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一章吃我的醋
    客人醉了,自然是留宿下来。

    陈青云被扶回正房的时候,酒气熏天。

    李心慧嫌弃地将他扔进浴桶里,好一番洗漱以后,这才捞起来,换了寝衣,将他挪到了床上。

    好不容易把自己也收拾了一番,心慧让青黛给她拿了一个大木盆,就放在床边,以防陈青云半夜呕吐。

    等到她躺下时,幽幽的一盏昏黄的灯下,陈青云正双眼迷蒙,怔怔地望着她。

    他的眼眸异常明亮,明显带着火,不急不缓地燃烧着。

    暗红色的瞳孔里,有着引人坠入深渊的疯狂。

    心慧冷不防被这眸光惊了一下,心里有一瞬间以为,那个“他”又回来了。

    直到他盯着看,憨憨地笑起来道:“娘子真好!”

    李心慧的嘴角抽搐几下,伸手揽住他的腰,轻哄道:“你喝醉了,闭上眼睛睡觉了。”

    他下意识听话地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又浓又密,向上微卷,却在灯下轻颤。

    一片乌色的暗影,落在他的眼睑下。

    薄薄的两片红唇殷红诱人,因为沾了酒,那气息便有几分蛊惑。

    微微嘟起时,像是在无声地撒娇,祈求亲吻的孩子。

    李心慧呼吸微滞,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曾几何时,面对这样听话的青云,她便不由得,小心几分。

    “青云!”

    她轻唤一声,觉得眼前的人儿,有几分不太真实。

    陈青云睁开眼睛,看着她略显紧绷的神色,突兀地笑了起来!

    “你在怕?”

    他的眼眸里,暗红犹在,可眸色却清明几分。

    嘴角噙着一抹戏谑的玩味,他仿佛从一开始,就在逗她。

    李心慧瞪了他一眼,心里却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你醉了也不消停!”

    她嘟囔着,后怕地去攥紧他的手。

    两个人,十指紧扣。

    他的手,宽厚,温暖,带着微微的汗渍,却显得格外有力。

    她的手,柔软,滑腻,却有些不安地捏了捏他的手指。

    陈青云伸手去揽住她的腰身,喉咙里的气息粗哑难耐,他仰着头,眸色逐渐晦暗

    她本以为,他都醉成迷糊的样子,脑袋是昏沉到不想动弹的。

    可是过了一会,他却翻身覆了上来。

    房间里的一盏灯,算不得明亮。

    他压着她,带下头顶的一片暗影。

    可是明明那么暗了,她却清晰地看到他眸子里的狂野和火光。

    他定定地望着她,修长有力的手指慢慢一点一点地移到她的面容上。

    白皙如雪的肌肤,细腻柔滑,触碰过后,浮现淡淡诱人的粉色。

    他的眼眸里,那么渴望,急切而灼烈。

    深不见底的瞳孔,黑雾深深,血色蔓延。

    她忽然有些慌了,想要去推他。

    他禁锢着她的手,嘴角含笑道:“别怕,是我!”

    那一笑,所有疯魔的狂放尽退只余她所熟悉的温柔。

    她望着他,有些急眼。

    推拒着,很是不愿。

    她看出来了,他貌似在逗她。

    好似有几分借着酒意装疯,让她辨一个彻底。

    李心慧心有不安,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可这时,他炙热的吻,带着一股酒香就袭了下来。

    “唔”

    她错开唇瓣,不想与他深吻,那酒气太浓,染上来了,就像是她也喝了。

    他显得有些强势,钳制着她的下巴,非要让她好好尝一尝,他嘴里的滋味。

    她受不住地嘤咛出声,他还深深地席卷着她的唇舌,直到她快透不过气来了,他的唇瓣才移开,给了她喘息的机会。

    他游移的大手来到她的腰间,轻而易举就解开了她的腰带。

    那探进去的手太热了,微微粗粝的茧子,在喘息之间,那么明显。

    她微微卷缩着,身体却被他狠狠压着。

    他存了心想要她,自然不会给她躲开的机会。

    不多时,室内的灯影下,有着交缠在一起,难舍难分的身影。

    那身影时而晃动,时而起伏,时而急切

    窗外的风,刮动着树枝,有些嫩芽在春风中慢慢绽开,而有些花瓣却在风中翩然而落。

    这一夜,屋里也像是刮了一阵春风。

    自有花蕊,轻颤摇曳,如在风中,左右摇摆。

    第三次攀上高峰的时候,李心慧在想,这男人真能忍。

    曾经她在美食城的时候,没少听见客人调侃。

    有一位做小姐的客人说,男人喝醉了,要嘛不行,要嘛通宵达旦。

    她不记得自己当时的表情了,貌似奉献了一句:“呵呵!”

