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八章不妥之处
    吃晚饭的时候,心慧察觉气氛怪怪的。

    萧大哥低头猛吃,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

    宜姐姐专心照顾孩子,也没有问题。

    可她怎么感觉,这两人都有点刻意呢?

    刻意到,整个饭桌上,就只有她和竟儿的声音。

    心慧敛去眸子里疑虑,陪着吃完晚饭后,送萧凤天出府。

    “萧大哥是不是跟宜姐姐有什么不快?”

    “我看今日你们两个,连话也不说半句!”

    萧凤天低垂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尴尬,他无意多说,匆匆留下一句:“我说错话了。”便大步离开。

    心慧感觉脑门上全是黑线,她望着萧大哥远去的背影,怎么感觉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心慧折回去的时候,顺道去看了陈凡。

    陈凡半靠在床上,还是不能下床,不过脸色比之前红润了许多。

    床边的小桌上,摆着两个空碗。

    应当是之前红菱送来的鸭汤和指尖包。

    能吃就证明身体已经好转了,心慧望着局促又紧绷的陈凡,叮嘱道:“吃完就休息一会,有什么需要就说。”

    “大夫说你要静养三月,快一个月了,时间过得也快。”

    陈凡张了张嘴,欲言又止,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面容也渐渐苍白起来。

    他那一双黝黑的眼眸轻眨着,透着一丝慌乱的恐惧。

    心慧皱了皱眉,觉得今天一个两个都很奇怪。

    她不是第一次来看陈凡,所以陈凡不可能是因为她的到来而变成这个样子。

    到像是被人挟持或者威逼的样子。

    心慧的眸光再次扫向吃得干干净净的碗,心里一凛。

    陈凡的房间并不大,唯一可以藏人的地方,便是那屏风后的衣柜旁。

    心慧站起来,慢慢绕到屏风后面去。

    贴着墙面,以衣柜的侧面做遮挡,挨着床柜的地方,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是你?”

    心慧惊讶无比,没有想到,卓唯竟然在这里?

    卓唯懊恼地握了握拳,他来看他的人,怎么就藏了?

    听到她的脚步声,下意识就想躲?

    她那点三脚猫的身手,挠痒痒都不够。

    可刚刚,他怎么就想着躲起来呢?

    卓唯冷着一张脸,抱着随身所带的利剑走了出来。

    心慧下意识往后退了退,警惕又疑惑地望着他。

    “你来干什么?”

    卓唯没有回答她的话,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来干什么?

    只是觉得她心心念念的事情成了,想过来看一眼。

    谁知道萧凤天在,他便转而到了陈凡的房里。

    再后来,有人给陈凡送吃的,说是她亲手做的。

    那香气溢出,让他的喉咙滚动两下,于是便当着陈凡的面,把陈凡的饭菜全吃了。

    卓唯紧绷的面容看不出异样,眸子依旧清冷。

    不过他握着利剑的手,却微微紧了紧。

    他看着她白皙如玉的面容,才几日未见,她的气色又好了几分。

    “我来看看,我的人死了没有。”

    卓唯凉凉的眸光扫向陈凡,陈凡撇开脸去,神色复杂。

    心慧的嘴角微抽,懒得理会卓唯发神经。

    “人也见了,你是不是该走了?”

    卓唯闻声未动,只不过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陈凡,再看着一眼关怀备至的女人。

    眉峰紧皱,冷声道:“陈青云不在,你就能随便进男人的房了!”

    这话说得,有点过了头。

    李心慧抬眸扫了一眼卓唯,漠然道:“这跟你有关系吗?”

    卓唯被堵得心口发闷,看着她那不以为意的样子,心里更是火大。

    他冷冷地从她的身边走过,掌风一扫,那门便开了。

    突然而来的声响,让李心慧和陈凡都微微变了脸色。

    正在他们二人紧绷着神经的时候,这时只听卓唯冷哼道:“不知羞耻。”

    李心慧的脸,一下黑得彻底。

    她转头瞪视着门外,那个地方,哪里还有什么人影。

    陈凡自责愧疚地低下头,小声地道歉:“对不起!”

