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一章再次登门
    二月里的天,夜晚春寒。

    门缝挡风的厚帘子尚未收起,床上用了几个汤婆子滚过,暖暖呼呼的,让人一沾上就不想起来。

    心慧卷缩在被子里,床前还有一盏灯未灭。

    她给青云那一件防寒保暖的羽绒袄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抵御这深夜里的寒气。

    那样冷的天,贡院里冷桌冷椅,他的身体尚未好全,这三场熬下来,只怕辛苦得很。

    她心里惦记得厉害,哪怕已经到了丑时,仍然毫无睡意。

    闭上眼睛,都是青云坐在案桌前抒写的样子,好在那露指的手套也有,只希望那手指不要冻红才是。

    吃不好,睡不好,还要每日做考题。

    心慧想一想,心里愁肠百结。

    她心疼啊,等到十一日的晚上回来,少不得先准备药浴给他泡一泡,然后再熬点养胃的羹汤煲着。

    最后舒舒服服地给他全身按摩,再搂着他睡一觉,估计这样能缓和点精气神来。

    李心慧慢慢地想着,如何提前安排好,等她的青云一回来,便可以舒舒服服地休息。

    不知不觉,她这想法暖了她的心以后,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房间里的灯还亮着,微弱的视线从窗户那里透了出去。

    悄无声息的卓一帆到来,连陈挚等人都不曾察觉。

    他站在窗户的位置,静静地矗立着。

    那窗户明明是关着的,可是那微弱的光,却好像幻化成透明的缝隙。

    那房间里,呼吸均匀,显然她已经睡熟了。

    以他的功夫,不动声响地震断窗棂,进去看一眼还是能办到的。

    不过那有什么意义呢?

    只怕过不了多久,她还是会来找他的。

    事情没有解决,她既然敢来见他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

    他等着便好。

    卓一帆悄无声息地来,又悄无声息地走了。

    这一夜,心慧睡得很好。

    二月十一的下晚,考完第一场的青云精疲力尽地回来。

    整个陈府内的下人那是全都小心翼翼地侍候着,羹汤热水,寝衣暖炉,可谓招手即来。

    心慧侍候青云沐浴,然后又让他吃了些鱼片肉垫肚子,这才让赶紧休息。

    青云穿着绵绸的白色寝衣,胸口的衣襟大大敞开,露出一片蜜色撩人的胸膛。

    他微眯着眼睛,整个人在灯光下,像是一尊光滑的美玉。

    薄薄的红唇微翘,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那慵懒迷人的风情,无声地勾引她。

    心慧在心里低咒一声,砸了一个软枕在他的面容上。

    “趴着,我给你按按!”

    陈青云笑了笑,然后听话地侧身,趴下去。

    李心慧当即从后面,跨坐在他的双腿上,手指十分有技巧地从他的颈椎按下来。

    “嗯”

    陈青云舒服地发出喟叹,他彻底闭上眼睛,全神贯注地透入着,享受这一刻的解乏按摩。

    心慧本就心疼他,按的时候,也是下了十足的功底。

    陈青云一开始,还神游太虚地想着,等会抱着她睡。

    可按着,按着,他困得睁不开眼,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心慧累了一身的汗,去了盥洗室泡了澡,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才出来。

    她躺倒青云的身边去,拉着他的手环住她的腰身,然后紧紧地依偎着他,这才闭上眼睛,踏踏实实地睡去。

    第二日,五更天时,青云便起床了。

    心慧陪着他起床,帮他收拾一番,换了干净保暖的衣衫以后,这才送他出门。

    陈青云踏踏实实地睡了一觉,精神十分地好,挥别心慧后,钻进马车,前往贡院。

    此一去,又是三天。

    心慧站在陈府外远眺,心里纵然不舍,但也明白,这三场是青云的必经之路。

    回到正房,心慧将慧娴皇后的脉案整理了一下,然后去找卓一帆。

    如同上次那般,她依旧支开了身边侍候的下人和暗卫。

    一个人,租了马车以后,前往卓唯的宅院。

    可她的马车刚出大街,便被萧凤天给拦住了。

    萧凤天掀开车帘,面色不虞地探头往里面看去,只见心慧意外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又对着他讨好地笑了笑,有些局促地唤道:“萧大哥!”

