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二章和离吧
    “为什么呢?”

    “他根本保护不了你!”

    “他就是一个废物!”

    他邪笑着,眸光阴翳。

    她定定地望着他,哪怕他掩饰得再好,那一闪而逝的水光,却还是刺痛了她的心脏。

    “为什么要变成这样?”

    她喃喃地问道,眸光迷离缱绻,好像在看他,又好像不是。

    “他本来就是阴暗的,他的骨子里藏着无尽的弑杀之意,他的心是凉薄的,除了你,旁人他根本毫不关心!”

    “你看着我和看着他,又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要试探?”

    “为什么要打破这一切的宁静!”

    “我这么爱你,还可以不顾一切地保护好你!”

    “你喜欢温柔的他,我甚至于可以伪装一辈子!”

    “这样不好吗?有什么区别呢?”

    他想不通,语气冷幽幽的,那深邃的眸光,来回地在她的面容上扫视着。

    好像想要看一看,她到底有没有在乎过他!

    今夜临别前的那一吻,缠绵悱恻,让他暖到骨子里去。

    那一刻,他甚至于在想,就算是装一辈子,他也可以忍受的。

    却不想,原来不过是蛊惑他放低警惕的温柔陷阱。

    陈青云自嘲地笑了起来,殷红的眼眸好似啼血,深深地印着她的身影,渐渐的,被黑暗倾覆。

    李心慧走近他,她的手丝毫不惧地覆上他的瞳孔。

    那里太深,太暗,遍布血腥的狰狞。

    黑沉沉的,好似无尽的深渊,让人望而却步。

    她在心里长长地轻叹,根本不知道,她的青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轻靠在他的胸膛,那里传来的心跳声,沉稳而有力。

    她的手,环上他的腰身,紧紧地扣住。

    “青云,回来吧!”

    “别用这种非方式保护自己,保护我!”

    “我想念你浅浅而笑的样子,眼眸如星,腼腆而温暖。”

    “就像是,三月里春风拂开的朝阳,那种亮眼的光,一瞬间就跃进了我的心里。”

    陈青云的眼眸有了扭曲的痛苦,他伸手,狠狠地推拒着她。

    可是她抱得很紧,仿佛早有预料,根本不放手。

    他嗤笑着,微扬的嘴角满是嘲讽。

    喉咙里的那些苦涩,咽下以后,变成了无法抵挡的酸。

    他醋得不能自己,却只能承受着,连抗拒都不能。

    “他回不来了。”

    “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他回来的。”

    他冷戾道,右手狠狠地捏着她的手腕,企图将她与他的身体剥离。

    可是她根本不放!

    她扬起头,眸光带泪,倔强又冷傲地盯着他瞧。

    那一双清透的眼眸,闪烁着让他惊惧的泪光,他的手不知不觉松缓下来。

    她抿着红唇冷笑,眼泪积蓄的热泪却滚落下来。

    “你以为我是在自欺欺人?”

    “呵呵”

    “你为什么渴望别人认同你的存在?”

    “你为什么要强调你和他的区别?”

    “承认吧,自欺欺人的人,从头到尾都是你!”

    “蜗牛有壳,受伤了可以缩进去躲一躲。”

    “可是你没有,你用自己的鲜血,凝固成厚厚的茧,企图包裹着自己最真实的样子,用狰狞恐怖的样子去震慑对手!”

    “不”

    “不是这样的!”

    “我跟他,早就分化了,我们是不一样的。”

    陈青云咆哮道,他很激动,拼命想要逃离眼前的一切。

    逃离她那清明又冷然的眸光!

    逃离她咄咄逼人的话语!

    可是他逃不了!

    她的手,交叠着,箍得他紧紧的。

    她根本不给他机会逃开。

    他慌乱间,用内力震伤了她。

    她手腕的力气,终于松了一点。

    可是那微微扬起的嘴角,却殷红一片。

    那样倔强又逞强的面容上,有着一双清透如墨的眼眸。

    她就那样深深地望着他,像极了夜里啼血的杜鹃,让他的僵直着身体,不敢继续妄动。

    她的专注,让他害怕!

