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抄写佛经
    萧凤天接到陈青云送来的信,懵了一下。

    不过看下去,得知是圆善大师吩咐的,当即便吩咐亲卫去将跟他回京述职的将军们招来。

    京城里的武将不少,认识字的也不少,不过平时偶尔写封信都是请人代笔。

    因为字迹实在是不堪入目。

    武将习惯于练剑,并不习惯于练字。

    因此听到萧凤天吩咐要抄写佛经的时候,一个个面容涨成了猪肝色。

    “少将军,这抄写佛经这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咱们这些大老粗,平时能多认识几个字就算不错的了!”

    虎威将军赵得荣皱着一张脸道,这个任务,比他带五千精兵火烧敌军粮草还难啊!

    “是啊,少将军,要不找人代笔吧!”

    “您要是不好意思出面,我们去找啊!”

    左锋将军章之贵附和道,他们不是不愿意,只不过一个个的字写出来奇丑无比!

    有些亵渎佛经的庄严神圣。

    萧凤天皱着眉头,面色阴沉难看。

    青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必须是杀伐果决,常年染血的人才行。

    除了这些武将,他到哪里去找常年染血的家伙来抄?

    更何况,这个要他们亲自抄才行,旁人抄的根本不行。

    “这是军令,必须是你们亲自抄,一人抄一份《地藏经》十天之内给我送来。”

    “如果胆敢找人代写,一经发现,自己去领一百军棍!”

    “延期不交的,也罚一百军棍!”

    萧凤天冷厉地扫视一圈,一个个当即苦着一张脸,不敢放肆地低下头去!

    等到出了将军府时,一个个憋屈得只想骂娘。

    可骂娘也得抄啊,而且还必须尽快,虔诚,认真地抄!

    对此,众位将军表示:艹!

    萧庭江最近在皇上监督下,成天四处去找寻慧娴皇后的棺椁。

    皇上明显已经忍到极致,这几天群臣上朝都是提心吊胆。

    若不是春闱,只怕皇上都要血洗一番了。

    萧庭江忙得焦头烂额,偏偏这个时候,儿子送了一份《地藏经》过来。

    “为父哪有时间看啊?”

    萧庭江瞥了一眼,扔到一边去。

    萧凤天的嘴角抽了抽,当即道:“不是给您看的!”

    萧庭江的眉峰一皱,当即无语道:“不是给我看的,那你拿过来干什么?”

    萧凤天默了片刻,认真道:“给您抄的!”

    “什么?”

    萧庭江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这个时候,萧凤天无比清晰地再重复一遍道:“给您抄的!”

    “呃?”

    “什么意思,为父不明白?”

    萧庭江自认为跟儿子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毕竟萧凤天从小就是他一手带大的。

    父子情深,早已根深蒂固!

    可现在,他严重怀疑他们父子感情!

    因为他对于儿子让他抄佛经这件事,表示一头雾水!

    萧凤天没有多说,而是把陈青云让余江带回来的信递给父亲看!

    萧庭江看了以后,嘴角抽了抽,眼眸一翻白,当即袖子一挥,认真道:“为父给你找十个将军!”

    萧凤天认真地看着他爹,半响后,幽幽道:“儿子已经找了!”

    萧庭江闻言,抿了抿唇,略带几分不甘心地道:“那为父给你找十个喜欢下黑手的暗卫!”

    萧凤天闻言,眼眸微闪,红唇轻启道:“儿子已经找了!”

    “那护卫!”

    “儿子也已经找了!”

    “一定要为父?”

    “爹杀的人,无人能数得清楚!”

    萧凤天从容道,不过看他爹的眸光,有点凉!

    萧庭江悻悻地摸了摸鼻子,拉下脸来,皱着眉头道:“抄写佛经而已,不用这么认真吧!”

    萧凤天闻言,眸色一冷!

    他上前一步,从他爹的手里抽回信纸,然后转身道:“我去给娘看!”

    那步伐刚走两步,只他爹在身后轻咳两声!

    “咳咳!”

    “行了,为父抄!”

    萧凤天握着信纸继续往前走,不过嘴角却微微扬了起来!

    他也是要抄的,圆善大师不会无缘无故让常年染血的人抄佛经!

    其中的缘故,他这种不懂佛性的人,都能窥探一二!