    萧凤天冷着一张脸,一跃上了马车。

    他冷厉的气息外放,整个人像是一根散着寒气的冰棍。

    李心慧往后缩了缩,眼眸微闪,心里打起鼓来。

    “你还是打算,一个人去找卓家父子!”

    “你就不怕,青云知道以后,从考场里面折回来?”

    “萧大哥你不会跟青云说了吧?”心慧愕然地瞪大眼睛,心里顿时惴惴不安。

    萧凤天斜倪了她一眼,冷幽幽地道:“带上我!”

    心慧看着萧凤天僵持的眸光,心里顿时明白过来。

    她本意是谁都不想带的。

    可萧大哥似乎一早就看出她的打算了。

    萧凤天没有理会她,而是跟车夫道:“走吧!”

    马车再次摇晃起来,哒哒地往前走。

    待马车远去以后,便有一小厮穿街过巷,前去回禀自己的主子。

    张莹莹从昨晚就让人守在陈府和萧府外,因此大清早,收到萧凤天跟李心慧私会的消息以后,她当即阴沉沉地笑了起来。

    “呵呵很好。”

    “看准那个车夫,到时候收买过来。”

    张莹莹吩咐道,萧凤天的身是近不了的。

    不过偷情这种事情,最忌讳捕风捉影。

    尤其是,有人证的捕风捉影。

    更何况,这些天,陈青云根本顾忌不到李心慧,因此,不在眼皮底下的人,做什么都有可能。

    到时候这个把柄,她会好好利用的。

    再次来到卓唯的宅院外,萧凤天和李心慧吩咐车夫在外等候,两人上前敲门。

    不一会,开门的人,是卓唯。

    他瞥见萧凤天陪着李心慧过来的时候,眉峰微皱,对那一日把消息透给萧凤天而暗恼。

    “胆子到是挺大的,还敢上门来?”

    卓唯冷声道,他深邃阴寒的眸光,跟萧凤天敛聚威势的眸光对上,两人顷刻间就在无声地较量着。

    “我来见你义父的,他在吗?”

    李心慧问道,她下意识往前一步,挡在了萧凤天的面前。

    萧凤天知道她不想让他掺和进去,不过卓唯跟他有仇,他不可能视而不见。

    而卓唯看着李心慧那螳臂当车的模样,当即嗤笑着,冷声道:“陈青云在,你护着陈青云!”

    “如今换成了萧凤天,你还想护着萧凤天?”

    “怎么?这位也是你的情夫?”

    李心慧闻言,面色微红,不悦地瞪视着卓唯。

    她到没有看出来,这个男人的嘴巴,挺毒的。

    萧凤天阴沉沉地扫视着卓唯,瞳孔聚寒,鄙夷道:“不要用你的嘴,脏了她的身份。”

    “我们的关系如何,还用不着外人评判。”

    卓唯邪肆地看了眼前的两人,嘴角噙着讥讽的笑。

    他转身,懒得理会这二人的亲密维护。

    李心慧来过,知道卓一帆的房间。

    她带着萧凤天走过去,到了小院的时候,李心慧看到卓唯已经冷冷地矗立在那院外。

    李心慧眼眸微闪,看卓唯那个架势,只怕是不准萧大哥跟她一起进去的。

    她当即轻声地对着萧凤天道:“萧大哥在这里等我吧!”

    “不行!”

    萧凤天皱着眉头,第一时间反对。

    李心慧见他十分决然,心里不安,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袖道:“不会有事的。”

    “这都三天了,如果卓一帆对我恨之入骨,那就不可能等到现在了。”

    萧凤天看着心慧祈求的样子,心里不忍,可还是担心道:“万一你触怒卓一帆怎么办?”

    他不在身边,连出手相救的机会都没有。

    他不安心。

    “没事的,我心里有数。”

    “你别忘记了,我还有筹码的。”

    心慧深邃的眸光微闪,她是来谈判的,不是来送死的。

    她抬头认真地看着萧凤天的眼眸,示意他相信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