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六章捻灭
    巍峨的宫殿,空寂的长道。

    白色的大理石在夜间有了淡淡的反光,那柱子的雕刻的盘云龙若隐若现,一片片的龙麟清晰无比。

    用手触摸上去时,还有冰冷的纹理。

    卓一帆已经有很久都没有踏入皇宫了。

    他矗立在高高的宫殿上,周围醒目的飞龙檐角,隐匿在他翻飞的衣袍下。

    他俯览着,宽敞又冷清的宫道和寂静的大殿。

    微微打量一会以后,他如风一般的身影,彻底容在黑夜中。

    周乾并未就寝,自从慧娴皇后的棺椁失窃以后,他便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张金辰查了,襄王查了,转了一圈,竟然在吴王的身上察觉端倪。

    可这时,线索又断了。

    吴王是他的儿子,急功近利,心胸狭窄。

    若非有巨大的诱惑力,绝不会对自己下狠手。

    整个京城,能让他这个儿子低头斩尾巴的,他只能想到萧家。

    萧庭江与他多年的情分了。

    他实在是不愿意,去怀疑萧家。

    可偏偏,在查探这件事的时候,他明显感觉萧庭江对他有所隐瞒。

    周乾觉得自己大概是做帝王做得久了,心也跟着凉薄。

    换了二十年前,他不会去怀疑萧家,但若有人敢动她的陵寝,那人即便是他的儿子,他也不会放过。

    可是现在,他在乎的,是怕别人算计他的江山。

    周乾扯了扯嘴角,想要自嘲地笑一笑。

    可就在这时,他的笑容突然凝住。

    空旷的寝殿内,几盏宫灯明亮地照耀着。

    不远处,撩起的帷幔下,渐渐走出一道人影。

    悄无声息,面如鬼魅。

    一身黑色的直裰,显眼的白发,若不是那一双冷寒如鹰的眼眸,周乾估计都已经叫来暗卫,大喊刺客了。

    来人没有上前的心思,隔着不远的距离,清清冷冷地站着。

    周乾的眼眸微闪,盯着来人的身形,毁去的容貌,以及那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

    不一会,只见他面色骤然一变,眼眸瞬间敛聚意外复杂的光芒。

    “是你!”

    周乾出声,觉得眼前的场景,比梦还要不真实。

    当初撑起大周半边天的卓一帆,竟然变成了如今这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周乾刚刚在朝堂站稳脚跟的时候,虽然是一位王爷,但也忌惮卓一帆三分。

    先帝自幼体弱多病,然而胸有乾坤,不论是谋略还是权术,尽显帝王之风。

    他还记得,父皇晚年昏聩,那个时候,大周因为鞑靼骚扰边境,黄河决堤等等,才刚刚稳定下来的大周,风雨飘摇。

    这个时候,是先帝以雷霆手段,登上了皇位。

    也扶起了,属于大周最锋利的铡刀。

    先帝将皇位传给他的那一天,告诉他,卓一帆要走。

    走了也好,大周差不多也肃清了乌瘴之气。先帝轻叹,不过却继续跟他说,他掌控不了卓一帆。

    这么多年了,卓一帆一走便是二十年,音讯全无,朝堂上的势力,交付得一干二净。

    他隐隐明白,为何当初先帝如此放心卓一帆,丝毫不害怕,养虎为患。

    在用人和克己上面,他始终比不上先帝的大气和坦然。

    不过先帝有卓一帆,他有萧庭江。

    他们兄弟二人,虽然并非同母,可却也相互扶持,从未有过猜忌之心。

    “周乾,皇上?”

    “我心里的主子永远只有一位。”

    “知道当年为什么我走得那么干脆吗?”

    幽幽的声音,粗哑漠然。

    周乾的眉头微微挑动,直觉告诉他,卓一帆接下来的话与先帝有关。

    果不其然,只听卓一帆继续道:“先帝临终他的妻子托付与我,让我做她的暗卫。”

    “我应了,头两年的时候,我日夜不离,所以她并未遭到暗算。”

    “第三年的时候因为你我与她发生争执,我一气之下离开,所以在承平三年的冬天,她被人下毒了。”

    “什么?”周乾不敢置信地往后退去。

    因为步伐太慌乱,他的后背撞在案桌上。

    可他来不及稳住身形,眸光便直直地锁在卓一帆的身上。

    “她中了毒,朕我怎么不知道?”

