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五章我会把最初的青云找回来
    明珠郡主觉得自己这两日可真是有趣得紧。

    爬个佛塔遇见柳成元,来大殿上柱香遇见英国公夫人陆氏。

    而且这中间还发生点让人啼笑皆非的小事。

    回去的时候,明珠郡主便对着心慧吐槽道:“你没有看见她那个样子,拜佛,求签,结果求了一支下下签以后,她失魂落魄地站起来。”

    “突然瞥见本郡主就在一旁虔诚拜佛,当即双手捂住小腹,往后退了几步!”

    “好像慢一步,我能起来推她一把!”

    “我当即冷笑一声,凉凉地瞥了她一眼。”

    “你猜她怎么着,直接给我哭了。”

    “那眼泪说流就流,跟小溪一样止都止不住,还说冒犯了我,请我原谅。”

    “请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上,不要跟她计较。”

    “我当时那个牙痒痒,她肚子里有孩子关我屁事?”

    “如果不是给我的竟儿积德,我一定一脚就给她踹上去!”

    明珠郡主一口气将事情说得清清楚楚,十分不爽。

    心慧见她喋喋不休的样子,心里也觉得好笑。

    陈青云在一旁抄写佛经的手顿了顿,眸子里闪过一丝暗芒。

    “陆氏这一胎,或者说她这一条命都未必能保得住。”

    “郡主这几日,离她远点。”

    陈青云提醒道,陆氏对高鸿来说,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明珠郡主闻言,眉头拧了起来,心里一凛。

    她转头看向陈青云,认真道:“她的胎都已经坐稳了,这个时候,谁会对她出手?”

    陈青云微微勾起了嘴角,讥讽道:“年前高鸿想用陆氏陷害我,那个时候,陆氏最有可能一尸两命。”

    “能让陆氏过完这个年,高鸿已经算是迟疑过。”

    明珠郡主突然感觉肚子里没有怨气了,只是觉得背脊发凉。

    她是不是应该庆幸,当初高鸿对她没有杀心。

    心慧也沉默了一下,她抬首看着青云冷肃的面容,他说话的口味,很凉。

    甚至于,还带着一丝雀跃。

    好像陆氏要死了,他觉得很过瘾一样。

    怎么会如此凉薄地陈诉这件事。

    就连曾经恨高鸿入骨的宜姐姐都被这个消息惊愕住,可是青云却显得阴沉沉的。

    察觉到心慧的眸光,青云的心里顿时一凛,眸色微微变了变。

    他觉得冷肃的面容有些僵硬起来,刚刚他似乎显得有些冷心凉薄。

    “咳咳高鸿之前想算计到我的身上,这一次偏偏这么巧,我们都在护国寺,陆氏却这个时候来上香。”

    “我跟心慧闭门不出,到也还好。”

    “可郡主却需得多加小心!”

    自心慧出事,明珠郡主已经习惯于陈青云的冷漠疏离。

    冷不防听闻他这番关怀的话,奇怪地瞥了他几眼。

    陈青云绷着一张清隽的面容,下意识扯了扯嘴角。

    可他还没有笑出来,明珠郡主便暗暗抖了抖身体,一脸恶寒。

    陈青云那笑容僵硬起来,变得有几分阴森怪异。

    心慧的眉头蹙得更深了些,觉得青云有些奇怪。

    明珠郡主从陈青云这里得到这个消息,自己想静一静,她当即拍了拍心慧的手,起身离开。

    房间里静了下来,心慧看着青云恢复和煦的面容,当即便道:“你可是还对高鸿的算计暗恨在心?”

    陈青云的眼眸微闪,心里有几分慌乱。

    他强撑着笑了笑,摇头道:“他没有算计到我,暗恨是有的,但不至于去报复他的妻儿。”

    “是吗?”

    “可我怎么感觉,你更喜欢看到高鸿出手,亲手了断陆氏和她的孩子。”

    “青云,你可不要魔障了。”

    心慧很严肃地道,她忽然有些害怕,青云会变成嗜血弑杀,心狠手辣的人。

    陈青云心里闪过一些惶恐,眸色也变了变,当即示弱道:“怎么会?”

