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章可娶
    李心慧再次出面会客,是二月二十二日。

    陈府设宴,邀请了萧凤天,胡志昌,柳成元,张华,谢明坤。

    本来也想请些女眷的,可明珠郡主带着高竟去庄子上小住去了,因此心慧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一次的宴会,也是本着为胡志昌送行。

    李心慧一手操持,等到他们都上了席,她便丢开手不管,用了些饭菜便回了正房。

    陈青云酒量很好,被几人闹着灌了几杯,依旧笑得风度翩翩。

    酒过三巡后,陈青云望着胡志昌道:“听说胡大哥这一趟,还入了周宁世子的眼?”

    胡志昌酒劲上头,脸红得厉害,连眼睛都红了。

    他尴尬地咳嗽一声,摆了摆手道:“都是他自个一头热,明珠郡主自那一日见了我,都避到庄子上去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萧凤天冷不防被呛了酒,狠狠地咳嗽起来。

    陈青云眉头微皱,面上却继续跟胡志昌调侃道:“是吗?”

    “我还曾想,希望胡大哥也早早成家。”

    “明珠郡主与内人相交数年,旁的不说,性子虽然骄傲,但为人却是爽利的。”

    胡志昌点头附和,他也看出来了。

    可人家看不上他,本来也就没影的事,等到加封的圣旨下来,他很快就会离京了。

    “不提这个了,以明珠郡主的品貌身份,不愁良婿。”

    胡志昌举杯,想揭过此事。

    桌上的几人跟着碰杯,然而却心思各异。

    贤王府对外给明珠郡主招婿,这事传的不是一天两天了。

    可跟明珠郡主适龄的世家子弟,朝廷官员,无非凤毛麟角。

    别说明珠郡主自己看不上,就是贤王也瞧着瘆人。

    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胡志昌,年纪相仿,官位不低,为人耿直而爽朗。

    这也就是贤王和皇上都被前几年明珠郡主和离那一手给吓到了,不然哪里还有什么宴会?

    只怕赐婚圣旨一下,婚期都定了。

    “可惜了!”

    陈青云淡淡地道,饮下杯中酒。

    胡志昌大大咧咧,揭过此事便不再提起。

    到是柳成元出声道:“她一个人带着敦和过日子不是挺好的,何必要再嫁?”

    “据我所知,像她这种和离后还有孩子的妇人,再嫁都不会如意的。”

    “而且她这身份又不会让她委屈!”

    话虽如此,可陈青云却道:“若是让她选,自然不愿。”

    “可王妃和王爷,又怎么能看到她如此孤寂下去?”

    “敦和那个孩子,如今已经九岁了,过一年,送入国子监。”

    “到时候偌大的郡主府邸,便只余她一个妇人,又过几年,敦和娶妻生子,她更显孤单了。”

    陈青云这话,也一点毛病都没有。

    柳成元蹙着眉头,沉思着,身边可有合适的人选?

    谢明坤和张华不一置否,明珠郡主的终身大事,还轮不到他们操心。

    萧凤天转动着手里的酒杯,有几分心不在焉,也透着几分清冷决绝。

    “皇上有意收拢兵权,我到觉得,明珠郡主可娶。”

    “她比我年长四岁,历经世事,心性沉稳。”

    “再者,以她的身份,足以担当得起将军府的主母。”

    尚公主,兵权上交,这是祖制。

    可娶郡主,却可以免去这一遭。

    之前他到觉得无所谓,兵权在萧家的手中越长,萧家军的威望,新帝上位的削减等等,都得考量。

    原本丢了兵权也无碍,反正现在也无仗可打。

    可自从青云和心慧出事以后,萧凤天却知道,自己手中的权利,不能放。

    他并没有想娶的女人,明珠郡主于他来说,只是合适与否的问题。

    事实上,他觉得娶明珠郡主省事太多了。

    至少他不用去跟新婚的妻子磨合。

    萧凤天的话,让陈青云愕然,让柳成元惊诧,让胡志昌喷酒。

    也让张华和谢明坤震惊。

    萧凤天军功赫赫,若不是上头被他爹压着,一品将军妥妥的。

    贤王府为何对外招婿却没有打萧凤天的主意?

