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三章对不起
    “对不起!”

    她撇开眼眸,不去看他的神情。

    他本就不应该存在的。

    她的青云,是善良而温暖的。

    会因为她的一个吻,而红了脸庞。

    会因为她的一句爱语,而羞了眼眸。

    她抱着他的时候,他的眼睛闭起来,长长的睫毛忽闪,嘴角微翘,神情幸福而满足。

    他贪恋她的温柔,眼眸清透明亮的时候,想什么事情,她一眼便看得清清楚楚。

    她还记得,他最初蛊惑她的气息。

    那么干净,清新怡人,让她不由自主地靠近。

    满满的回忆里,那么多让她沉溺其中的柔情。

    被算计带往阳城的时候,她躲在他的被子里,然后在他现身时,狠狠地勒住他的脖子。

    他那么疼,却拼命地仰着头看她。

    傻傻地笑着,顾不上自己的痛,只想拥抱着她。

    那个时候,死亡的惊惧,重逢的喜悦,都被她咽在喉咙里。

    那样的酸,却又那样甜。

    这一桩桩,一件件,她怎么能忘?

    他扳正她的身体,强迫她与他对视。

    他略微低着头,急切而灼烈地道:“你看看我,如果你不喜欢我心狠,我可以伪装一辈子的。”

    “别否定我,你们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的。“

    “是他自己蠢,连你的身体都分辨不了,是他甘愿把身体让给我的。”

    “我没有强取豪夺,我只是想好好爱你,这么多年,凭什么我才是见不得光的那一个?”

    他嗤笑着,声音阴冷,却透着慌乱的轻颤。

    他不愿意离开,祈求如果可以,他也愿意祈求。

    可是她却依旧不为动。

    “没有谁见不得光,你就不应该出现的。”

    “你不在,青云就会发现那具尸体不是我的。”

    “这一切都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就在刚刚,你还想杀了萧大哥?”

    “你不是我的青云,不是的,如果你的执念是我,如果是我害青云变成这个样子的,我宁愿去死,也不会跟你在一起。”

    她说完,袖子里滑下一根金簪,那样决绝又锋利地刺上她自己的喉咙。

    他愕然又震惊地望着她,暗夜里,衣袂翻飞,发丝飘舞,视线模糊又昏暗。

    可是那一根金簪,尖锐又锋利,闪着刺痛他眼眸的寒光。

    陈青云本以为,这一辈子,他听过最恶毒的话。

    莫过于诅咒他去死,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

    可原来不是的。

    最恶毒的话,像利剑一样戳碎了他心里坚固的堡垒。

    那种信念的轰然倒塌,仿佛将他的骨头,一寸寸地磨去。

    她一字一句,说得那样决绝。

    她一举一动,僵持冷戾。

    仿佛是他将她逼到悬崖边,看起来是他狠,可谁又知道他只想祈求她回头?

    真正狠的人是她,可以纵身一跃,撇下他毫不犹豫地坠下冰冷的深渊。

    “宁愿去死,也不会跟他在一起。”

    呵呵!

    原来这世间,竟然还有人可以这样伤他?

    体无完肤,痛不欲生。

    他推开她的身体,站起来,踉跄地往后退去。

    跌跌撞撞,像是初生的牛犊,连站都站不稳。

    “你赢了!”

    他笑着说,那面容扭曲着,狰狞地露出了痛苦的笑容。

    那深深的眼眸中,含着泪光闪烁,像极了繁星的夜空。

    可这个夜空,一点都不美。

    它很压抑,压抑到人都会觉得窒息。

    李心慧站直身体,看着他痛苦不堪的样子,心里揪疼着。

    那种疼透着冷,一点一点地从血液里钻了出来。

    她告诉自己,眼前的人,对她再好,都不过是一缕无法消散的执念。

    不是她的青云。

    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他舍身相救的决绝,他孤注一掷的疯狂。

    都是因为她。

    她多想,根本没有发生这荒谬的一切。

    那个亲昵地抵靠着她额头的青云,从来没有变过。

    可事实是,她只能选一个,将另外一个,彻底湮灭。

    他本就不应该存在的。

    她再一次对自己说,可泪眼朦胧,眼帘里的人影,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你有没有爱过我?”

