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章值得吗?
    “一帆,我要走了。”

    “我已皈依佛门,日后你不可再造杀孽了。”

    “我一直未曾有机会跟你说,我们是有一个女儿的,可惜我没有能留住她。”

    “这些年,你暗中为我所做的一切,我都知道,可人死灯灭,那本就是我的命格,你杀了他们也无济于事。”

    “不要再与心慧跟青云为难了,若不是他们,我永远都不能跟你说上这些话。”

    “这一生,我敬重我的丈夫,爱护我的小叔,可我占据我心里的那个人,一直是你。”

    “我们有缘无分,来生你会圆满的。”

    “保重,照顾好自己。”

    那寥寥的青烟,渐渐消散。

    卓一帆心里一急,连忙伸手去抓。

    可惜触手只有一片冰凉。

    他沧桑又哀痛的面容,哑然悲戚,眸色更是一片低沉晦暗。

    那神色恍然发怔,像是魂魄离体一样,已经看不到丝毫的生气。

    圆善大师在一旁见了,轻叹一声。

    “能留这些话给你,便是她将自己的记忆抽出,化作一缕魂识。”

    “你与她的缘分,早就尽了。”

    卓一帆闻言,昏昏暗暗的眸光,渐渐呆滞。

    他很早就知道,已经尽了。

    可是,不甘心罢了。

    这么多年,他本以为自己的心思早就定了。

    可是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他仓惶无措,原来他疼痛难忍,原来他也有悲戚绝望的时候。

    卓一帆扯了扯嘴角,低下头,嘲讽道:“你看看,她就是这样的。”

    “明明可以跟我说,是谁害她的,我可以转瞬间为她报仇,可她却不说。”

    “难得她就不恨吗?”

    “她还那么年轻,还没有孩子”

    卓一帆忽然停住了,眸光变得更加晦涩,面容也扭曲起来。

    他压住自己胸口的位置,觉得喘息的时候,疼得厉害。

    她说,他们是有一个女儿的。

    可还没有出生呢,她怎么就知道是一个女儿?

    卓一帆像是想到什么,猛然抬首,眸光惊然地望着圆善大师。

    圆善大师见他突然一震的眸光,心里便会意过来。

    “足三月的胎儿便会有魂魄了,那锁魂珠,将她与孩子的魂魄锁住了,是她舍了自己为珠灵,让那个孩子的魂魄得以投胎转世。”

    “那个孩子有些修善的因果,所以她的血,能解佛珠锁魂的灵障,让沈静姝得以出来。”

    卓一帆闻言,整个人彻底僵住。

    他想起,他捏住那个孩子的脖子,紧紧的。

    那个孩子的脖子受上了伤,鲜血汩汩地从脖子里冒出来,从他手指的缝隙中,顺着手腕流

    她痛苦地来抓他的手,结果那佛珠才染了血的。

    这一这瞬间,卓一帆突然悲腔地笑了起来。

    那么巧合,竟然那么巧合造就现在的一切?

    “她知不知道?”

    卓一帆有些晦涩地问,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手抖得厉害。

    如果当属静姝生下孩子那她便会是他的女儿了。

    可惜没有如果,而他也差点杀了她。

    圆善大师见卓一帆在意这件事,当即摇了摇头道:“并未明说,点拨一番。”

    “不过以她的聪慧,应当是能猜到的。”

    卓一帆闻言,苦涩地勾了勾唇。

    能猜到,对他却只字不提。

    那只能说明,在她的心里,静姝的出现,便如黄粱一梦。

    是啊,她早已轮回转世,有了真正的父母亲人。

    他和静姝又怎么能算作是她的父母?

    可即便这般,她也敢上门找他谈判,胆子到是不小。

    “静姝她皈依佛门了?”

    “一缕魂魄,如何容于佛门当中?”

    卓一帆问道,只要知道她好,他平生便再无所求了。

    圆善大师闻言,当即道:“佛家有许多灵物,就比如你手里这一串锁魂珠,虽然沾染佛性,可也需要有灵性的魂魄融入其中,增强灵力。”

    “她选择,成了佛灵。”

    卓一帆的心,有些粗粝的疼。

    一个人的日子,那么清冷。

    可是她却选择,孤独地熬着。

    这样的她,跟被锁在佛珠里面,又有什么区别呢?

