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四章不能诋毁它对你感情
    再次返回护国寺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

    陈青云披着萧凤天染血的外衫,好似结束了一场久违的战斗。

    红樱和红菱,死死地睡了一夜。

    谁曾想,大清早的,竟然看到夫人和公子从外面回来。

    一个穿着染血的外袍,一个穿着单薄的寝衣

    原谅她们多想了。

    尤其是,她们打水侍候的时候,分明看到公子浑身都是伤口。

    那些伤口细长遍布,像是被什么东西刮的一样。

    膝盖除乌青酱紫,像是摔的。

    更为玄妙的是,公子除了染血的外袍,连件里衣都没有穿。

    两人侍候完以后,退到屋外说悄悄话。

    红樱:“哎,刚刚公子对我笑了啊!”

    红菱:“不能说是笑,就是比往常温和了点!”

    红樱:“”

    或许是,毕竟公子前些日子跟冰块一样,她们都不太敢往公子的面前凑。

    韦嬷嬷很久没有睡这么踏实的觉了,打发红樱和红菱去端早膳。

    她站在门口往里面瞅了一眼,只见夫人正在动手给公子换衣裳呢。

    呵呵,好就成了。

    韦嬷嬷心头敞亮地笑了笑,转身回了自己的屋。

    萧凤天回了将军府,那被利剑刺破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

    他临窗地站着,想到心慧毅然决然地调离了身边的暗卫,然后让他帮忙,演了一场逼真的绑架。

    青云的狠戾,历历在目。

    他震惊的同时,也匪夷所思。

    可天亮以后,看到对他报以歉意,笑得温文尔雅的青云时,他恍惚之中,明白过来。

    他曾听过,有些人,遇到难以接受的事情时,恐会一时疯癫,甚至于,摒弃原来的自己。

    想不到,有朝一日,他竟然亲眼所见。

    昨夜,他带着属下退到半山腰。

    视线往下,便看到心慧和青云争执过后,隔着不远的地方,静坐不语。

    一夜未眠,他不知道心慧一个人守在青云身边是什么感觉?

    她可曾想过,如果她爱的那个青云一辈子都不可能回来呢?

    那她是不是要固执地守一辈子?

    萧凤天陷入深思,而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

    他转瞬间,将自己眼底的落寞收起,上前开门。

    萧庭江站在门外,看到一夜未归的儿子,眉头下意识蹙起。

    “皇上已经查到吴王的身上了。”

    “等青云回来参加春闱,让他小心一点。”

    “尽可能,从吴王的身上周旋。”

    眼前还有一个大摊子等着收拾,萧凤天颔首,面色不虞。

    萧庭江伸手拍了拍萧凤天的肩膀,轻叹道:“你也是时候成亲了。”

    “不急!”萧凤天下意识摇头。

    现在他还没有成家的想法。

    萧庭江见儿子抗拒,也不多言,让他自己好好想一想。

    萧凤天并没有将皇上查到吴王身上的消息转告给陈青云,而是私下里,去见了吴王。

    吴王因为最近露了尾巴,被皇上逮了个正着。

    心急火燎,不知道是要斩尾巴,还是低头服软。

    萧凤天来的时候,吴王那个兴奋,在一瞬间就做了决定,“斩尾巴”。

    如果他供出陈青云,陈青云栽了,那么陈青云许给他的筹码,就成了空话。

    斩尾巴很痛,而且还会让父皇猜忌。

    不过需要一个契机就能挨过去了。

    更何况现在,萧凤天主动送上门来。

    父皇查过来,萧家必然是知道了。

    此时上门,不过是想保全陈青云而已。

    这样一想,觉得拿捏住了陈青云和萧家的吴王,心里的大石瞬间放下,稳稳妥妥地接见了萧凤天。

    萧凤天和吴王详谈一个时辰,当夜,吴王把陈青云与他接触的首尾,斩得干干净净。

    也是这一晚,陈青云带着心慧回到了陈府。

    萧泽和萧沐勉强能够下床了,不过陈凡还动不得身,但好歹算是捡回一条命。

    他从余江的口中得知,是卓唯救他的时候,眸光有些复杂。

    心慧回府以后,便帮青云准备春闱的一切用品,还有两日修养的时间。

    晚上的时候,她端详着青云的左手。

    摸起来,依旧强劲有力。

    “如果吃不消的话,等下一届吧!”

    “你还很年轻的!”