    他隐匿在黑暗中,那声音落寞极了。

    带着一点奢求的渴望,仿佛像是在寻求最后的救赎。

    李心慧狠狠地闭上眼睛,那眼泪滚落下来,她用力握紧手里的金簪,紧紧的,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那一刻的酸涩过后,她无力地垂下手,压抑着心里震动的难过。

    “没有!”

    “如果你不是他,我永远都不会靠近像你这样阴暗的人。”

    她用力摇了摇头,害怕他不相信,说话的时候,声音冰冷漠然。

    可他信了!

    因为是她说的,所以他从来就不会去怀疑。

    一开始的伪装,到如今的揭露。

    幸福的日子,短暂得让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他是阴暗里滋生出来的,冷血和狠戾本就是他的样子。

    可这样的他,却偏偏,对她毫无办法。

    他能怎么样呢?

    从一开始他就输了,他根本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去死。

    尤其是,她那样冷心冷意,毫不留恋地死去。

    无数梦境里的场景,她一身单薄的白色寝衣,长长的墨发披肩,对着他缓缓走来。

    他心跳如鼓擂,眼眸异常灼热,以为就此能将她紧箍在怀中。

    可原来,梦境不过是提醒他,死亡只是她和他的一种诀别。

    她用这种对自己狠戾的方式,让他放手。

    他跌坐在坚硬的地面上,收回贪恋的目光,望着自己还带着余温的手,苦涩地笑了起来

    寒风肆意地吹,眼前的一切都仿佛坠入孤冷的地狱。

    他环抱着自己身体,将头埋入膝盖当中。

    他那单薄的衣裤早就破损,血迹斑斑,有些伤口疼得厉害,一抽一抽的,仿佛连着心。

    李心慧站在不远处,只能看到一个卷缩的身影。

    他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在黑漆漆的夜色中,弯腰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她知道自己难过,知道自己同情,知道自己不忍。

    可是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心软。

    她转头,坐在距离他不远处的地方。

    她抬起头看天,黑沉沉的,她找了许久才找到一颗亮眼的星。

    然后她就一直盯着看啊,看啊,她跟自己说,要想她的青云

    空旷的路面,一阵一阵的冷风吹来。

    她感觉自己好冷,可是却期待这样不停歇的冷。

    因为她需要清醒,清醒地看着,她的青云回来。

    天色黑暗到昏暗,她从深夜,等到黎明。

    天边的光,一点一点地升起,周围的黑,一点一点地消散。

    朦胧而冰冷的视线中,那卷缩在不远处的人儿,似乎已经昏睡过去。

    她能看清楚他的轮廓了,虽然不是很清晰,可因为鲜血的凝固,破烂的衣衫,刺目的伤口

    所以,一切都**裸地摆在她的眼前。

    她抬着头,看着高高的山峰。

    环山的路,坐马车都需要半个时辰。

    可是他却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从上面冲了下来。

    那样的急切,像是一个疯子。

    心慧将头埋入膝盖中,有温热的液体落了下来。

    她忽然觉得好难过,委屈无力的那种难过。

    她很伤心地在哭的时候,过了一会,有一件单薄的衣衫盖在了她的身上。

    她瞬间僵硬着身体,哑然惊颤地抬首,不敢置信地看着,站在她的眼前,对着她浅浅而笑的青云。

    “冷吗?”

    “我们回去吧!”

    他打着赤膊,眸光缱绻地望着她,那深深的眼眸里,只有她一个人清晰的影子。

    她忽然站起来,往他的方向冲了过去。

    急急的,撞倒在他的怀里。

    “呜呜”

    她哭泣着,那锋利的爪子,狠狠地挠了他几下。

    他笑着受了,闭上眼睛,深深地吸取她身上的气息。

    他太想她了。

    非常渴望地想。

    以后,再也不会犯糊涂,让她伤心了。

    想到这里,他的眼眸暗了暗,伸手去将她的泪珠儿抹去。

    “对不起!”

    他轻声说,语气惆怅。

    可心里,却莫名欢喜。

    她将他抱得更紧,两个人不留一丝缝隙。

    “对不起!”她在心里说,嘴角微扬,眼眸莹亮如星。

    他感觉到她的热情和贴近,眼眸越发温柔,整个人埋首在她的发间,嗅着那久违的清香,蹭着温热的颈窝。

    这感觉,真好啊我就是一个,想讲故事的人。

    我的故事不会完美,不过谢谢你们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