    “哼!”

    “后宫那么多女人和孩子,你顾得过来吗?”卓一帆冷冷地嘲讽。

    周乾的脸,忽然白了白。

    他的身体有些发颤,眸光带着悔意和痛苦。

    他望着卓一帆,祈求可以知道更多。

    卓一帆最厌恶他这种神色,当年,其实朝政也不是很混乱。

    可是周乾,一次次地在她的面前诉苦,仿佛做皇帝跟受刑法一样。

    她本就心软,时常不是炖汤送水,便是贴心地打听朝政,为他解忧。

    长此以往,周乾便越来越得寸进尺,后宫的流言蜚语也越来越多。

    他跟她,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渐渐有了深深的罅隙。

    “还记得这串佛珠吗?”

    卓一帆将自己贴身珍藏的佛珠拿了出来,在灯影下,晃了晃。

    周乾眸光一震,惊讶道:“怎么会在你的身上。”

    卓一帆收回佛珠,放在心口的位置,漠然道:“抢来的。”

    周乾的眼眸微闪,他知道卓一帆有这个能力。

    不过他还是觉得奇怪,这串佛珠之前一直在萧夫人的手中。

    这么多年,都不曾见卓一帆有所动作。

    “当年你以为是你求来的,孤山之林迷雾丛丛,你一爬就上去了。”

    “了缘大师神出鬼没,你一去就见了。”

    “这串佛珠耗尽几十位高僧的心血,你一求便得到了。”

    周乾的脸,一点一点地热了起来。

    他瞪大眼眸,赧然又羞燥地望着卓一帆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卓一帆冷冷地勾起了嘴角,嗤笑道:“我不过是想跟你说,这串佛珠之所以带在她的手上,让她在中毒的时候,没有痛苦死去,这些都与你无关。”

    “不过,即便如此,最后她还是被你们逼上了一条绝路。”

    周乾感觉心里那个不能触碰的地方,又被撕裂了。

    那种愧疚到想死的疼,没有人能够体会。

    血淋淋的,闭上眼睛窥探到,也吓得连忙睁开。

    曾经夜不能寐的那种惊悸和恐惧,再一次如潮水般蔓延而来。

    像牢笼一样的皇宫,没有人会喜欢。

    可是她能陪着先帝那么多年,举案齐眉,温柔以待,为什么就不能继续陪着他呢?

    身边的人充满了算计,他去嫔妃的宫殿里,坐着坐着,热燥难耐,仿佛生饮了鹿血。

    他在路上走着走着,不是哭声就是琴声,他有心想宠几天的女人,不是横死就是自尽。

    他那个时候,就会在想。

    先帝当年为什么就能心平静气地面对那些算计他的人?

    一开始他不明白的,后来他明白了。

    因为先帝有慧娴皇后,一个一心一意,陪伴他,照顾他,体贴他的好女人。

    册封太后的旨意,一再推迟,她想要移居别宫,他一次次地恳求。

    别人说他软弱,那只是在她的面前。

    可是那一份软弱,却在三年以后,强硬得让她选择了自尽。

    将她的身体,从白绫上抱下来的那一刻,他恨不得狠狠地扇自己几个耳光。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他便不敢在心里称呼先帝为大哥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不配。

    “都是我的错。”

    “我没有想过会这样,我只是想,留住她。”

    “那些日子,她每天都在收拾东西。”

    “一箱一箱地往别宫抬去,你不会明白的,那种骤然所失的感觉,足以捻灭所有的理智。”

    气氛一时沉静。

    卓一帆自嘲地勾起了嘴角,捻灭所有的理智?

    谁说他不懂,他之所以没有狠狠地报复周乾。

    不正是因为,他很清楚地知道,是他自己造成她的死。

    这么多年,藏得再深又怎么样呢?

    他终究还是出现在周乾的面前,冷冷地质问他,也质问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