    难道堪破红尘,便不再有所留恋?

    卓一帆失魂落魄地站起来,然后慢慢地往外面走。

    圆善大师目送他离开,在他脚踏出门槛的时候,轻叹道:“师傅他老人家,一直记挂着你。”

    “孤山林里,你若是想,随时可以回去。”

    卓一帆置若罔闻,步伐不停地继续往前走。

    他没有使用轻功,没有遮面挡容,路过佛前大殿的时候,众多香客以为见了鬼魅,连忙退避开去。

    庄严的大佛前,有一排长明灯闪耀着,在白日里,光芒不减半分。

    其中一盏,快速地跳跃几下,在那孤寂的背影消失后,便归于平静。

    圆善大师渡步过来,慢慢地加着灯油,眸光怜悯,轻叹道:“值得吗?”

    那火焰熠熠生辉,灯芯却半点不见烧灼。

    半响后,圆善大师离开,嘴里碎念道:“红尘里,痴人凡几?”

    “问世间情为何物,愿舍魂魄点明灯。”

    萧凤天在宫中找到了当年慧娴皇后的脉案,其中清楚地记载了,慧娴皇后于承平三年的冬天,大病一场。

    这一病,足足病了三月之久。

    起先以为是风寒,后来久不见好,头身痛楚,浑身乏力。

    再后来,周身骨疼,气虚体弱,话语不清,夜夜哀嚎。

    缠绵于病榻,周身不可直立而行,轻触犹如斩骨之痛。

    太医无法,只得以镇痛之药缓解,久而久之,脾虚胃胀,进食反呕,痛不欲生。

    李心慧细细查了脉案以后,看向萧凤天道:“这毒应该叫做:红颜枯骨,若是正常死于此毒的人,死时,周身瘦骨嶙峋,只余一层皮肉包裹,面容凹陷,双眸呆滞无神,形如鬼魅!”

    “什么?”

    萧凤天不敢置信道!

    只见他眼眸里的光瞬间聚拢,漆黑暗沉,仿佛震惊无比!

    李心慧认真地点了点头,随即道:“这种毒轻易不会让人察觉,而且缠绵几月死去,就如同病入膏肓的人,活生生将自己的身体拖垮。”

    “等到最后,枯瘦如柴,面目全非,便以为是长期饮食不进,病痛折磨所致。”

    “这是融入骨髓当中的毒,银针可探皮肉,却不能探入骨缝,一般人根本不知道,更不要提能够解毒!”

    “若是寻常人,从毒发到死亡基本上要三四个月的时间,死时全身可露骨形!”

    李心慧郑重道,这种毒是从几种毒花的毒液当中提取的。

    感染并不是从口中,而是从伤口蔓延进入身体里!

    曾经她公司的实验室,便做过这等慢慢腐蚀人体骨头,却不会对内脏和皮肤造成严重损害的毒药。

    因为一开始无从入手,她便在暗市买了许多毒药的秘方。

    其中就有,红颜枯骨的慢性剧毒。

    因为这名字取得有些意境,她便记得较为清楚。

    “最后白骨会慢慢变成灰黑色,呈现如同虫蚁啃食以后的那种密密麻麻的细孔。”

    “这就跟青云所见到的,慧娴皇后的尸骨对上了。”

    萧凤天沉默了好一会,半响才皱着眉头道:“皇上的几位皇子,都是缠绵病榻后,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才死去的。”

    “还有后妃,如你所说,缠绵几月以后,根本没有人怀疑是中毒。”

    “他们的脉案,我会收集起来,查看一番。”

    “这种毒如此霸道,可有解药?”

    心慧闻言,摇了摇头。

    这种毒哪怕是在现代,都不曾研制出解药。

    “那你跟青云,还多加小心了。”

    “千万不要给别人可乘之机。”

    萧凤天叮嘱道,他最怕的,是有人暗中对心慧和青云下此毒手。

    心慧闻言,心里一凛。

    她对这种毒了解一些,当即便出声道:“此毒带有浓荫的花香,是从伤口处见血蔓延。”

    “萧大哥谨记,若是受了伤,凡是带有花香的伤药,都不要涂抹,或者以臭掩香的伤药,真正的伤药就是那几种,味道一闻便知,相差不大。”

    萧凤天常年征战沙场,自然对伤药十分熟悉。

    他点了点头,认真道:“我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