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三章最爱你的偏执
    陈青云的眼底闪过一丝暗色,不过很快被他掩藏起来!

    他嘴角轻勾,握紧手里的佛珠道:“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心慧回神,望着他拿着的佛珠,笑了笑道:“总是觉得它不一样了!”

    “是不一样了!”

    “不过也许这就是它本来的样子呢?”

    “最开始拿到它的人,也许看到的,也和后来的不一样!”

    青云意有所指!

    卓一帆以为这个是续命的佛珠!

    可谁知道,原来不过是锁魂的佛珠!

    让原本病入膏肓的人看起来,和正常人无二。

    可命数到了,该走的,还是走了!

    心慧微微愕然,她抬头,认真地打量着青云,猜测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陈青云闻言,摇了摇头!

    “只是从圆善大师那里知道,当初求到这串佛珠的人,不是皇上!”

    “是卓一帆!”

    “可慧娴皇后跟卓一帆有如此深的渊源,可知道的人,却寥寥无几!”

    “就连算计那么深的张金辰,似乎都一无所知!”

    “而皇上更甚!”

    “这简直就像是一道谜题,除了已逝的慧娴皇后和现在视我们为死敌的卓一帆,无人能解!”

    心慧明白青云的意思!

    不过她对这个的兴趣不大!

    就像她和青云的感情,由始至终,她也不希望将来有人追根究底去刨白!

    比如她是怎么爱上青云的?

    比如,青云是怎么娶到她的?

    “如果我是卓一帆,得知慧娴皇后可能不会爱我,或者不能跟我在一起,那么爱她便会成为永远的秘密!”

    “有些人,偏执得可怕!”

    “如果爱了,便一定要得到,得不到宁可同归于尽。”

    “可有些人,心狠得可怜!”

    “连唯一救赎的机会,都不肯给自己!”

    “卓一帆没有跟慧娴皇后有任何让人诟病的地方,那证明他在鼎盛之年,是十分能够克制自己的人。”

    “这样的人,像是暗夜里伺机而动的毒蛇,你听不到它发出的一丝异动,可是它却会让你瞬间没命!”

    陈青云低头想了想,觉得心慧说得很对!

    卓一帆确实像对自己心狠的人!

    不像那种病态的偏执!

    反而是他,好像真的有,得不到就同归于尽的想法。

    陈青云的眉头抽了抽,觉得这几天的佛经都白抄了。

    他将佛珠塞会心慧的手里,然后叹气道:“我发现自己就是你说的那种,很偏执的人!”

    “你怕不怕,我会对你很坏!”

    “坏到到哪里都会带着你!”

    心慧娇嗔地瞪了青云一眼,然后带上佛珠,轻靠入他的怀里道:“那就带着我啊!”

    “我就喜欢你这种偏执,很强很强的占有欲,不过你不会伤害我的。”

    青云失笑,揽着她的腰身,温柔地追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不会伤害你?”

    “偏执的人,有时候连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

    心慧闻言,伸手揽住他的腰。

    自从他练武以后,那腰上的小肉肉越来越难摸到了。

    “我觉得卓一帆够偏执的,可他的偏执是对自己狠!”

    “不要命,很疯狂的那种狠!”

    “可当年他如果舍得伤害慧娴皇后,说不定那一日你劫走的,便只是衣冠冢!”

    “可他爱到连尸骨都不容他人亵渎,当初却用心狠蒙蔽住所有人的眼睛。”

    “也许这其中还包括了慧娴皇后!”

    “卓一帆是典型的病态人,他的自我意识很强,主观判断旁人根本无法左右,所以他注定是悲剧的。”

    “就算在外人的眼中,他很厉害,无人敢挑衅,可在他的心里,他永远都是病态的,因为可以救赎他的那个人,被他亲手作死了。”

    陈青云闻言,沉默着,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他相信心慧的判断,只不过,他突然有些害怕,害怕自己会有失控的一天。

    心慧见他的情绪忽然低落下来,心思微动,当即又道。

    “我说一个故事给你听啊,话说一对相爱的人晚上睡在一起,女子对男子说,尚未成亲之前,你不能碰我,否则你就是禽兽,我不会与你成亲的。”

    “结果一夜平安无事,第二日女子对男子说,没有想到,你竟然连禽兽都不如!”

