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一章把他还给我
    陈青云从那半山道上一跃而下,他那破损的衣衫被撕开,像是蝙蝠一样,向两边铺展开来。

    黑夜中,凌空而落的时候,带着一股威慑人的煞气。

    在马背上奔驰的几人,猛然受到惊吓,只得停下。

    因为急停,当即有人不客气地暴吼道:“哪里来的小子,不想死就滚开!”

    陈青云没有回话,他眸光灼灼地盯着马背上的那道倩影。

    好似已经昏迷过去,却被横在马背上,一路颠簸。

    他冷笑着,恨不得将这些人碎尸万段。

    他一跃而起,对着那马背上的人就悬空一脚踢了过去。

    那人早有防备,连忙带着怀中的人儿往后掠去。

    清冷的道路上,昏昏暗暗一片,陈青云只看到十几道黑影像他掠来,顷刻间便是一番打斗。

    萧凤天来的时候,看到混战中的陈青云,来到他的身边,递给了他一把长剑。

    两人正准备大肆出手时,只听一声冷呵道:“住手!”

    “没有想到,竟然是你们两个!”

    “呵呵,来得到是挺快!”

    那人一脚踩在地上的身影上,那身影发丝凌乱,身体一动也不动,让陈青云心里好似燃起了熊熊烈火,痛苦不堪。

    “你再敢动她一下,我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陈青云厉声道,他阴沉沉的眸光盯着那个人的脚,恨不得一刀一刀地砍断。

    那人丝毫不惧,相反还得意地踹了踹地上的人两脚。

    “我就动了,你能怎么着?”

    “可惜你们来得太早了点,不然这个女人现在早就被我们扒光轮了一遍!”

    阴暗中,陈青云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不过却仿佛看到一个魔鬼覆在他的面孔上。

    狰狞,丑陋,让人作呕。

    他的身体往前,那人的利剑被横在心慧的脖子上!

    他感觉喉咙瞬间被人捏住,全身上下,僵硬冷戾,动弹不得。

    “你想怎么样?”

    陈青云抬眸,眸光幽幽暗暗,好似有火,噼啪地燃了起来。

    那人邪肆地瞥了他一眼,根本不惧他的威慑。

    他玩味地眸光在陈青云和萧凤天之间打量,然后冷笑道:“为了你的女人,你倒是挺豁得出去的。”

    “不过今晚我们如果带不走她,也不可能放了她。”

    “僵持的结果就是死!”

    “除非”

    “除非什么?”陈青云微眯着眼眸,里面暗沉沉的,似有翻腾的黑云笼罩着他眼帘。

    他知道,这个人的话里有阴谋,不过

    如果能救下心慧,任何一样的阴谋,他都甘愿被驱使。

    “你杀了萧凤天,一命换一命!”

    那人讥讽道,仿佛知道,陈青云不可能妥协。

    萧凤天冷冷地瞥了那个人一眼,再看着陈青云,没有说话!

    而是下意识靠近他道:“别信!”

    陈青云自然知道,如果萧凤天死了,那些人必然会对他群起而攻之。

    到时候他能不能逃得出去,都还是问题!

    又怎么能够救她?

    “我杀不了萧凤天,不过萧凤天能杀了你们!”

    陈青云环顾四周,嘴角扬起诡异的笑。

    就像是,他握住了萧凤天的命脉!

    而萧凤天握住他们的命脉!

    而他们,握住了他的命脉!

    何其可笑?

    萧凤天的眉头微微皱起,他看着那个肆意妄为的人,冷声道:“你休想挑拨离间!”

    “她若是有事,你们一个个,都得为她陪葬!”

    那些人的神情,冷凝而倨傲!

    一个个往后围拢,全都靠在一起。

    他们确实不是萧凤天的对手,不过谁让他们有筹码呢?

    僵持下去,天亮了,可就不好威逼了。

    “陈青云,只要你将萧凤天杀了,我们便井水不犯河水!”

    “如若不然,大家同归于尽!”

    陈青云往前一步,当即冷声道:“如此也好!”

    “可谁能跟我保证,这桩交易的公平?”

    “青云你!”