    心慧宽慰道,她还是有点担心。

    青云抬起左手,然后放下。

    他狡黠地伸手去捏了捏心慧的鼻子,然后轻笑道:“只是不能用力而已,无妨。”

    心慧嗔怒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帮他去解腰带。

    他下意识往后退了退,耳根微微发烫。

    “我自己来。”

    他伸手去解,冷不防被她拍开。

    她抬头,不悦地看着他道:“我又不会扑倒你,怕什么?”

    “擦身而已,不泡水。”

    “等换了寝衣,你让我脱,我都懒得理你!”

    她的动作很快,说话间,便已经解了他的外裤。

    “咳咳”

    那鼓鼓的一团,不老实地翘起来。

    那么“显眼”,她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脸颊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有些日子没见了,它好热情!“

    陈青云:“”

    有些小尴尬的结果便是,她帮他什么地方都擦了。

    可有个地方,她视而不见。

    陈青云已经从一开始的赧然,到如今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任由她为所欲为。

    可她显眼,不想管它了。

    就在她拿着帕子,准备去倒水的时候。

    他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深邃的眸光幽幽暗暗,有耀眼的火星,快速地蹿起来。

    他干涩的喉咙动了动,声音暗哑道:“还有它。”

    李心慧的脸轰的一下,红得彻彻底底。

    她眼眸微闪,红唇下意识抿起,自以为很镇静地瞪视着他。

    可那眸光流转,全是媚人的风情!

    他难耐地往她的方向移了些,抓住她的手往下重重一按。

    “嗯”

    他轻呼出声,似有喟叹,似有不满。

    她腾地想要缩回手,可是他根本不放。

    他灼烈的眸光,殷红起来,透着**的渴望

    深幽的敛聚着,全都直直地落入她的眼中。

    她感觉肌肤都烫了起来,娇嗔地瞪视着他,一时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娘子,它很想你!”

    “别忽略它!”

    “不然它生气了,我可就管不了了!”

    他的手慢慢放开,看似放过她了,实则暗暗威胁!

    她笑也不是,气也不是,当即骂了一声:“流氓!”

    “呵呵,它只是太想你了!”

    “不能诋毁它对你的感情!”

    陈青云一本正经地道,他单手枕在脑后,一手去褪裤子

    她瞠目结舌地看着他的动作,脸红得滴血,眸光飞快地闪烁着。

    从来只见,女子脱衣诱人的。

    可是今日她见了,男子脱裤诱人的。

    而且还该死的性感,让她的身体,也热了起来。

    她脸颊发烫地往前倾身,用温热的帕子亲抚上去

    他很想她,那种思念,从骨髓里面透了出来。

    她也想他,那种思念,从血液中灼烧起来。

    她第一次做了一场真正意义上的主导,极尽可能地给予他更多。

    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

    温柔得,像是一叶小舟,缓缓地随波逐流。

    那种清风吹拂,摇曳的美妙,像是宁静的夜空里,突然炸开了绚丽的烟火,那么突然,又那么惊喜。

    仿佛期待了那么久,就是为了这让人猝不及防,却又回味悠长,品味回甜的时刻。

    腰肢上的那一双手,流连忘返,温柔有力。

    她攀附在他的肩上,恨不得将整个身体都依偎进他的胸膛,感受他如鼓擂般的心跳,贪恋他炽热的余温

    夜还那么长,他微眯着眼,透着迷离的光线看她。

    她有些忘我,情迷时不察他游移的眸光。

    那一寸寸白皙的肌肤,细致滑腻,在他的掌下,慢慢绽放。

    他心悸般地感受这一切,那种来至灵魂般的圆满,让他忍不住颤栗着,仿佛连脚趾头,都感受到了什么叫极致的快乐。

    这是一场,久违的情事。

    对于心慧来说,一开始,他渴望,她便想给他渴望的一切。

    可不知不觉,到最后,她却显得比他更加急切。

    她闭上自己的眼睛,尽可能地感受他。

    宁静的夜晚,门窗缝隙,都灌入一些冷风。

    可是她却不曾感觉到冷,仿佛有一团火,深深地将她包裹起来。

    那种沉溺其中,愿意倾尽所有的幸福,让她难耐地轻呼出声。

    这一夜,过得很快。

    好似才刚刚睡下,天色便大亮了。

    而她像个懒猫一样卷缩在他的怀里,砸动着嘴巴,蹭了蹭,分明还想继续深眠。

    陈青云亲吻着她的额头,眼眸清亮,嘴角的笑意渐渐扩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