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七章那不如嫁给我如何
    “知道这些年,我为什么没有出现?”

    “因为就算不是你们,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她中了毒,深入骨髓,只不过被压着,没有发出来而已。”

    “她病重的那三个月,根本不是生病,而是中毒。”

    卓一帆冷冷地道,自从见过她以后。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感觉不到那种钝刀割肉的疼痛。

    只是觉得心里很空,很空。

    仿佛不论再做什么,都显得虚无。

    他寻求的,只是自我的安慰。

    因为这些所谓的复仇,都不是她想要的。

    周乾很震惊,他几乎一下子就回忆过去,她病重的时候。

    痛苦得不成样子,憔悴得面目全非。

    他一开始不是没有怀疑过,可缠绵病榻三月之久,渐渐的,那种疑虑就打消了。

    可是现在,从前的一切认知都被推翻了。

    周乾的心,震惊慌乱,脑袋像是被人狠狠地敲了闷棍。

    那种发蒙的疼,让他紧紧地握起拳头,指甲掐着掌心,希望可以快速清醒。

    “什么毒?”

    “谁下的?”

    半响后,定了定神的周乾出声问道。

    “你没有必要知道。”

    “她的尸骨,你也不必再寻。”

    “若有空,不妨去查查你那些早夭的皇子,缠绵病榻后死去的妃嫔。”

    卓一帆说完,觉得再待下去,已经毫无意义。

    看到卓一帆要走,周乾顿时就急了。

    他上前去,拦在卓一帆的面前,急声道:“她是皇后,尸骨怎么能葬在外面?”

    “还有,到底是谁害她的?”

    卓一帆的身形较高,清瘦的背脊挺得直直的,眸光微微下垂,盯着急切的周乾在看。

    半响后,只听他冷冷地吐出一句话道:“枉你当了二十年的皇帝,被人玩弄至今,却连是谁都不想去查!”

    “还有,她早就不是皇后了。”

    “就算是,那也是太后。”

    “枉我布下如此大局,你却将张金辰给放了出来。”

    “愚蠢!”

    卓一帆说完,身影如鬼魅般朝前掠去。

    空荡荡的窗户外,依稀透进刺骨的冷风来。

    周乾在原地打了一个寒颤,呆愣的眸光,渐渐回神。

    这时,他这才恍然看到,地上有一张泛黄的宣纸。

    周乾当即快速地捡起来,当看到上面的字迹时,身形猛然顿住。

    那竟然是是她留下的遗书。

    她仿佛知道,自己死后,卓一帆会不计后果地报复。

    所以,留了遗书给卓一帆。

    让卓一帆不要伤害他。

    周乾躬着的身体僵硬得厉害,片刻后,无力地跌坐在地上。

    所以,到最后,她都没有怪过他。

    如果早知道早知道

    “呵呵!”

    周乾突倪地笑了起来。

    他也疯魔了,这世间,哪有什么如果?

    “对比起,静姝!”

    细碎的呢喃,像是忽闪的灯火,一瞬间灼烧以后,什么都没有剩下。

    周乾没有在暗中查探慧娴皇后棺椁失窃一案,萧庭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张金辰暗中得到消息。

    有些嫔妃的棺椁,以及早夭的皇子的棺椁等等,都有被开启的迹象。

    张金辰的感觉危机越来越近,而暗处的人,也越来越明朗。

    皇上定然是知道了些什么?

    说不定慧娴皇后的尸骨已经寻回了!

    张金辰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小心,每日处理完公事以后,便沉寂在府中。

    然而暗中却在不断地将扩散的势力收拢回来。

    萧凤天得知皇上已经不再追究慧娴皇后棺椁失窃的时候,来陈府见了心慧。

    “你成功了,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

    萧凤天的眼眸有光,赞赏地望着她,嘴角下意识勾起。

    心慧悬了几天的心,总算是落到了实处。

    她开心地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然后出声道:“那就太好了,青云考完以后,可以好好地休息了。”

    萧凤天嘴角的笑意,有一瞬间的僵住。

    不过片刻后,他拧了拧自己的眉心,轻叹道:“你们两个就是这样,他想的全是你,你想的全是他。”

    “这样才好啊,他若是想别人,那我还不吃了他。”

    “我若想别人,又怎么会嫁给他。”

    心慧说着青云的时候,眼里的那种光,熠熠生辉。

    萧凤天承认自己有点吃醋了,都过了这么久,心里也早就跟自己说了无数次。

    她是妹妹!