    “我也不敢肯定高鸿会出手,不过是以防万一,他又算计到我们的头上。”

    “郡主跟他之前是夫妻,这个时候如果沾上一点对陆氏不利的流言,只怕郡主难以脱身。”

    心慧闻言,认真地打量着青云的神色。

    见他紧张地解释,心里还是愿意相信他的。

    只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出事以后,青云自责得厉害。

    她总感觉,青云现在对她的占有欲十分的强,有时候一件事,明明红菱她们可以做,明明他并不方便,他也要做。

    现在她身边的人,都像是摆设。

    而宜姐姐,明明之前跟青云关系十分融洽!

    现在却显得冷淡。

    刚刚青云有心软和气氛,可却让宜姐姐大感意外,所以气氛反而生冷。

    陈青云看着心慧那狐疑的眸光,心里暗恼。

    他的眼里一向只有她,伪装和善,摒弃贪念阴暗和血腥的渴望,谁知道,不经意就让她起疑了。

    他本就觉得不踏实,就像是秋千架快要塌了,原本还享受悬空如飞的他,却不得不开始提心吊胆。

    生怕自己一下子摔下来,那后果,他承受不起。

    “你知道的,我最喜欢你什么?”

    心慧看着他的眼睛,嘴角轻勾,淡淡地道。

    上善若水那种境界,她自问做不到,可她从来都是有着自己的坚守和原则。

    她最痛恨一种人,把自己受过的伤,强加在无辜之人的身上。

    仿佛一个人负了他,天下人都负了他。

    或者,以强为尊,肆意妄为。

    认为弱肉强食,弱者就是该死的,哪怕是践踏为泥,也觉得死不足惜。

    如果那样也能称为人的话,那这世间上,便是暴虐而残忍的。

    陈青云望着心慧清透莹亮的眼眸,忽然感觉呼吸微滞,心脏的位置隐隐作疼。

    如果之前是在晃荡不安稳的秋千上,那此时便是悬挂在悬崖边,冷风肆意,暴雨来袭。

    记忆深处,那干净明媚的容颜,几乎成了他摒弃和厌恶的存在。

    而那一双清透如墨的眼眸,蕴含真诚的欢喜,也被他深深压制。

    他企图获取她的信任,然后再一步步地亮出他的利爪。

    可显然,他高估了自己伪装的本领,也低估了她对于起初的惦念。

    那样温暖如风,像棉花糖一样卷着她在心里宠的陈青云,不可能会是他。

    他想给她的爱,是曼珠沙华层层相覆,尽可能的蚕食所有。

    陈青云突倪地笑了起来,眼里多是落寞之意。

    那个声音跟他说:“伪装得再像,她爱的,始终是我!”

    这句话,像针扎一样,在他的心里密集地扎了好多孔洞!

    那种逐渐蔓延的疼,让他原本恍惚的眼眸逐渐清明起来!

    他怔怔地望着她,略显艰难道:“如果我真的变了呢?”

    “不再像最初那样仁善温暖,而是尖锐狠戾,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不要?

    心慧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听到青云这样说的时候,心里蓦然一痛。

    可痛过,看到有几分执拗的青云,她的眸光渐渐黯淡下去。

    “怎么会不要不过若你真的变成得非不分,我应该会很失望的。”

    “只是失望吗?”

    陈青云的眼眸里,渐渐有了亮眼的色彩。

    可这时,心慧却凝视着他,认真道:“如果你真的变了,我想,我会把最初的青云找回来。”

    陈青云感觉脑袋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重重地锤了下来。

    他瞪大的眼眸凸起,惊颤地盯着她瞧。

    可她只是静静地望着他,直到那清亮的眼眸一点一点地被薄雾盖住,生出了许多他看不懂的情绪。

    这一刻他感觉心脏被人紧紧捏住,疼得他面色骤变,眸光瞬间惨然而狼狈。

    他慌乱地收回视线,低垂着头,难捱地出声道:“不用找了。”

    “我没有变。”

    “我只是想摒除身边的一切危机,不想再让你受伤了。”

    心慧觉得现在的青云,像是别扭的孩子。

    仿佛藏了一个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一个人用掩耳盗铃的方式掩饰着。

    她感觉心里沉甸甸的,直觉青云的改变跟她有关。

    可变成了什么样子呢?

    看着还想继续伪装的他,她却忽然有些害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