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三章去贤王府
    李心慧写下“红颜枯骨”的毒药配方以及中毒的途径和症状后,与萧凤天一起出了卓唯的宅院。

    卓唯拿着她写下的东西去给卓一帆看的时候,忍不住出声道:“这种毒,义父都已经有头绪了,为何要答应她的条件?”

    卓一帆接过卓唯递过来的宣纸,抬头,眸光清冷地扫了他一眼,淡漠道:“那你之前又为何偷偷给萧凤天报信?”

    卓唯闻言,呼吸一滞,暗沉的眸色里,闪过一丝危机。

    就在他跪地请罪的时候,卓一帆淡淡道:“你下去吧。”

    卓唯愕然地抬首,只见义父萧索的背影已经远去

    他还以为,义父点明以后,会重惩于他?

    谁知道,义父却轻而易举地揭过了?

    卓唯沉思着,总感觉义父一夜之间,对陈青云夫妇格外宽容。

    萧凤天和李心慧出了卓唯的宅院时,发现车夫竟然已经走了。

    他们二人只好沿着巷子往外走,一如之前一样。

    “卓一帆就这样答应下来了,会不会有诈?”

    萧凤天得知心慧谈成交易以后,心里略显不安。

    心慧摇了摇头,以卓一帆的狂傲不羁,还不至于在这件事情上骗她。

    “且等着,这件事这么大,总会有风吹草动的。”

    心慧沉凝道,张金辰在忙春闱,皇上暗中查探。

    不管谁有异动,都不会太平静的。

    解决了心里记挂的事情,心慧难得心血来潮地调侃道:“今日贤王府设宴,据说请了朝中不少年轻有为的官员。”

    “也不知道宜姐姐选得怎么样了?”

    萧凤天眼眸微闪,今日他娘也去赴宴了。

    美其名曰,看看有没有温柔可人的小姑娘。

    “要不我们也去看看吧。”

    “说实话,虽然我觉得一个人也挺好的,更何况还有竟儿陪着宜姐姐。”

    “不过,如果有志趣相投,心心相印之人的陪伴,那就另当别论了。”

    心慧愉悦道,青云不在,她一个人回府也没有什么乐趣。

    倒不如去贤王府陪着宜姐姐,之前她生病的那些日子,可没少折腾宜姐姐。

    萧凤天原本对这种宴会就敬而远之,不过见她确实有心想去,当即便道:“先回陈府,带上粱嬷嬷和青黛青鸾。”

    “今日贤王府来往客人繁多,冲撞了你就不好了。”

    心慧颔首,知道萧大哥是为了她考虑。

    她笑着点了点头,两个人重新租了一辆马车,然后去了陈府。

    等到收拾妥当,到了贤王府时,都已经是午时了。

    那些夫人们都在后院的水榭里赏花说笑,那些千金小姐们结伴逛起了园子。

    贤王是当今圣上的胞弟,荣宠自不必说,光是这贤王府,都是足以让人惊叹。

    前院是六进的院子,分东西跨院还有正院。

    后院有茗园,花房,湖心亭,莲心山房,梧桐院,青竹斋,诗画舫,玉兰院,秋水亭,玲珑轩等等。

    曲径通幽处,庭院深复深。

    游廊长亭外,抬眸有山房。

    贤王府的后院,当之无愧,京城第一院。

    心慧早有耳闻,却不想,这第一次踏入贤王府,竟然被这景致给迷了眼。

    一时间走走停停,倒也闲适有趣。

    乐安县主跟明珠郡主交好,在京城那是出了名的。

    因此李心慧跟萧凤天分开以后,一路便有王府里的婆子引路,直接去了明珠郡主的玲珑轩。

    明珠郡主没有想到,心慧会在这个时候上门,小丫鬟前来报信的时候,她意外地从小憩的软塌上起来,难得净面梳妆,正装以待。

    贤王妃恰好来劝女儿出去走走,见她这会子急匆匆地起身,得知原因以后,笑骂道:“早知道还让你嫂嫂折腾什么?”

    “直接将乐安县主请来陪着不就好了。”

    明珠郡主闻言,回头嗔笑着道:“心慧跟那些想要拉关系的女人可不一样?”

