跟着,像是走迷糊的书生,到显得有几分可怜。

    “莫不是考砸了?”

    明珠郡主嘀咕,随即朝着柳成元的方向招了招手。

    高竟一出来便看见了自己的老师,当即兴奋得像是刚出笼子的小鸟。

    “老师,老师!”

    “老师你是来看我的吗?”

    “怎么不进去呢?”

    “我一个人都不知道玩什么,老师来了,带着我去玩啊!”

    高竟很喜欢自己的老师,因为他能够感觉得到,老师对他那种纯粹的喜欢。

    不是因为他是郡主的儿子,也不是因为,可怜他的身世。

    下人们的讨好,在眼里显而易见。

    娘亲的宠爱,在眼里也显而易见。

    而老师对他的好,同样在眼里,像是和煦的风,柔柔地吹向他的心间。

    柳成元之前还有几分赧然,在明珠郡主看过来的时候,身体猛然僵住!

    可是现在,他突然就放松了下来。

    他微微弯着身体,含笑对着高竟道:“我今日到庄子上,想过来看看你们在不在。”

    “没有想到,你们还真在这里。”

    “要不要去我的庄子上玩一玩?”

    柳成元邀请道,眸光徐徐地望着,已经走过来的明珠郡主。

    “好啊,我要去的。”

    高竟欢快地回道,他也没有什么朋友,对外面的世界虽然向往,可能让娘亲放心的带他的人,少得可怜。

    幸好,娘亲相信老师。

    “怎么突然过来了。”

    明珠郡主狐疑地打量着柳成元,远远看着,憔悴又冷清。

    近处看着,温润如玉,精神得很。

    到好像是她看错了一样。

    “来庄子上小住,之前听你说,这边有一个庄子,我就过来看看。”

    “陆氏还在这里?”

    柳成元问道,英国公府已经办了丧事了。

    陆氏已经是个死人了,别说回去,只怕连露面都会掀起波澜。

    明珠郡主微微颔首,嘲讽地笑了笑道:“不留下也无处可去了。”

    “陆家以照顾她的孩子为名,送了她嫡亲的妹妹入府。”

    “小姨子跟姐夫,呵呵,高鸿也不怕瘆得慌!”

    柳成元看清了她脸上的冷意,垂下眼睑,淡淡道:“别人家的事,与你何干?”

    “哦?”

    “也对!”

    “与我何干?”

    明珠郡主附和地笑了笑,她之前觉得自己可怜!

    被高鸿那个人面兽心的男人骗得够惨,现在看来,陆氏才是最惨的。

    “走吧,去我那里!”

    柳成元牵着高竟的手往前走,明珠郡主在后面跟上。

    等她跟了几步以后,满眸愕然。

    她刚刚,怎么就那么听话呢?

    还有他怎么说得理所当然?

    去他那里?

    明珠郡主往后看了看,一个丫鬟婆子都没有跟来。

    她正想叫两个呢,柳成元便回过头来,出声道:“快走啊!”

    明珠郡主的脸黑了黑,转头跟了上去。

    她记起来了,龚嬷嬷得知她救了陆氏,说是心窝痛,两天没有露面了。

    采薇采荷在厨房呢,她本就不想人多叽叽歪歪的,这下好了,护卫都远远看着。

    她没有出声,他们也没有跟上来。

    罢了,她还有暗卫呢!

    明珠郡主这样想着,心里便渐渐踏实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