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四章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陈青云听闻异动,抬首时,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冷厉地带过一阵风,飞掠而去。

    他下意识皱了皱眉,抿着的红唇也收敛了笑意。

    心慧察觉青云的气息冷冽了许多,当即询问道:“怎么了?”

    陈青云闻言,转头看向心慧!

    他下意识轻轻勾起了嘴角,宽慰道:“听见武僧的声音,似乎在追什么人!”

    “但愿不是为了我们来的!”

    不然影响了他抄佛经的进度,少不得要较量一番。

    “噗”

    心慧伸手刮了刮青云挺拔的鼻梁,当即好笑道:“卓一帆伤成那样,怎么也要修养几个月。”

    “就算是监视,应该也只是卓唯的人。”

    “不怕,他们的胆子再大,当初南山寺都不敢闯,更何况是护国寺!”

    青云不喜欢从心慧的嘴里听到卓唯的名字!

    他幽怨地瞪视着她,十分别扭道:“别把杀手的名字记得这么清楚,不然我会觉得,你在我的枕侧亮了一把锋利的刀。”

    这话说得,有几分冷厉。

    心慧闻言,顿了一下,愕然地看着青云。

    直到青云的眼眸微闪,有些不自在地撇开头去。

    她这才喃喃自语道:“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没有!”

    某人此地无银三百两地狡辩,不过那脸色却黑了又黑,十分不快。

    心慧见了,当即“咯咯”地笑了起来!

    她伸手搂住他的腰,贪念他的温柔,取笑他的无理取闹。

    更畅快于听到他蹩脚的说辞!

    某人享受到这等温香软玉的投怀送抱,那心头的怨气,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嘴角也下意识弯起,笑得甚似满足。

    正月二十八的晚上,高鸿去见了官复原职的张金辰。

    元宵节的时候,张金辰还意气风发,暗暗部署。

    可自从正月十八对陈青云出手,直到如今不过十日的光景,张金辰却显得忧心忡忡,意志消沉。

    高鸿的来意很清楚,陆氏已经去护国寺了,准备小住三天,二月初一还愿以后,回城正是下手的机会。

    “这件事你做得干净一点,若是叫人拿住了把柄,你也不用过来回话。”

    高鸿眼眸微动,颔首道:“确实引了一伙人来,不过接头的人已经死了。”

    张金辰略显疲倦地挥了挥手,他已经不相信什么天衣无缝了。

    自从慧娴皇宫棺椁失窃,到现在他一个晚上的都没有睡好。

    每天闭上眼睛,都会出现卓一帆那凌厉阴狠的瞪视,仿佛一阵血腥味扑来,吓得他头皮发麻,明明都已经困得撑不住,可那心悸的感觉,却一**涌来。

    “你做得干净一点,襄王没有册封为太子,我们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行百里者半九十,决不能在这个关头叫人捉住了把柄。”

    高鸿闻言,点了点头。

    之前确实有放过陆氏的意思。

    不过因为慧娴皇后棺椁失窃,他遭贬,本就是无妄之灾。

    但愿陆氏的死,能让他官复原职。

    明珠郡主原本是想来照顾心慧的。

    结果陈青云几乎事事都不愿假手于人,那两人在一块,旁人连句话都插不进去。

    明珠郡主吃了几天的冷风,索性丢开手,带着龚嬷嬷和采薇采荷在护国寺游玩起来。

    护国寺建寺已经有千年之久,悠悠岁月,沉淀了一处又一处的景致和佛殿。

    就连那高高的南面佛塔,向来也是香客必临之地。

    而北面佛堂,则供奉了佛经,除了寺里的高僧,一般人禁止入内。

    龚嬷嬷年轻时也没少爬这九层佛塔,如今年迈,爬不动了,嘱咐采薇采荷照顾好明珠郡主,她在底下小憩等着。

    采薇采荷十二岁就来了明珠郡主的身边,如今已经有十八了。

    明珠郡主正想着给她们安排婚事,得见那佛塔层层都有一些喜好游玩的学子,当即便打趣道:“龚嬷嬷不来甚好,你们两个人多瞅瞅,可有那入眼的俊朗小公子。”

    “你们跟在我身边这么久,还是能嫁个有功名的人。”