    “她是来陪我的,我自然要让别人知道,我给她做脸。”

    贤王妃看着女儿那娇嗔的样子,下巴一抬,活脱脱未出嫁时一样。

    骄傲得小尾巴都露出来了。

    她当即开心地笑了笑道:“母妃知道她对你有恩,又在定南府照顾你和竟儿那么久。”

    “你不用给母妃上眼药,母妃不会让人欺负她的。”

    “不过,也该让她来劝劝你才是,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是有一个好归宿。”

    明珠郡主难耐地闭了上眼睛,这种话,她耳朵听得都要起茧子了。

    贤王妃见女儿听不进去,也懒得多说,不过还是留在玲珑轩等李心慧过来。

    不一会,李心慧便被下人带来了。

    贤王妃坐在罗汉床上喝茶,冷不防见到人的时候,微微一愣。

    之前女儿千般说好,她只当是入了女儿的眼,却不曾真正上心。

    可此番见她掀帘进来,嘴角先含笑,眼眸熠生辉,步伐稳而轻快,面容喜而不骄。

    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衣裙,对襟上的紫色领子艳而不俗,绣上去的蓝色碎花让人眼前一亮。

    头上梳着简单的流云髻,带着几只精致的珠花。

    明明穿得不是宽袍大袖,带的不是金光闪闪的头面,可却让人觉得清丽脱俗,涵养极好。

    李心慧本以为,只有明珠郡主在。

    却不想,一抬首时,只见那珠帘里的人影还在上妆,可这外面的会客厅里,却稳稳地坐着一位举止雍容华贵,面容精致瑰丽的中年女子。

    见她与明珠郡主有些神似,再加上她那随意慵懒地坐在临窗的罗汉床上,当即便明白过来,这位是贤王妃。

    “陈李氏,心慧,见过王妃。”

    “王妃安好!”

    心慧屈身行礼,收敛面容上的笑容。

    贤王妃微微挑眉,轻笑道:“明珠一向都夸你聪明,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让王妃见笑了,心慧向来愚笨得很。”

    “呵呵不必局促。”

    “你跟明珠感情要好,日后多来走走,本宫子嗣缘薄,只得他们兄妹二人。”

    “她拿你当妹妹,本宫岂不是多一个女儿。”

    贤王妃说罢,将手腕上带着的翠玉镯子脱下,带到心慧的手腕上去。

    心慧冷不防被抓住了手,不好意思不说,还真有几分受宠若惊。

    她微微抬首,眼眸略显赧然道:“谢谢王妃厚爱,只不过”

    贤王府见她局促不安,面容红了起来,当即心里更是喜欢。

    没有仗着跟女儿关系亲近,就觉得什么都是理所当然。

    是个心性醇厚的孩子。

    她当即拍了拍心慧的手,愉悦地笑道:“呵呵,傻孩子。”

    “这是长辈给的见面礼,怎么可以推辞?”

    “你来得正好,你宜姐姐今日说浑身乏力,怎么都肯跟本妃出去迎客。”

    “结果你一来,她立马精神奕奕地爬起来梳妆。”

    “等会带她好好逛逛院子,那前院的有一栋藏书楼,足有六层,居高望远。”

    贤王妃意有所指,只差没有明说,上藏书楼去看看。

    心慧忍住笑意点头,看着还在梳妆的明珠郡主,觉得她最近一定烦恼极了。

    果不其然,这时只听明珠郡主突然出声道:“母妃,前院后院都是客人,您该出去操持了。”

    “嗤,别撵母妃,你可别忘记了,母妃有你嫂嫂呢?”

    贤王妃虽是如此说了,但还是含笑离去,临走前,还拍了拍心慧的手。

    示意她等会把明珠郡主带过去。

    距离晚膳开席的时间还早,心慧还想逛逛园子呢!

    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毕竟看看也没有什么?

    也许,真有好的也说不一定。

    贤王妃走了以后,明珠郡主很快就梳妆出来了。

    她本就生得漂亮,一双沉淀世情后的眼眸,慵懒散漫。

    再加上那举手投足的矜贵和随意,到显得有一股子可望而不可即的脱俗明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