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二章天生一对
    萧凤天微微低着头,看着她敛聚神色,清润莹亮眸光,专注异常。

    好似无声地透露着,一股属于他们之间的默契。

    她想让他,选择相信她。

    他心里微微一暖,有一种无法言说微妙荡漾在他的心间。

    他鬼使神差般地点了点头,然后她的眼眸一下子比之前更亮,透着愉悦的欢喜。

    像个孩子一样,他在心里想,嘴角却下意识勾了勾。

    “呵呵,不知羞耻!”

    卓唯嘲讽,阴沉沉的眸光,透着彻骨的寒意。

    李心慧的笑容僵了僵,对着萧凤天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萧凤天又是气愤,又是好笑。

    他伸手点了点心慧的额头,然后轻声道:“不必理会不相干的人。”

    “去吧,我就在这里等你。”

    萧凤天说完,露出了一个鼓励的笑容。

    他向来,就有宽厚有力的肩膀,醇厚而重情的面孔。

    笑起来时,嘴角轻扬,瞬间让人觉得温暖而厚重。

    像是给人一种面对一切的勇气。

    李心慧在心里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随即抬步往前,从卓唯的身边走过,步伐从容地往前走。

    卓唯斜倪的目光里,她那聘婷的身姿,渐渐远去。

    院门“嘭”的一声,以隔空的内力关上。

    萧凤天心里一紧,下意识走近。

    可这时,卓唯却懒懒道:“她自己都不怕,你倒是挺担心她的?”

    萧凤天皱起眉头,他认真打量着眼前的卓唯。

    他的轮廓深邃,五官菱角分明,身材高大魁梧,眼眸犀利如鹰。

    这样的人,杀人如麻。

    “你不是大周人?”

    “到像是狄戎人!”萧凤天猜测道。

    可这时,卓唯却冷冷地瞥了萧凤天一眼,桀骜道:“这个跟你有关吗?”

    “你到是命大得很,到现在都还活着。”

    萧凤天冷冷地勾起了嘴角,想他死?

    做梦呢?

    “你都还没有死,我兄弟的仇都还没有报?”

    “我又怎么可能死在你的前面?“

    卓唯闻言,也不恼,只不过冷冷地笑了笑。

    萧凤天想找他报仇,他随时等着。

    不过萧家那帮亲卫,他还真不曾放在眼中。

    卓一帆的房门是打开的,李心慧敲了敲门框,这才走进去。

    房间里的那些药味都还在,而且似乎比上一次更加浓了一些。

    李心慧甚至于有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卓一帆想把自己给毒死。

    卓一帆坐在堆满草药的圆木桌旁,他侧对着门口的方向,看到人影进来的时候,微微抬头。

    眼前的女子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褙子,交领的前襟是淡紫色拼接,上面绣了与群面一样的淡蓝色碎花。

    聘婷的身姿高挑靓丽,一双漂亮的眼眸清波徐徐。

    她站在几步之遥,眸光便聚焦在他的身上。

    卓一帆不动声色地打量她以后,淡漠道:“你走吧,在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以后都不要来了。”

    李心慧听到卓一帆淡漠的口味,冷清的语调中,再无弑杀之意。

    她收敛心神,当即出声道:“你的意思是,不再与我们夫妻为敌了吗?”

    卓一帆低垂的眼睑下,是昏暗不明的阴影。

    他站起身来,然后背对着李心慧。

    支开的窗户外,透进来冷厉的气息。

    卓一帆放空的视线里,层叠起伏,晦暗深深。

    本来也不是敌人,只不过阴差阳错而已。

    “我答应她,不再与你们为难。”

    “所以,你们以后也不要来招惹我。”

    卓一帆的声音,有些落寞。

    他孤寂到了头,总感觉自己跟那独木桩子没有区别。

    总是孤零零的,寒冬腊雪倾覆后,初春都看不到一丝生机。

    一年一年地熬着,行将朽木,腐烂为泥。

    李心慧看着卓一帆苍老的背影,他比三天前看着更加佝偻。

    眸色深深,不见狠戾之光。

    面容尽毁,不见狰狞之色。

    他那点用恨意支撑的生命点,仿佛一夜之间,悄然瓦解。

    “不管如何,青云劫走了慧娴皇后的棺椁,都是不对的。”

