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娘子,我爱你
    陈青云薄薄的红唇讥讽着,根本不肯相信这件事!

    圆善大师见状,也不恼。

    他烫了茶杯,泡了一壶上好的六安瓜片。

    小炉子里的火很旺,如同陈青云焦灼的内心,滋滋地发出声响。

    圆善大师端了茶递给陈青云,然后坐在临窗矮榻上。

    “陈施主若不是别无他法,也不会带陈夫人上护国寺了。”

    “可现在,老衲也是无能为力的。”

    “嗤!”陈青云冷笑!

    他根本不信,圆善给他的感觉,好像什么都尽在掌握!

    那似笑非笑的眉眼,从他踏入这里,便一直没有变过!

    习惯于掌控全局,言语却多加试探,眸光看似坦然,实则隐晦。

    “眼前若只能看到黑,便不可能走出一条明道来。”

    “大师的意思是,二十五年前那杀星放下的屠刀,如今锁魂珠无效,所以我要重新握起来?”

    “噗”

    “咳咳”

    圆善大师冷不防被陈青云的谬论给吓得被茶水烫到了嘴巴,当即又喷又咳,哪里还有半点高僧的模样。

    他抿了抿唇,疼得眉头一抽一抽的。

    “杀念起,万恶生。”

    “多行不义必自毙,施主何必心存恶念!”

    陈青云盯着圆善大师,嘴角轻启,冷傲不羁道:“她若有事!”

    “天下人与我何干?”

    圆善大师觉得,眼前这人的心肝早就被染黑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救。

    “施主想救她?”

    “可施主的所作所为,日后还会伤她,甚至于比今日更甚?”

    “那杀星曾放下屠刀,不过因为陈施主所作所为,只怕又会再握屠刀。”

    “这些孽债,都会应在陈夫人的身上。”

    “如此,陈施主还要一意孤行吗?”

    陈青云将放凉的茶水一饮而下,甘甜,微苦,发涩,回味却是浓香。

    他隐约明白了圆善大师的意思!

    不过他觉得自己做不到。

    “卓一帆如今视我为死敌,想要打消他报复的念头,无望。”

    圆善大师眼眸微闪,抬首打量着陈青云冷肃的面孔,当即含笑道:“陈施主确实办不到!”

    “不过有一个人可以!”

    “谁?”

    “陈夫人!”

    “不可能,内人差点死在卓一帆的手里,我绝不可能再让卓一帆有机会伤害她。”

    陈青云毫不迟疑地回道,他绝不可能让心慧去冒险。

    圆善大师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精光,当即好笑道:“若是陈夫人自己愿意呢?”

    “绝不可能!”

    陈青云否定道,一定不可能。

    “若是陈夫人愿意去办这件事,陈施主不可阻拦!”

    陈青云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他阴翳地扫视着圆善大师和善的面容,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心慧怎么会愿意去接近卓一帆?

    这绝无可能!

    “这是大师的条件?”

    陈青云问道,他必须要弄清楚,圆善大师的目的。

    可圆善大师却高深莫测地笑了笑道:“是也不是!”

    “老衲救不了陈夫人,却愿意为陈施主指条明路!”

    “但陈施主若是中途反悔,不过也是治病不去根,时有反复而已!”

    陈青云微眯着眼眸,心里一凛,终于发现圆善大师的目的。

    他是想借着心慧的病,把卓一帆的报复心给打消了。

    可这怎么可能呢?

    他实在是难以理解其中的奥妙!

    “只要能救我的妻子,青云全听大师吩咐。”

    圆善大师闻言,手指微动,当即含笑道:“陈夫人的病皆因孽果所致,只要陈施主能够求得十位杀伐果决,常年染血之人所抄写的《地藏经》,陈施主所抄写的《地藏经》《大悲咒》《金刚经心经》,便可消去陈夫人所承受的孽果。”

    “这只是第一步,减轻陈夫人所承受的痛苦。”

    “至于第二步,到时候陈公子让陈夫人亲自过来,老衲会亲自为她解惑。”

    陈青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可是圆善老和尚明显有话要亲自对心慧说。

    他皱了皱眉,最后也只得抱着三本经书离开。

    陈青云回来的时候,让余江回去给萧凤天送信。

    萧凤天手底下的大将多,那一个都是常年染血的人物。

    为了保险起见,连陈挚,陈擎,陈揫,陈搴都被迫现身成了护卫,一个个,僵硬地握着毛笔,开始抄写经书。

    心慧后半夜醒来的时候,只见厢房里亮着微弱的灯。

    而陈青云披了一件厚实的披风,正在灯影下慢慢地抒写着什么?