    采薇采荷是宫女出身,自幼言谈举止都是经过精心调教的,跟着明珠郡主在定南府待了那么久,性子也从拘谨变得豁达,行事干练,确实比一般闺阁小姐要强上许多。

    若不是身份低了些,知府都是配得上的。

    采薇采荷也知道,年满十八,若再不找婆家,便有些晚了。

    明珠郡主这几年性子和软,对她们也不苛刻,不过说到挑选婆家,只怕也会在王府的管事当中寻。

    或者郡主手底下那些管事,这层层佛塔之上,哪一个看着都是风华正茂的大好儿郎,有些一眼便可知非富即贵。

    采薇采荷对视一眼,哑然失笑。

    她们可不敢放肆,在这里挑选适龄的婚配公子。

    “郡主,许多适龄公子,婚事早就定下了。”

    “咱们往上爬一爬,登高望远,收揽景致才是。”

    采薇微微红了脸,郡主给她们脸,她们可不敢真当自己是回事。

    “奴婢跟采薇就算了,郡主也要替自己多看看。”

    “那一日奴婢送小公子去王府,还听王妃跟世子妃商议着,在花朝节给郡主安排一场选夫宴呢!”

    采荷偷着笑了笑,现在距离花朝节可没有多少日子了。

    明珠郡主闻言,蹙起了眉头。

    她之前就说不再成亲的,怎么母妃和大嫂还不死心?

    不过她眼眸微微转了转,准备到时候去庄子上小住几月。

    “走吧,爬到最顶层,好好俯览护国寺的大好风光。”

    明珠郡主清冷道,事实上,她已经没有什么兴趣看风景了。

    她都二十七了,再等个七八年,竟儿都可以成亲了。

    她疯了才会想着要嫁人。

    佛塔很高,能爬上顶层来的,多数是年轻的男子。

    因此,矜贵冷艳的明珠郡主和妍丽动人的采薇采荷出现的时候,引起了好些男子的侧眸。

    往下俯览的围栏已经被三三两两的男子占了,明珠郡主微微蹙起眉头,好不容易爬上来,她还在喘气呢,若是不能好好俯览一番,岂不是有些憋闷。

    “郡主?”

    柳成元抄佛经抄得有些闷了,一个人爬上来透透气。

    佛塔顶层突然来了几名女子,身边的人都是细微的嘀咕声。

    柳成元下意识回头一看,谁知道竟然是明珠郡主。

    他有些愕然,不过转而又明白过来。

    明珠郡主是来照顾弟妹的,现在青云伤势好转,只怕是得空出来游玩一番。

    “柳先生也在?”

    看到熟人,明珠郡主的眉头当即舒展开来。

    抬步就走向柳成元的身边。

    柳成元身边原本站着两位男子,听闻柳成元惊呼郡主,连忙拱手行礼,给明珠郡主留出空旷的位置来。

    京城里,尊得上郡主的,也不过是独独一位,贤王之女,明珠郡主。

    而这位郡主,还是和离妇。

    柳成元微微侧身,与明珠郡主相隔三尺的距离,原本淡然的面容也闪现一丝局促。

    玉衡,珍明都不在,他一个男子与明珠郡主站在一处,总感觉周围的目光格外地古怪。

    明珠郡主原本只想上来看看风景的,不过见周围三三两两的男子时不时打量着她和柳成元,而柳成元也有些回避之意。

    她眼眸微闪,当即戏谑道:“才几日不见,柳先生到挺生疏的。”

    周围的那些男子顿时眼眸一亮,玩味的眸光当即便落在了柳成元的身上。

    柳成元的白皙的面容泛起了红晕,那一闪一闪的眼眸急于辩解,奈何那唇瓣动了动,竟然半天都没有吐出一个字。

    “呵呵,真是有趣!”

    明珠郡主看着柳成元那傻乎乎的样子,愉悦地笑了起来。

    怪不得心慧那么喜欢逗青云,男子清纯稚嫩,脸红起来的时候,可真是诱人啊!

    她摇头失笑,转头认真地看着护国寺周围的风光,不再柳成元。

    采薇采荷憋了笑,认真地陪在一边,视线放远。

    周围的那些男子不敢放肆,一个个暗中窥探几眼以后,便收敛心思,或走或留,不一会,佛塔的顶层便稀疏许多。

    柳成元走到围栏的另一边,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明珠郡主没有恶意,只不过是见他局促,起了几分捉弄的心思。

    不过被那么多人看着他还真有几分窘迫又无奈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