    然而一晚上疯狂的情事表明,人家那属于经验之谈。

    可怜她未有防范,不然就撵他去睡书房了。

    正在她闭着眼睛,散着让人浑身酥麻的余韵时,身上压着他的男人侧身躺下,双腿夹着她的双腿,伸手禁锢着她的腰,一副把她锁在怀里的架势。

    这姿势,委实不舒服。

    更何况,他尚未抽离。

    她闭着眼睛,像死鱼一样最后蹦跶几下,喘着粗气。

    他将双腿,双手收得更紧,微微抬着身体又抵进三分。

    “嗯别!”

    她慌乱地哼了一声,原本沾满水雾的眼睛连忙睁开。

    他将头埋首在她的颈窝,不高兴地嘟囔道:“我吃醋了,吃我的醋!”

    陈青云倦后的声音,低沉暗哑,却莫名透着一丝危险。

    李心慧眼皮动了动,她觉得他话里有话。

    她想要说点什么,奈何实在是折腾得狠了,还没有想清楚自己要说的,她却在转瞬间,沉沉睡去。

    柳成元这一夜也喝高了。

    一个人醉入梦魇。

    冷冷的寒风刮着他的身体,他穿着单薄的长衫,站在黑漆漆的一条小道上。

    不远处的明珠郡主隐匿在暗影中,周身泛着寒气。

    她冷戾的眉眼突然瞪视过来,嘴角含着轻蔑的笑容道:“你想娶我,你配吗?”

    他涨红了脸,手足无措地望着她。

    明明心有不甘,却喏喏的,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只是感觉好冷,而她离他好远。

    那一条小道,黑漆漆的,他很担心她。

    可望着望着,眼前却忽然出现萧凤天的身影。

    他含笑看过来,那笑却不达眼底。

    “柳解元,你该回去了。”

    他握着路旁的树枝不撒手,却不小心折断了。

    突倪的声音引得往前走的两人突然回头,却听明珠郡主道:“你这人好生奇怪,我想挨着你的时候,你盼着我离你远点。”

    “怎么如今我要成亲了,你却觉得是我抛弃了你!”

    萧凤天在一旁冷笑道:“若不是看在青云的面上,我早就将你踢出京城了。”

    “敢跟我抢女人,也不看看自己是谁?”

    柳成元憋屈得想要挖个地洞钻进去,可这时,明珠郡主挽着萧凤天的手道:“罢了,我与他并未有什么?”

    “呵呵,那可不就是他自作多情!”萧凤天奚落道,转而挽着明珠郡主就要走。

    他急得眼里全是火,却偏偏不敢闯入那黑暗当中去。

    只得在原地跺脚,大喊道:“我没有自作多情,你分明是喜欢我的!”

    “谁喜欢你?”

    她站出来,面色冷然,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

    他喉咙里的话堵了起来,面色越涨越红,眼里很没有出息地积了雾气。

    他望着她眼中疏离的冷光,感觉心口一痛,不自觉地出声道:“你分明是喜欢我的,你难道忘了?”

    “柳先生想多了,我只当你是弟弟。”

    “我喜欢的人,自然是能与我匹配,珠联璧合的凤天。”

    她说完,欢喜地搂着身边的人,仰着头就吻了上去。

    他看得眼眸欲裂,突然就控制不住地往前扑去。

    结果眼前竟然是深渊,他猛然惊醒时,自己汗津津地从床上坐起来,而地上躺着一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下去的被子。

    柳成元黑漆漆的瞳孔里,遍布惊慌后怕之意。

    他从床上爬起来,点了灯,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紧绷得厉害,原本贴身的里衣,都湿透了。

    微微的光从窗户外面透进来,像是他眼里深不可见的复杂。

    他仰着头,长长地叹气,总感觉手脚还在发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