    眼前的背影,渐渐地和记忆里的背影重叠。

    心慧感觉眼角酸酸的,凉凉的,竟然是一滴眼泪不知道何时已经滑下。

    “青云!”

    心慧轻喊一声,撑着身体,想要起来。

    刚刚睡醒的身体显得很无力,上半身紧贴的寝衣都湿透了,唇瓣更是干裂得厉害。

    陈青云听到她的声音,连忙回头。

    “你醒了?”

    他上前慢慢地将她扶起来,房间里的光线很暗,她根本看不到他眼底的乌青。

    她半靠在他的身上,可却感觉到他的身体冰冷又僵硬。

    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起来活动过了,她眼眸一暗,心里免不了有些钝钝的疼痛。

    “抄什么呢?”

    “都没有回房去歇息?”

    陈青云伸手去触碰她的发丝,发现她发根底下都湿了。

    前襟和后背也是如此。

    他深色的眼眸闪过一丝疼惜,当即出声道:“圆善大师说你会没事的,让我抄抄佛经静心。”

    “这边没有小厨房,没有热水,我先帮你把衣服换下来。”

    心慧颔首,伸手去解自己的腰间的带子。

    她穿了单薄的丝绸寝衣,里面连兜兜都没有。

    前两日惊悸得厉害,一点束缚都让她很不舒服。

    衣衫的带子解开,她乖乖地坐起来,然后任由他给她换衣衫。

    灯下的肌肤,莹莹如玉,不小心触摸上去时,滑腻温热,叫人忍不住想要流连。

    陈青云的眸光暗了又暗,那手下意识顿住,整个人像是被点了穴一样,在一瞬间,傻站着不动。

    “呵呵!”

    “你想摸?”

    心慧轻笑,这些日子不曾亲热,别说是他,就是她也有几分念想。

    陈青云的手抖了抖,面色一窘,连忙帮她把干净的寝衣穿上。

    不过系腰间带子的时候,手滑,系了几次才系好!

    心慧低头忍笑,温热的气息就洒在陈青云的颈窝!

    陈青云感觉心里痒痒的,像是求而不得,又像是被撩如火。

    总有几分想要,还回去给她的心思!

    他系好以后,微微抬首,有些渴望的红唇就贴了过去!

    静静地贴着,不敢动,因为她的唇瓣上有伤!

    那心疼的怜惜让心慧的心窝一软,感觉有些酸酸涨涨的,让她难以自持。

    她必须得承认,当她的青云闭上眼睛,沉醉一吻时,往往最是蛊惑她的时候,让她根本没有抵挡的能力!

    他浓密的睫毛轻颤着,像是蝴蝶的羽翼轻轻划过她的心脏,那种被电流击中的感觉,酥酥麻麻的,瞬间从脚指头窜到头顶,让她整个人微微轻颤着,下意识伸手去拥抱他。

    当初一个稚嫩清冽的吻,便让她迷了神智。

    心慧闭上眼睛的时候,感觉她的心跟青云心,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那种来之心灵的爱欲,让她忍不住想要给他更多。

    同意的是吻,不过后者更深一点而已。

    “娘子,我爱你!”

    陈青云尝到了一丝血腥味,淡淡的,却留在唇齿之间!

    他忽然感觉自己的魂魄像是在接受洗涤,让他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眼里,心里,再无半点邪恶之念。

    心慧拥着她,温热的气息就散在他的唇瓣上,她舔舐着他的唇瓣,嘴角噙着一丝满足的笑意。

    “这样就很好了,我以为自己会死的时候,唯一祈求的,便是现在这般,紧紧的依偎着你!”

    “青云,这样就很好了!”

    “还能靠着你,感受你的呼吸,听闻你的爱语,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这世间的感情,她说不准,到底什么样才叫圆满!

    可是她知道,当狠狠地失去过,再得到,再失去。

    好似那颗心经历千般磨难,对于趋于完美的幸福,已经不是那么渴望了。

    陈青云知道,是这些磨难让她放低了姿态,只要觉得两个人能靠在一起,便已经十分感恩。

    可这不是他想给她的幸福!

    他眼眸有湿意,害怕被她看见,只得埋入她的颈窝,艰难道:“可是对我来说,还是不够!”

    “你相信我,我们会越来越好的。”

    “相信我!”

    话到最后,他的声音渐渐小去。

    像是在哽咽,又像是在压抑,无言地透出一丝酸楚,让心慧原本积蓄在眼眶里的泪水,突然滚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