    可是,看到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时,他竟然感觉自己,还有呼吸微滞,心跳加速的窘迫。

    他嘴角的笑容有几分苦涩了,感觉自己是自作自受。

    正在他想着,要不要离开的时候。

    只听她开心地道:“谢谢萧大哥带来的好消息,所以我决定亲自下厨,好好地犒劳犒劳萧大哥。”

    “萧大哥想吃什么?”

    她说完,带着笑,一脸期待又明媚地望着他。

    他原本落寞的心,一下子又膨胀起来,虽然带了点酸。

    他扬起好看的嘴角,顿了顿道:“椒盐酥虾,凉拌雪菜,春笋鸭汤,红椒豆腐泡,糖醋鲤鱼,锅烧牛肉,醋溜白菜,炝炒腰花。”

    心慧一边听着,一边颔首,等他说完了,她当即便道:“要再加一个里脊脆卷,还有指尖汤包,竟儿喜欢吃。”

    萧凤天闻言,有片刻的恍惚。

    他刚刚都忘记了,陈府还有客人。

    明珠郡主和高竟,都在这里陪着她。

    心慧难得下厨,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挺高兴的。

    也许是因为吃,也许是因为欢快愉悦的气氛。

    毕竟陈府之前死气沉沉的,如今连女主人都喜笑颜开,他们自然也知道,坏事告一段落了。

    青黛和青鸾陪着在厨房忙碌,红樱和红菱在府内,随时等着外出采买,或者听候明珠郡主和萧将军的吩咐。

    萧凤天在陈府的前院闲逛起来,不多时,明珠郡主特意寻了过来。

    她看到萧凤天矗立在一棵含桃树前,仰着头,一动也不动。

    看起来心事重重。

    明珠郡主眼眸微闪,抬步走近时,萧凤天把头转了过来。

    浓密的眉峰,菱角分明的五官,轻抿的唇瓣。

    一双凤眸微微敛聚着,透出一丝漠然冷光。

    显然,此刻他不想被打扰。

    明珠郡主有点想笑,事实上她也笑了。

    三分调侃,七分揶揄。

    “青云不在,你虽然顶着义兄的名头,可频繁上门也是不好的。”

    “你难不到不觉得,我在这里,至少你来的时候,可以坦然一点吗?”

    萧凤天没有说话,他的眉峰皱在一起,无声地透出一股威慑。

    明珠郡主恍若不觉,继续走近,戏谑道:“忘不了,心存惦念。”

    “因为青云知道,因为摆正自身的位置,所有的关怀,都显得理所当然。”

    “她那么幸福,仿佛泡在蜜罐里,我敢打赌,在你背她出嫁的那一刻,她一定以为你早就放下了。”

    萧凤天转过头,不一以置评。

    他知道自己是谁,也知道她是谁!

    所以,明珠郡主才能这样好笑地跟他说这些话。

    或许他也是时候成亲了。

    “你没有看上胡志昌?”

    萧凤天突然出声道,这话题有些突倪!

    “呃?”

    明珠郡主微微愕然,片刻后,撇了撇嘴道:“当然没有看上啊!”

    “阳城那么远,少了身边这几个能说得上话的朋友,那得多无趣?”

    “那不如嫁给我如何?”

    萧凤天忽然回头,眸光怔怔地道,仿佛在寻求一个解脱。

    “啊?”

    明珠郡主看着萧凤天认真的面容,嘴巴张得大大的,脑门上的黑线雄赳赳气地排队踏过

    她一双漂亮的眼眸眨啊眨,好半响才惊叹道:“你说真的?”

    萧凤天的眉头皱了起来,虽然是有点冲动。

    不过貌似明珠郡主这样的性子,好相处一点。

    而且,她还是一个旁观了他所有狼狈和不堪的女人。

    于是他斟酌了一会,补了一句:“我不嫌弃你!”

    明珠郡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