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章你骗不了我的
    护国寺的傍晚,夕阳斜落,黄澄澄的天色遍布天空。

    那耀眼的阳光,在树影遮挡下,渐渐消散。

    后山,清冷的林荫里,飞出几只低矮的麻雀。

    片刻后,里面传来空洞寂寥的女声。

    “帮我一个忙!”

    气氛顿时微妙,像是清波逐流,缓缓而动。

    只见其形,未闻其声。

    大约过了一刻,一声惆怅的“好”,在男声的轻叹下发出。

    夕阳缱绻,无限柔情。

    可这一刻,余晖的光芒,却随着暗夜的到来渐渐幽冷。

    心慧回来以后,吩咐韦嬷嬷和红樱红菱收拾行装。

    陈青云狐疑地陪在她的身边,当即出声试探道:“大师说你痊愈了吗?”

    心慧背过陈青云的眸光,低垂的眼睑遍布暗影。

    她点了点头,转身时,笑意嫣然。

    “本来就是惊悸过度,不碍事的。”

    “再说你也要春闱了,总不好到了初八再回去。”

    陈青云见她兴奋,心里虽然还有疑虑,却也有心想走。

    等到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心慧站在门口撵他道:“这几日你夜夜陪在这里已经很不妥了。”

    “今夜你回去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我们一早就回去。”

    陈青云闻言,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他深邃的目光落在她欢喜的面容上,她笑得狭促!

    玩味的眸光,欲迎还拒,像一个坏妖精。

    他真想转身,将她压在身下。

    可他只能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将心里那些冲撞得他血气翻涌的想法深深压制着。

    她越的对他肆无忌惮,就证明她自以为拿捏住了他的性子。

    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敢做出让她怀疑的事情来。

    陈青云往前走,步伐不急不缓,背影孤冷挺直。

    心慧依门而望,目光渐渐迷离。

    半响,她忽然出声道:“等等!”

    陈青云的步伐顿时驻足,他转身,只见她突然跑回了房里。

    再次出门时,她的手里拿着一件灰色的厚披风。

    那是她亲手做的,双面都可以外披,有一层绣了一只可爱的大懒猫,是她和他唯一共用的一件披风。

    她走到他的面前,将披风给他系上。

    她白皙细长的手指在他的眼前晃动,微微抿起的红唇艳若海棠,还一双让人心痒的眸子忽闪忽闪的。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脖颈,那里敏感得他差点想要跳起来。

    他克制着,温柔的吻落在她的眉心上。

    心慧扬起头,眸光怔怔地望着他,好似要将他的轮廓都刻进心里去。

    她忽尔笑了起来,略带几分揶揄的口吻道:“你骗不了我的。”

    他的眸光微闪,嘴角的笑意僵住。

    可就在这时,她温柔的手覆上他的脸颊,轻叹道:“你气息都不稳了,还想骗我吗?”

    “你不想走的,对不对?”

    她的话落,有点缠绵的吻就落在了他的唇瓣上!

    他吃惊的眸光还未收敛,整个人像雕塑一样为所欲为。

    她的吻像是初开的花蕊,研磨着他的唇齿,所到之处,香气弥散。

    他很快就迷失在她投入的深情一吻,双手环抱着她的腰,难耐地低喘着,眸色犹如星火

    良久,就在他难以自控,恨不得撕碎她身上的衣服时,他还是选择推开了她。

    微微低垂着头,迷离的夜色中,她看不到他的情绪。

    然而那起伏的胸膛,发烫的肌肤,以及紧绷的身体,无意不在昭告着他的渴望。

    “回去吧,天冷。”

    他轻声道,然后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丝,大步离开。

    心慧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看着他挺直的背脊像行走的松柏一样,仿佛永远也不知道什么叫做低头

    可是,他还是低过头了。

    “夫人,洗漱歇息吧!”

    韦嬷嬷在拱门下喊道,嘴角含笑,对他们小夫妻难舍难分的情意显得十分高兴。

    心慧迷离的眸光逐渐变得清冷,她转身,认真地望着韦嬷嬷道:“他对你们所有人都变了!”

