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五章比她小的男人
    明珠郡主打量胡志昌的时候,胡志昌也早就借着黄昏下的夕阳,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明珠郡主。

    姿容不凡,眼眸清亮,尚未见到他们之前,温和慵懒,见到他们之后,瞬间犀利幽深。

    那红唇微微翘起,远瞧着在笑,近看着是讽。

    明明如盛世牡丹,明艳照人。

    可却给人一种荆棘玫瑰,不敢可招惹之感。

    尚未参加这场宴会的时候,周宁找他喝酒,透露几分。

    边关的战事停了,鞑靼少说也要休养生息三五年。

    去年在瑶县受创,他差点魂归地府,后又见青云与心慧心心相印,生死相依。

    他心生酸楚,一番纠结过后,他觉得自己应该娶妻了。

    不求像青云跟心慧那样,但至少也应该有个知冷知热的人。

    此番回京,他原本打算述职以后,回阳城找官媒办了这事。

    谁知道周宁竟然有意让他娶明珠郡主,起先他是百般推诿,只要一想到,明珠郡主跟心慧情如姐妹,他便觉得脸皮上涂了厚厚的一层酒糟。

    那感觉,熏得他连眼睛都睁不开。

    实在是拗不过周宁,只得上门赴宴。

    不过他心里清楚,像他这种武将,虽说有些实权。

    不过到底是泥腿子爬上来的,跟金尊玉贵的郡主不是一路人,郡主也不可能看得上他。

    看看明珠郡主的前任夫婿,世家出身,矜贵不凡,手上握着的,不仅仅是权利,还是享誉盛名的英国公。

    太祖打下大周的天下,所封是世家爵位,不顾区区八家。

    而高家算是其中的佼佼者。

    胡志昌磕下眼眸,收敛心神,决定还是与明珠郡主保持距离为好。

    如若不然,周宁意会,到时候赐婚的圣旨下来,他却是不娶也得娶了。

    于他关系不大,可若是与明珠郡主成了怨偶,那他跟青云和心慧的情分,只怕也要就此断了。

    等到明珠郡主上了马车以后,李心慧看着胡志昌垂头不语的模样,当即狭促一笑。

    “胡大哥,等青云春闱结束以后,我们再请你和萧大哥上门一聚。”

    胡志昌闻言,连忙颔首道:“青云考完以后,嘱咐他好好休息。”

    “我还有一月才会离京,不急。”

    心慧颔首,觉得胡大哥一如既往地亲切。

    她望着胡志昌又笑了笑,这才转头对着萧凤天道:“劳烦你们了。”

    萧凤天也觉得胡志昌是时候成亲,所以才会将他带在身边,看看有没有机会遇到明珠郡主。

    果不其然,才刚出贤王府就遇见了。

    明珠郡主虽然有些傲气,但人却是不坏的。

    萧凤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当即便对着心慧道:“上去陪着郡主吧,我们骑马送你们。”

    心慧点了点头,然后踩着凳子上了马车。

    下属牵了马过来,胡志昌和萧凤天两人一跃上马,一左一右在前开道。

    临安公主出了贤王府大门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萧凤天护送着陈府马车离开的一幕。

    昏黄的视线里,背光的身影拉得好长。

    那人轮廓深邃俊朗,五官菱角分明,紧紧一个侧面,却见她轻而易举地看见了他的愉悦。

    他那嘴角轻勾的弧度,生生刺痛着临安公主的心。

    临安公主掐了掐自己的掌心,控制着自己忍不住想要追逐的步伐,僵硬着身体,直到看不见那马背上的人影时,她才渐渐冷静下来。

    她费尽心思,百般筹谋。

    本以为水到渠成,可是如今,父皇竟然半点都不再提起她和萧凤天的亲事。

    这样巨大的落差,仿佛在她的心里凿了一个大洞。

    她觉得自己浑身冷得发颤,让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收敛自己。

    “回宫!”