    李心慧闻言,摇了摇头道:“这怎么能怪你?”

    “他这人仗着功夫高深莫测,便可以随意糟践别人。”

    “不过他救了你,却是真的。”

    “你别想太多了,现在我们不与他为敌,也不必理会他。”

    陈凡颔首,心里还是觉得不痛快。

    那个人来了,他阻止不了。

    可他竟然敢诋毁夫人,这又是陈凡愤慨的。

    “夫人回去吧,我这身体好了很多了。”

    李心慧知道,陈凡介意刚刚卓唯所说的话。

    害怕拖累她的名声。

    她在心里轻叹一声,出了陈凡的房门以后,吩咐红樱再送些吃的去给陈凡。

    粱嬷嬷得知夫人亲自去看过陈凡以后,眉心一挑,知道有些话是时候说了。

    她泡了一壶茶,然后去了正房。

    李心慧靠在临窗的软塌上看书,看到粱嬷嬷来的时候,心思微动。

    粱嬷嬷一向总管外院之事,每次来见她,多少都会有回禀的事宜。

    她请粱嬷嬷坐下,粱嬷嬷推辞不肯,站在一旁回话道:“夫人仁善,心慈,见不得老奴受半点冷遇和委屈。”

    “可老奴不论到了什么年纪,都是夫人的奴。”

    “夫人抬举,老奴却不能不知道规矩。”

    “否则一人乱,全府上下,便全没了样子。”

    李心慧放下手中的书卷,坐直身体。

    她感觉粱嬷嬷不是来给她回禀事宜的,而是来给她上课的。

    这些日子的相处,粱嬷嬷和韦嬷嬷事事都以陈府为主,围绕着她和青云,没少操心。

    心慧想,也许她确实有什么做得不当的地方。

    粱嬷嬷若是不说,韦嬷嬷若是不提,那么其实日子还是一样过。

    不过粱嬷嬷主动来说,那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她行为不当,影响了家风。

    第二,粱嬷嬷将她视若明主,不想让她被外人挑错。

    不论是哪一个原因,她想,她都应该认真地听一听。

    粱嬷嬷见夫人端正态度,虚心听讲的样子,原本心里的紧绷慢慢松缓,眸光也逐渐柔和。

    “夫人待人接物,温和有礼,这样很好。”

    “可夫人却不能自降身份,您是皇上亲封的乐安县主,公子是鼎鼎有名“譞雲居士”,虽说公子的仕途才刚刚开始,可老奴可以担保,只要公子中了一二甲,只怕这满京的贵胄,想要送子嗣上门拜师的,不知凡几。”

    “书香之府,名誉为重,故外人常称“清贵之家”。”

    “陈凡在夫人眼中,不只是下人,可在外人的眼中,他就是一个下人,也是一个小厮。”

    “府中夫人,出入小厮房中,传出去,外人舌根不净的,便会趁机污蔑夫人。”

    “他们污蔑夫人,便是污蔑公子,御史可不会管是不是捕风捉影,只要有不利于公子的流言,比别人就会趁机发难。”

    “萧将军虽然是您的义兄,可也不好走得太近,尤其是公子不在家中的时候。”

    粱嬷嬷不急不缓,将各种厉害都分析出来。

    李心慧试着想来一下,如果谁跟她说,某家夫人出入小厮房中。

    也许没有什么,可这话听起来,本身的八卦的味道太浓,也特别引人遐想。

    心慧了然地点了点头,她决定,还是培养陈凡去给她管店,当掌柜。

    至于家里跑腿的小厮,再去买两个就行了。

    “嬷嬷说得很对,是我疏忽了。”

    “一个府宅,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日后我定当谨言慎行,再有不妥之事,嬷嬷直言便是。”

    粱嬷嬷见夫人确实没有生气,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她也是尽了心,若是夫人实在是一意孤行,那她也是没有办法的。

    索性夫人是个听讲的。

    以公子的才学,一甲不说,二甲定是榜上有名。

    到时候府中来往,官宦居多,总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