    “这件事,我替他道歉。”

    “既然你已经不打算与我们继续为敌了,不如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

    李心慧认真道,这是她这一次来的目的。

    她有十足的诚意,也有绝对的信心。

    卓一帆转过头来,瞳孔深深,他轻抿着唇,看起来有几分不悦。

    李心慧视而不见,继续说明来意道:“慧娴皇后所中之毒,已经有二十来年了。”

    “想查清楚并不是很容易,不过这种毒十分特殊,若是再有人中,我便可以立即查得出来。”

    “我看你研究的这些慢性毒药,心里应该是想查出真凶的。”

    “我可以将这毒的特性,以及如何配置的方法,都告诉你。”

    “你的条件呢?”卓一帆问道。

    他平静的面容上,丝毫不显端倪。

    李心慧知道像卓一帆这种城府极深的人,很难让你看出他真正的意图。

    不过之前他对慧娴皇后的事情如此在意,现在却

    肯定是,中间发生了她不知道的事情。

    能够影响卓一帆的人,唯独只有慧娴皇后一人而已。

    这样一想,李心慧心里还是很感激慧娴皇后的。

    她知道卓一帆现在能够如此平静地跟她说话,多半是慧娴皇后从中周旋。

    那一缕曾经在她身体里,却对她丝毫不曾干预的魂魄。

    是真正的纯善之魂。

    而那点微妙的缘分,更是让她对沈静姝,抱有一种尊敬有加的心态。

    不过对于卓一帆,她却是悯惧

    丝毫不敢怠慢,随时打起精神,小心翼翼地周旋。

    “当初我相公私下利用吴王劫走慧娴皇后的棺椁,引得当今圣上猜忌,他春闱后还有殿试,方能踏入仕途。”

    “若此事揭露,他必将受创。”

    “能同时打消当今皇上和张金辰疑虑的,除了你,我想不到第二个人。”

    “只要你愿意为我相公竖起一道有力的屏障,关于慧娴皇后被害之事,我可以助你查明,直到找到真凶为止。”

    卓一帆静静地望着她,没有说话。

    他深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他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而是漠然道:“如果我不答应呢?你预备如何做?”

    李心慧闻言,顿了顿,认真道:“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我们夫妻只能扶持吴王或者景王上位,在皇上下手之前,保全自己。”

    “你相公能说通吴王为他办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又怎么会没有准备?”

    “你应该试着,相信他。”

    卓一帆淡淡道,陈青云不像是,有勇无谋的人。

    当初在外伏击他们的人,明显不是吴王的人。

    吴王,景王,萧家陈青云还缺后手吗?

    明显是不缺的,不然陈青云也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安心赴考。

    李心慧满眸愕然,她没有想到,卓一帆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跟她所说的交易无关,但却像是站在青云的立场上说出来的一样。

    她默了片刻,当即道:“我自然是相信他的,只不过,我不想他太过辛苦而已。”

    “成为了景王或者吴王的人,都会钳制他的所作所为。”

    “我希望他不受钳制,哪怕是真的要选一位主子,那也是合他意者,而非钳制他者。”

    卓一帆细细品味她的话,顿时觉得,不枉陈青云为她算计颇深。

    以她这份通透的心性,确实值得。

    她也猜到陈青云有后手,不过却想陈青云活得自在一些。

    就像陈青云为了她,甘愿把把柄送到吴王和景王的手中一样。

    这两人,相知,相爱,相守,情愫颇深,就像是天生一对。

    卓一帆微微垂下眼眸,心不在焉地出声道:“我答应你的交易。”

    “你出去将你所知道的一切,写下来便是。”

    李心慧的眼眸,瞬间亮了起来。

    她呆愣地望着卓一帆,丝毫不敢相信,这件事竟然就这样成了?

    卓一帆看着她喜不自禁的神情,一双深色的眸子里,复杂难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