    萧凤天不敢置信地道,他盯着陈青云,像是从来就不认识他。

    陈青云把玩着手上的利剑,再次往前走了一步。

    他知道萧凤天的震惊,

    说不定心里还以为,这个只是缓兵之计。

    所以,他往前走的时候,也没有阻拦。

    陈青云多想仰天长笑,看吧,这世间还有比那个他更愚蠢的人!

    他都想要杀他了,他还傻呆呆地不动!

    也不知道,这样僵持的意义何在?

    萧凤天往后退了两步,眸光阴沉道:“陈青云,你不要傻了!”

    “你以为,他们真的会放了心慧?”

    “你清醒一点!”

    那伙人拥挤在一起,他的心慧眼看着就要被践踏了。

    清醒?

    陈青云嘲讽地勾起了嘴角,他现在就很清醒!

    那个人看得出,陈青云动摇了。

    他阴翳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得意。

    他微微讥讽地勾起嘴角,然后冷笑道:“谁敢保证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不过你真的舍得看着她死在你的面前?”

    那人说完,闪着寒光的利剑,又距离那地上躺着的人儿三分。

    几乎已经抵在那细长的脖颈之上,只需要再微微用力,那后果便不堪设想。

    陈青云僵直着身体,手里的利剑差点就掷了出去。

    他眸光灼灼地看着那人脚下的心慧,眼眸里渐渐蒙上一层阴戾的光影。

    片刻后,他转头,看向萧凤天。

    “你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她死吗?”

    萧凤天眼眸一痛,高大的身形在瞬间几欲跌倒。

    他眸光怔怔地看着陈青云,他说那句话的语气,仿佛已经做出了选择。

    “你这么聪明的人,难不成看不出来,这就是一个陷阱?”

    萧凤天的声音有些阴冷,仿佛呼出口的气息都结了冰。

    他对陈青云是失望的。

    可陈青云浑不在意,他退回到萧凤天的身边,眸光阴冷地盯着那些人道:“我当然知道这是个陷阱。”

    “所以”

    “嗤”的一声,陈青云的长剑直直地对准萧凤天刺了过去。

    萧凤天不敢置信地看着,身体快速地往后掠去

    而这时,陈青云却急掠而追,手中的长剑还染着血,却恨不得贯穿了萧凤天的身体。

    “够了!”

    突兀的一声爆呵,空气里,便只剩下诡异的静止。

    陈青云不敢置信地收了剑,快速地转身。

    那地上躺着的人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

    一身白色的寝衣在夜风中飘扬,乌黑的墨发遮挡着她大半的面孔,可那一双若隐若现的眼眸,寒冷如霜,覆上了一层厚厚的寒气。

    那些原本劫持她的黑衣人,全都轻掠道了萧凤天的身后。

    这一刻,他冷得牙齿发颤,不敢置信,亦不敢直视地面对着她。

    萧凤天捂住受伤的地方,手势一挥,带着他的人退到眸光触及不到的暗影中。

    陈青云忽然感觉到,一股来自于骨缝之中的寒气。

    那寒气太盛,将整个人都冰冻起来。

    他望着她的面孔,视线开始模糊,手中的长剑,“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几欲跌倒的身影,像是破翼的蝶,已经无法掌控自己渴望的方向。

    跌跌撞撞,想要往前,却又想要奔逃。

    两个人之间,不过相隔短短十几步。

    可是他却感觉,他永远都走不到了。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他问道,嗓子干涩,声音低不可闻。

    她撩开额前的碎发,站直身体,眼眸里的暗光深不可测。

    一股压迫的气势逼来,他微微愕然地抬眸,嘴角下意识勾起一抹苦笑。

    这么久了,他竟然到现在才知道,她也有如此凌厉的时候。

    “你不是他!”

    “又何必装作是他?”

    “赝品永远也成不了真的,我什么时候发现的,重要吗?”

    她步步逼近,那样单薄的衣衫,随风而舞。

    无数次的梦境里,她就是这样,散着发,冷冷清清的,穿着白色的衣服向他走来。

    好似已经死去,那魂魄来同他团聚一样。

    现在,梦境与现实重叠,她来了。

    可是却不是与他相守,而是另外一种“诀别!”

    “把他还给我!”

    她抬眸,无比认真地在索求!

    他浑身僵硬地站在原地,好像是被抛弃的孤魂野鬼,心被挖了,那种空荡荡的疼痛,让他的面色狰狞地扭曲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