    那原本暴躁不安的内心,也渐渐地缓和下来。

    “娘子,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要逼我伤害你?”

    他喃喃地问道,低下头,错开与她对视的眸光,将她搂在怀中。

    她看着他那深不见底的眼眸,低垂着,像是张狂的雄狮收起了利爪。

    明明那么桀骜,却被他全部收敛起来。呈现死一般的寂静,像一汪深潭,又冷,又孤独。

    “青云,拔苗助长,伤的是自己。”

    “人不由天,各自有命。”

    “当时我若是死了,你杀光天下人,又有什么用呢?”

    “你想以死赎罪,却又怕没有人给我报仇?”

    “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对吗?”

    心慧艰难道,她推测了许久,只能想到这里!

    她不相信,两种极端的性格,都爱她到委屈求全,豁出性命。

    她在赌,赌她的青云,只是缩在了自己建造的硬壳里。

    可是他却忽然抬起头,深深地望进她的眼睛里。

    那样孤寂到落寞的神色,那样冷戾而决然的眸光。

    仿佛他在冰天雪地的世界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那种身体都已经跟冰块毫无区别,已经不知道如何取暖的人,其实已经从血液里冷透了。

    “不是的,在那之前,在很久之前,久到我都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出现的。”

    “不是因为你,你只是诱因。”

    “是因为他的懦弱,是因为他的孤独,是因为他根本无法忍受那样孤寂又阴冷的日子。”

    “所以我就出现了,我阴暗又嗜血,残忍又暴戾,像是一颗发霉的种子,发出了有毒的萌芽,然后成长,与他日夜为伴。”

    “这样见光的机会,不只是他的,还有我的。”

    “你也不只是他的,你也是我的。”

    “所以,我不可能让的,你恨我也罢,我不可能重回黑暗当中,去过他所摒弃和厌恶的日子。”

    心慧伸手去摸他的脸颊,触手一片冰凉。

    真冷啊,跟他的眼眸一样,连一丝亮眼的星火都看不见。

    这样的他,阴暗的气息这么浓烈,他终于不用再伪装了,看着她的眸光也充满了掠夺的意图。

    “如果你执意如此,那我们只能和离了。”

    她清冷道,眼里满是疏离。

    他抱着她的手用力一收,几乎将她勒得喘不过气来。

    深深的瞳孔里,一点一点地浮现猩红的暴戾。

    他盯着她的眼眸,嘴角紧抿着,眉峰皱在一起。

    “你休想,不可能的。”

    “我不可能跟你和离。”

    他阴冷道,心里莫名地慌乱起来。

    那面容绷得紧紧的,身体也僵硬得很。

    他很生气,非常生气,却知道她根本不会妥协。

    果不其然,只听她冷笑道:“不要觉得你跟他是一样的,因为你也爱我,所以我便要留在你的身边。”

    “我只爱那个,像春风一样温暖我的陈青云。”

    “我也只会跟那个,与我心意相通,爱憎一致的陈青云在一起。”

    “至于你,阴冷孤傲,暴戾嗜血,你伪装的也罢,也本性如此也罢。”

    “你不是他,你也不把他还给我,既然如此,我们还有继续在一起的必要吗。”

    “呵!”他被气笑了,阴沉沉地盯着她。

    那眼眸里的光,聚焦又涣散,深幽的瞳孔里满是冷意。

    他禁锢着她的肩膀,紧紧的,恨不得将她揉入骨血当中。

    “所以,我又要成了被抛弃的对象吗?”

    “因为他!”

    “我就不应该存在,不应该被接纳?”

    “我就这样该死,让你如此厌恶?”

    “如果我坚决不让,你是不是就打算就此远离我?”

    他的声音冷极了,好似从打颤的牙齿里面发出的。

    李心慧感觉到他压制的愤怒和痛苦,他是那样的不甘心,又是那样的愤慨。

    仿佛做什么都得不到认可?

    仿佛天生就在一次次的遗弃中铸就坚不可摧的堡垒。

    他冷戾的气息,跟青云生气发狠的时候那么像,本就如出一辙,可为什么偏偏,就这样极端的分化成了两个不同的人格?

    她怔怔地望着他,眸光渐渐暗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