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章她大限已到
    “傻瓜,你看看我!”

    “看看我的眼睛,如果佛像你画不出来的话,你便画我吧!”

    “如果你心里的魔障,我能除,那佛像又有何难?”

    心慧紧握着青云的右手,她其实很自责。

    她的青云,就算有点小小的孤傲,清冷,狠辣,可那并不代表,他的心思恶毒。

    她见过很多很多的人,原本什么都是好的!

    可一旦有了心魔,便什么都不好了!

    看什么都是魔!

    陈青云忽然安静下来,他眸光灼灼地盯着她看,在她虚弱又坦然的微笑中,仿佛寻到了些什么?

    他闭上眼睛,慢慢回想着她的音容笑貌。

    眼帘里,她盈盈而笑,一双清透莹亮的眼眸,徐徐地望过来,遍布柔情!

    他仿佛看痴了去,竟然半响没有动!

    “呵呵!”

    心慧闷笑,挠了挠他的掌心。

    陈青云猛然惊醒,当即愕然道:“我刚刚,竟然入了迷!”

    是迷,不是魔!

    他惊喜愕然,而她亦浅浅而笑!

    “可见在你心里,我的音容笑貌已经根深蒂固了!”

    “谁也取代不了,你的心魔若是幻化不成我的样子,那便没有什么可怕的!”

    “我就在这里看着你画,你若是心烦,心乱,暴躁不安,那你便过来抱抱我,亲亲我!”

    心慧说完,自己也觉得甚是有趣!

    她望着青云,只觉得他可爱得紧!

    陈青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在她的额前印下一吻道!

    “你果真是我的福星!”

    话落,又抱了抱她,给她掖好被角,这才去桌上铺展宣纸。

    佛像么?

    悲天悯人,慈眉善目。

    上善若水,理应和气不显弱势,威严不显严厉,刚柔并济,智得慧满。

    陈青云闭了闭眼,他想,他或许知道该怎么画了。

    心慧的善,他的厉,其实,只要将自己摒除在外就行了!

    邪恶的,来自于黑暗的,见不得光的东西,又怎么能跟佛去相提并论!

    他勾勒出了轮廓,回首时,只见心慧已经睡着了。

    她面对着他的方向,嘴角微微勾起,眉眼柔和,好似临睡前,心里满是意犹未尽的愉悦。

    屋外的阳光散落进来,落在她恬静的睡颜上,那长而挺翘的睫毛弯起,在她的眼睑下落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像是一只刚刚破茧的蝴蝶,从黑暗迎向光明,让他的心蓦然一动。

    他的嘴角下意识勾起,下笔时,笔锋也不知不觉柔软了下来。

    很快,一副佛像图画完了。

    他凝视着佛像的眼睛,炯炯有神,漆黑清透,仿佛藏着千言万语,仿佛一语道尽。

    这世间万象,谁能真正堪破呢?

    他的心魔是妖邪,可世人的魔却是佛主呢!

    陈青云将画放在窗前晾干,他慢慢走到床边,伸手抚摸着心慧干裂的唇瓣!

    “我狠得过他,狠得过任何人!”

    “可我狠不过你,其实刚刚我真的想放弃了!”

    “谢谢你,娘子!”

    谢谢你让我再多陪陪你!

    陈青云的眉眼柔和下来,他执起她的手,放在他温热的脸颊上!

    就在刚刚那一刻,他忽然觉得,原来他也可以完整地掩盖那些轻易察觉的痕迹!

    他对她的爱,她并不怀疑!

    只要她不怀疑,那便足够了!

    陈青云带着画卷去见了住持远悲大师!

    远悲大师没有想到,短短不过一个时辰,陈青云竟然这么快就画好了!

    他接过画卷,并未打开,而是对着陈青云道:“请陈施主稍等,老衲前去回禀师叔!”

    陈青云颔首,静坐在远悲大师的禅房内。

    另外一边,圆善大师接过远悲大师的画卷,徐徐展开!

    只见画中的佛像,清透如墨的眼眸熠熠生辉,仿佛活了一般,正全神贯注,不急不缓地对视过来!

    那唇瓣微微上翘,似笑非笑的弧度,看着善意无限,又像玩味高深。

    身体浑圆,体态却美,笔锋柔和,意境深远。

    “确实不负”譞雲居士”的美名,不过美中不足,刻意为之。”

    远悲大师闻言,当即道:“那不知师叔可要见他?”