    临安公主淡淡道,她想,或许接近李心慧的这件事,得尽快提上日程才行了。

    就像明珠郡主,可以离萧凤天那么近,仿佛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

    心慧上了马车以后,明珠郡主轻靠在车壁上,闭眸养神。

    心慧也没有说话,她嘴角噙着笑,总觉得萧大哥是故意让胡大哥等在外面的。

    胡大哥明知道今天宴会的真正目的,想必也不排斥宜姐姐。

    他们年龄相仿,以胡大哥的心性,也不介意宜姐姐的过去。

    胡大哥是正三品的总兵大人,这样的身份,只要放出风声去,京城不知道多少贵女削尖了脑袋想要嫁。

    而且,之前听青云说起过。

    此番述职以后,若无意外,胡大哥还会晋升。

    心慧越想,越觉得是胡大哥跟宜姐姐是良配。

    而这时,明珠郡主睁开微眯的眼眸,口吻淡淡地道:“等青云考完以后,我便去庄子上小住两月。”

    “四月殿试后,我再回来。”

    心慧愕然,片刻后就知道了。

    宜姐姐不想跟胡志昌再有见面的机会了。

    二月中旬青云考完以后,胡大哥也要回阳城了。

    “宜姐姐为何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呢?”

    “就算不是胡大哥,只要是位君子,相交谈笑也无妨啊!”心慧轻叹道。

    刚刚的幻想都成了泡影,像是一阵冷风来了,她突然惊醒。

    现在也没有了凑合的心思了,心慧伸手去握着明珠郡主的手。

    发现她的手有些冰凉以后,心慧顿时有些心疼了。

    可就在这时,只听明珠郡主玩味地打趣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养几个小白脸?”

    “刚好清风楼那个唱青衣的小生不错,容貌惊若天人,又有一副好嗓子,叫人的时候,听说把人骨头都叫酥了。”

    “京城多少贵妇小姐听了他的戏,都嚷着要跟他私奔呢?”

    心慧放开了明珠郡主的手,她打了一个寒颤,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只要一想到,那娇滴滴的小生荡气回肠地换着:“郡主!”

    她感觉自己隔夜饭都留不住了。

    “你不会的,如果没有竟儿,或许你还愿意逢场作戏。”

    “可你不在乎自己的名誉,难不成不在乎竟儿被人指指点点?”

    “他本就顶了你义子的名誉,到时候更难听的都有。”

    明珠郡主原本就是逗趣心慧的,冷不防听她这样一说,当即坐直身体。

    开玩笑,谁敢议论她儿子,她跟谁拼命。

    不过现在浑身冷寒,觉得不自在的人,到成了她了。

    轻咳一声,明珠郡主讪讪道:“我就是说着玩的。”

    “第一我不想嫁人,第二我不想离开京城,第三,竟儿还小。”

    “将来若是有心,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若是无心,折腾也是白折腾。”

    “我当初看高鸿一表人才,心思缜密,能力卓绝,可成亲了,我才慢慢发现,他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心胸狭窄,势力凉薄,心狠手辣。”

    “眼睛看得见的,我已经不相信了,心里的旖旎缱绻,早就生冷发寒。”

    “何必一定要强迫我自己呢,至少我现在,真是一点心思都没有。”

    明珠郡主说完,心慧久久不语。

    她想,也许是在贤王府内,感染到那急切想要让宜姐姐找到归宿想法,因此她也显得有些跟风了。

    她暗暗检讨了自己,然后便拉着明珠郡主的手道:“顺应自己的心吧。”

    “没有遇到青云之前,你要让我找一个比我小的男人成亲,我宁可一直单着。”

    “可遇到青云以后,我就想,原来在这个世间上,还真有姻缘一说。”

    “因为就有那个人,心里想的,嘴里念的,都是他。”

    “换了旁人,合眼就多看一眼,不合眼的,余光都不带扫的。”

    “也许是缘分未到,缘分到了,你便知道,你想嫁谁了?”

    明珠郡主有片刻的恍惚,她看着随风而动的车帘,忽然跃起,然后又徒然落下。

    像她刚刚悸动的心,也如此刻的宁静。

    比她小么?

    脑海里的面孔,渐渐清晰,她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其实,她也没有想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