    “男子顿时就呆了,满眸愕然,连反驳的话都找不到。”

    “哈哈哈哈,那你猜一猜,后来他们成亲了没有?”

    心慧可劲地乐,因为他看到青云黑了脸!

    这几日他时常挨着她,就在矮榻上睡!

    他自个品味出几分禽兽不如的意境来,不过她可真的没有讽刺他的意思!

    一来这里是佛门净地,二来她身体也病恹恹的不见好,三来嘛,他自个还伤着呢!

    心慧越想越好笑,最后乐不可支地倒在了青云的怀里!

    青云抚摸着她的长发,眼眸里一片柔光,嘴角也下意识翘起。

    她对他,一点防备都没有!

    甚至于,还像他曾经渴望的那样逗他!

    这样欢乐的日子,最是他想要得到的!

    如今得到了,滋味比想象的更加美好,让他无比眷恋!

    他低着头,嗅着她的发香,微微用力的紧箍着她的腰身,品味着这一刻的满足!

    心慧笑了好一会,这才捂着肚子,看向青云柔和的面容道:“若是一个人,追随着你的脚步,爱你到了碧落黄泉都屹然相随,那你偏不偏执,又有什么关系呢?”

    “说不定,她最爱的,便是你的偏执!”

    “因为偏执,所以永远都不会丢下她!”

    陈青云回望着她的眼眸,那一双动人的眸子,笑意盈盈,熠熠生辉!

    耀眼的璀璨光芒,足以照亮他内心的阴暗!

    他忽然有一种,不再自我焦灼的轻松感!

    浑身的上下透着舒畅的愉悦!

    诚如她所期盼的,永远不丢下的爱,才是她追寻的永恒。

    那么或许他也就没有那么偏执了!

    因为舍不得!

    当一个女人不论生死都愿意跟着他,他又怎么能,亲手断了她的生路!

    他觉得那个他的所作所为,也不是那么不能理解了!

    眼眸含着星光,嘴角噙着笑容!

    他低下头,含住她的唇瓣,辗转缠绵,极致温柔!

    蛊惑她的气息,来至他魂魄深处的渴望!

    她不知不觉被感染,双手慢慢地上抬,然后插入他的发间!

    他柔软的墨发在她的手中扬起,散落,质地犹如丝绸,莫名让她心颤!

    她仰着天鹅般的玉颈,尽可能承受他所有的情意!

    他们心有灵犀,他们心心相印,他们甚至于连魂魄都仿若重叠,融为一体!

    这样美妙的体验,这种心与心之间的微妙感应,都让他们二人浑然忘我,缠绵悱恻地深吻起来

    支开的窗户,透进来碎金的光芒!

    稀稀落落,璀璨耀眼。

    可比那光更加耀眼的,是那难舍难分,情难自控的两人。

    高高的佛塔上,矗立着一道如苍鹰般冷厉的身影。

    他眯乜着眼睛,将视线聚焦在那情意绵绵的两人身上。

    男子身姿挺拔,面容俊美,微眯的眼睛看起来极其陶醉。

    女子长发披散,面容白皙,如蝶翼般的睫毛轻颤着,忘我地沉迷。

    他们相拥着,那抱着对方的手,不知不觉都在对方的身体上流连忘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终于舍得放开彼此了。

    那相视而笑的眸光里,仿佛经历了一切美好!

    卓唯觉得,那样的美好突然刺伤了他的眼睛!

    感觉眼睛跳痛着,渐渐晕开了一层血色!

    这世间,真的有一种爱情,美好得想让人亲手毁掉!

    他握着利剑的手越来越紧,身体也僵硬得厉害!

    从不会暴露气息的自己,竟然被几个武僧发现了端倪!

    远处呵斥惊声而起,卓唯冷冷一笑,姿态犹如雄鹰一般,飞掠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