    不正是因为萧凤天过分优秀,他的姨母曾经是一国之母,姨父是先帝。

    父母皆居高一品,还有一个世人称颂的外祖父。

    长相俊逸非凡自不必说,关键是能力卓绝。

    这样的人,公主下嫁都是理所当然的,若是娶郡主并无不妥,可郡主至少是清清白白那种。

    而不是像明珠郡主这样,和离了,还有一个孩子的。

    “若是你愿,这事十有**能成。”

    陈青云中肯道。

    这几日,心慧与他陆陆续续说了不少的事情。

    其中以明珠郡主匆匆带着高竟去庄子上尤为不解。

    因为在那之前,她明显感觉明珠郡主跟萧凤天,似乎有些异样。

    陈青云今日也是有心一试,不曾想,萧凤天竟然有这样的意思。

    柳成元想着那一日,明珠郡主跟萧凤天迎面走来,笑得格外开心的样子。

    她对萧凤天,明显就不排斥。

    萧凤天若是愿意,这门亲事,贤王府必定乐意,皇上也自不必说。

    可可他怎么有点有点难受呢?

    柳成元握着酒杯的手紧了又紧,听他们说话,不插嘴,却自己独自喝了几杯。

    他酒量在六人当中算不得好的,连着几杯下肚,那端起酒杯的手就渐渐麻木起来。

    谢明坤看得眼皮直跳,暗暗在桌子底下踢了他两脚。

    柳成元默不出声,张华察觉有异,不敢妄动,与谢明坤一左一右,架着他早早离席。

    胡志昌与他们几个关系也不错,只当柳成元喝醉了,还笑着打趣几句。

    待那三人离席,萧凤天微眯着眼睛,似笑非笑道:“莫不是传闻是真的?”

    陈青云敛下眸子里的暗芒,看向萧凤天道:“未必是空穴来风。”

    陈青云说完,提着酒壶给萧凤天斟酒,继续道:“你暂且缓一缓,好歹等殿试过后。”

    萧凤天闻言,转头认真地看着陈青云。

    陈青云微不可见地对他点了点头,不论柳成元对明珠郡主有没有心意,他们二人之间,隔着的沟壑不是一步就能跨过去的。

    不过能打探到如此多的消息,对自己的夫人也是一种交代了。

    陈青云懒得管别人的姻缘,不过给兄弟争取一点时间,看清楚自己的心,他觉得还是有必要的。

    可萧凤天却幽幽地道:“凭什么呢?”

    之前输给陈青云也就算了,怎么想娶一个能娶到手的,却还是要等别人先想清楚?

    陈青云也不恼,眸光带着三分调侃,七分揶揄道:“你想往前冲,我也不拦你!”

    “不过你可想清楚了,郡主她的心上人可是你?”

    “对郡主来说,你可比高鸿顺眼多了,可也只是顺眼而已。”

    萧凤天察觉陈青云话语中的那种恶劣的鄙夷。

    坏坏的,仿佛就见不得他好。

    而且这种陌生的暗示,旁人估计还听不出来。

    他郁闷地吐出一口浊气,十分冷淡道:“顺眼的凑在一起,比不顺眼的好多了。”

    陈青云颔首,眸光含笑道:“那是!”

    萧凤天可没有觉得,陈青云是在赞同他的话。

    相反,陈青云是在讥讽他。

    那种玩味的眸光,透着一丝丝的看笑话的冷嘲。

    好似在说,看吧,你也只有将就的出息了。

    萧凤天面色涨红,眸光阴翳,心里十分憋闷。

    不过好在有酒劲遮挡,倒也看不出什么?

    胡志昌并不知道,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

    他正喝在兴头上,当即豪迈道:“你想娶就去娶,我可不会当你的拦路石!”

    “你们两个别叽叽歪歪的了,好不容易来一趟,陪我喝个尽兴。”

    陈青云收敛那似露非露的情绪,笑着对着胡志昌举杯。

    胡志昌高兴地砰了过去,酒液溢了出来,落在下酒菜里。

    萧凤天觉得,心里有股怨气。

    而这股怨气是陈青云激发出来的。

    于是他选择了报复。

    等到谢明坤和张华返回席面的时候,那三人,除了胡志昌以外,另外的两人,明显拼了个你死我活。

    结果自然是两败俱伤熬夜写了一点,现在好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