    圆善大师和善地笑了笑,高深莫测道:“自然是要见的。”

    远悲大师颔首,当即退了下去。

    不一会,有僧人领了陈青云穿过佛堂,在无为殿中见到了圆善大师。

    微胖的和尚,眼睛又圆又亮,眉毛是白色的,可面容看上去竟然如同壮年男子。

    那略厚的红唇笑起来,一团和气,让人看不到一丝高僧的架子。

    陈青云来的时候,圆善大师正在煮茶!

    大殿的门没有关,圆善大师听见脚步声以后,当即含笑道:“早就听闻譞雲居士字画一绝,不知茶艺如何?”

    陈青云上前帮忙煽火,跟个小道童一样。

    “茶艺不精,让大师见笑了!”

    “人,怎么能不懂品茶呢?”

    “品茶能让人静心,垂钓能让人忍耐,钻研诗画能让人自省。“

    “施主走的路,就像是一脚踏在流云上,冷不防像是跳得远了,实际上一直在原地踏步!”

    陈青云默不作声,皱起眉头想一想,他确实没有什么耐性,也很难静心。

    老和尚想说教?

    可他不是为了自己求见老和尚的!

    “大师的教诲,青云铭记于心!”

    “只是内人病重,还望大师指点一二。”

    圆善大师的眼眸微闪,看向陈青云,眼眸里闪过一丝戏谑道:“若老衲能为陈施主除去心魔,不过令夫人的病,却束手无策呢?”

    陈青云很不喜欢,这种试探性的对话!

    他眼眸里的寒光一闪,冷戾道:“若我内人缠绵病榻,心魔再猖獗都越不过我去?”

    “呵呵!”

    圆善大师捋着胡须笑了笑!

    “她的病皆因你而起!”

    “杀戮带来杀孽,孽债只有血偿!”

    “陈施主痛快的时候,可曾想过今日?”

    陈青云的眼眸忽闪,他回想了一下,并不觉得痛快过!

    只有见到她的时候,他才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大师,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好起来?”

    陈青云询问道,他什么都愿意做!

    圆善大师看着他眼眸中的戾气,当即轻笑道:“施主杀气太重,杀孽太深,施主若是肯就此远离她,那她这一身,都是安康无恙的。”

    陈青云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这个他做不到!

    “还有别的办法吗?”

    圆善大师早就知道,眼前的人根本不会这么快就妥协了。

    他沉凝了一会,然后出声道:“二十几五前有一位杀星,为了求续命佛珠,甘愿就此放下屠刀。”

    “施主可知,他是谁?”

    陈青云不知道老和尚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当今世上,杀戮能用屠刀来形容的。

    又跟佛珠有关,他只能想到一个人。

    “卓一帆?”

    陈青云试探道,可佛珠不是当今圣上求来的吗?

    圆善大师点了点头,随即道:“其实那一串佛珠,并非是续命佛珠?”

    陈青云又迷糊了,可这跟他要救心慧有什么关系呢?

    “大师通晓命里,有话不妨直说!”

    “但凡我能做到,绝不会推诿!”

    陈青云认真道,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心慧一直都在受苦!

    圆善大师见陈青云如此急切,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急躁的时候,施主的心是慌的。”

    “静不下心,也忍耐不了,毫无沉静自省之意。”

    “施主这样,日后还是要吃大亏的。”

    陈青云感觉一口闷气直冲喉咙,可他还是忍了下去!

    他微眯着眼眸,扫视着圆善大师的面容,见对方淡然有礼,眸光亲和,当即便道:“是青云逾越了,大师请继续说吧!”

    “那一串佛珠,其实是锁魂珠。”

    “只要佩戴的人有一口气在,那魂魄便不会离体。”

    “按道理,陈夫人佩戴了这串佛珠以后,无病无灾才是,可如今却缠绵病榻!”

    “这只能说明,她大限已到。”

    陈青云眼眸瞬间瞪视着圆善大师,他那深深的瞳孔里,顷刻间便覆上一层厚厚的寒气。

    他放下煽火的扇子,冷冷地站起来,往后退了退道。

    “大师,慎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