    “唯独对我!”

    “他那只手,是为我断的!”

    韦嬷嬷愕然,不知道夫人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

    她顿了顿,这才接话道:“夫人不用自责,您出事的时候,我看公子都魔怔了。”

    “能救回您,他就算是失去一只手,也是高兴的。”

    “更何况,那手不影响握笔,而且也会痊愈的。”

    李心慧闻言,许久都没有说话。

    一开始,她也以为他魔怔了。

    因为是她出事引发的,所以便想着等她好了,再慢慢扭转回来。

    可是原来不是的。

    她清透的眼底多了一些决绝,转身回屋时,对着韦嬷嬷道:“这些日子你们都辛苦了,今晚早些休息。”

    韦嬷嬷笑着应是,一番洗漱后,大家安歇了。

    陈青云这一晚,睡得并不是很安稳。

    迷迷糊糊的,那个清冷的声音跟他说:“你永远都是我的影子,你可憎的面目连直视她的勇气都没有。”

    “承认吧,你自己都厌弃你自己的存在!”

    “不是的!”他的声音突兀地咆哮着,然后惊醒。

    夜晚的薄被下,汗水早已浸湿衣衫。

    他喘息着,面色惊恐而慌乱。

    他掀开被子,倒了一杯早已冷掉的凉水在喝。

    突然,萧凤天在他的房门外惊声道:“青云,快起来,心慧出事了!”

    “嘭”的一声,他的茶杯应声而落。

    他甚至于还来不及去穿一件外衫,当即拉开门,冲了出去。

    夜色很暗,昏沉沉的一片,他焦急的声音不敢置信道:“到底怎么回事?”

    萧凤天伸手过来抓他,十分急切道:“卓一帆送回慧娴皇后的尸骨,告诉皇上是你盗了陵寝。”

    “皇上撤了你的暗卫和暗探回去严查,张金辰不知道从那里得到消息,派人劫走了心慧。”

    二月的天,外面的气息阴冷的得可怕。

    陈青云僵硬的面容遍布寒霜,猩红的眸子突然迸发出疯狂的弑杀之意。

    只听他道:“他们都该死,所有人都该死。”

    “我就应该乘胜追击,杀死卓一帆和卓唯的。”

    暴露底牌又怎么样呢?

    他不是还握着张金辰暗中的筹码吗?

    先借助势力隐遁,也好现在这般惊慌失措的时候。

    陈青云甩开萧凤天的手,冷声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萧凤天的眸光一暗,当即出声道:“我得到消息的时候就过来通知你了,现在他们应该还没有进城。”

    萧凤天话落,陈青云的身体快速地朝前掠去。

    他本就穿得单薄,那月牙白的寝衣在黑暗中显眼极了。

    萧凤天连忙追了上去,两个人直接朝着下山的方向飞掠而去。

    陈青云的轻功,还无法跟萧凤天的相提并论。

    可是为了节约时间,追逐着心慧的身影,他硬是从那高高的山顶上,直直地往下掠去。

    萧凤天在他的身后看得胆战心惊,那环山的道路在漆黑的夜色中,像是一条酣睡的巨蟒。

    而此时,陈青云就像是在这一条巨蟒的身上弹跳跃动,丝毫不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被巨莽吞入腹中。

    他已经忘了自身的处境,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

    随着风势,忽高,忽低。

    偶尔落到岩石上,双腿少不得一震,踉跄摔倒。

    若是落到了林荫里,树枝刮蹭,也少不了增加皮外伤。

    在萧凤天的眼里,陈青云就像是一个疯子。

    哪怕此时心慧是在火场里,他也会不顾性命地往里面冲。

    那种浑然忘我,只想奔赴向心中牵挂的人儿,萧凤天自问,他做不到。

    他跟在陈青云的身后,在他受伤,或者要摔倒的时候,尽量拉他一把。

    陈青云疯狂地扑下山,那速度之快,让那劫持心慧的人都忍不住暗暗咂舌。

    山脚下,嘶鸣的马儿和哒哒的马蹄声响彻在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