    所以,自然是抄的人越多越好!

    而且要认真虔诚!

    萧凤天的眉头微微皱起,心想等会传令下去,如果有敷衍的,先打二十军棍!

    晴空的下晚,夕阳显得格外诱人。

    红霞遍布,染红抬眸所见的那一片天空。

    凉风徐徐,绿芽姿展,临近二月,春风的气息,也渐渐浓了起来!

    卓唯站在院子里,听闻属下的回禀,眉头一点一点地蹙起来。

    “陈青云身边的暗卫现身抄佛经?”

    “还带信给萧凤天找将军抄佛经?”

    “是什么佛经?”

    一旁打探而来的下属闻言,当即躬身回禀道:“都是《地藏经》。”

    “《地藏经》?”

    “那这些人可都有什么共同的点?”

    卓唯细细地思量起来,那下属也默了片刻!

    “回禀主子,护卫,暗卫,将军,若说有共同点,似乎只有一点,那便是常年杀人,刀口染血!”

    那下属说完,卓唯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

    确实只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常年杀人,刀口染血。

    如此说来,她确实病重!

    否则这等无稽之谈,以陈青云的心性,又怎么会肯信?

    《地藏经》,呵呵,真有意思!

    卓唯摊开自己的手心,粗茧遍布,手指的骨节因为常年练功而变了形,丑陋粗大,看上去像是比那码头的搬工的手都要粗粝几分。

    这样的手,如何握笔?

    弑杀的人,懂得《地藏经》的含义又如何?

    圆善那老和尚,到是挺会忽悠人的。

    外面如何,陈青云并没有去管。

    他安安心心地陪着心慧养病,也兢兢业业地抄写着佛经!

    心慧安然睡下时,他便陪着在矮榻上小憩一会!

    大部分时间,都是心慧昏昏沉沉地做梦,而青云则守着她抄经书。

    也不知道是不是寺庙中,驱邪的力量强盛些。

    在护国寺第三日的时候,心慧已经勉强能下床了。

    她依旧感觉身体不太舒服,睡着的时间依旧比醒着的时间长,然而唯一好转的,便是她的身体不再汗津津的,每次睡醒的时候,除了有些潮,其余的都还好。

    柳成元,谢明坤,张华也跟着来了护国寺,看见陈青云抄写佛经时,自然也虔诚地各自闭门抄写,以尽绵薄之力。

    心慧能下床的时,大半的时间都蜗在临窗的矮榻上,看着青云,行云流水地抄写佛经。

    他一边抄,她在一旁默念。

    记忆深处的那些经书,一字一句,谆谆而出,让她的心境,温和而仁善。

    有时候她无趣时,也会把玩着自己带着的佛珠。

    也许是她病了,看着什么都不是很精神的样子。

    连佛珠的光泽,都黯淡几分。

    陈青云小憩时,抬首就看到她专注地摸索者佛珠上的经文,好似那些高僧参禅顿悟,有些怡然自得的样子。

    她的身体稍稍好些,面容依旧苍白消瘦,不过眼眸却有了亮眼的光,就连唇色都娇艳了几分,不似之前那般裂口,看了让人揪心!

    因为时常卧在床榻,她那乌黑的发丝并未盘起,反而随意散开。

    几缕发丝随着清风拂过她的面容,映着她白皙的脸庞如上好的羊脂玉一般,让他握笔的手指动了动,有了一些旖旎的念头。

    陈青云搁下笔,慢慢地走到她的面前,伸手拿过她的佛珠!

    早在前几日,他便发现这佛珠的色泽不对了。

    黯淡无光!

    圆善那个和尚说过,这是锁魂珠!

    或许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慧娴皇后明明中了毒,却没有人发现异样。

    如果不是他盗出了慧娴皇后的尸骨,也许这些秘密,会永远埋藏在地底下。

    可现在这个秘密见光了,因为他,可卓一帆未必会感谢!

    卓一帆宁可烧伤自己,也要去捡回那些尸骨!

    那么,他决不允许有人亵渎慧娴皇后的尸骨以后,还能好好地活着!

    陈青云有时候觉得命运真是可笑!

    前世他由始至终,都没有跟卓一帆对峙过!

    更别提像如今这样,成了死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