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你可会怨我?
    陈青云知道自己画不出来佛像图,他根本没有动笔。

    怕自己污了画纸,到时候想画也画不成了。

    他拿着纸笔去了清音阁,准备先看看心慧再说。

    颠簸了大半天,心慧气虚体弱地醒了过来。

    明珠郡主在一旁给她喂药,眼里满是心疼道:“本以为你嫁了青云以后,就能苦尽甘来了!”

    “谁知道这一波一折,总是不尽如人意!”

    心慧勉强笑了笑,那唇瓣干裂,起了好几道口子。

    她疼得收了笑容,只得轻声道:“确实是苦尽甘来了。”

    “至少现在别人叫我一声陈夫人,我便知晓是冠了他的姓。”

    “我虽然生点小病,不过还撑得住。”

    明珠郡主闻言,最不喜她这强颜欢笑的样子。

    “从前我听人家说,因果轮回,我起先不信,后来竟儿病了,我便也就信了。”

    “好多符水,知晓喝了也没有意义的,可实在是找不到办法了,死马也当活马医治了。”

    “这一次,明明是你被掳了,却也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

    “我有时候想了想,总觉得你遭了无妄之灾!”

    心慧斜斜地靠在大迎枕上,她身体虚的时候,说话都是带喘气的。

    身体不停地流汗,然后发热,反复如此,内里慢慢就焦灼难熬。

    屋外的阳光大底是很好的,那门外斜斜的一道身影,踌躇着,没有进来。

    她看得痴了,轻叹道:“哪里有什么无妄之灾,都是自己作的。”

    “那一日若不出门看酒楼,乖乖在家就不会出事了。”

    “可偏偏那一天,怎么都想出去。”

    “有时候不信命都没有办法,我就曾见过临时改道,最后却被山崩的石头给砸死的。”

    明珠郡主闻言,瞪了她一眼。

    她这性子,对自己伤痛,总是这样淡然。

    这几日昏昏沉沉时,还会喊疼,喊得嗓子都哑了,可见这病久不见好,她吃了多少苦楚。

    陈青云站在门外,有些责怪自己当时太鲁莽了。

    好似一出牢笼,便有几分雀跃无畏的心思。

    却忽略了,明德大师曾经给过的告诫。

    他握紧宣纸,从门外走了进来。

    抬首去看,她轻靠在床沿边,乌黑发丝垂下,脸颊消瘦,面容苍白。

    眼睑红肿,明明每日睡上那么久的时间,却像是日日失眠,夜不能寐一样。

    他握紧手里的宣纸,慢慢走过去道:“还是很疼吗?”

    心慧看向他,一只手还垂直地不能动,走路时,双脚也不是很灵敏。

    那深色的眼底遍布血丝,红唇干裂,面容憔悴无神,只怕这连着几日,晚上都睡不安稳。

    她轻轻摇了摇头,眸光略带留恋地落在他那深邃的眼眸上。

    “你的伤怎么样了,颠簸了大半天,怎么不多休息一会!”

    “你这样,一直不好,怎么照顾我?”

    陈青云将带来宣纸和画笔放下,坐到床边去,挨着心慧。

    明珠郡主端着碗,招呼一旁侍候的下人退下,让那两人好夫妻叙话。

    房间门“咯吱”一声关上了,屋里顿时暗了些。

    青云微微侧身,窗户那里透进来的阳光照耀在心慧苍白的面容上。

    她的肤色很不好看,黯淡无光,透着病态的倦容,红唇干裂,有几道口子清晰可见。

    陈青云的眼眸暗了暗,伸手去攥着她的手。

    “你每晚都睡不好,那些梦真的很恐怖吗?”

    心慧知道他担心,当即摇了摇头道:“不是很恐怖,只是生病了,身体虚弱。”

    “有些场面,明知道就是梦,可就是醒不过来!”

    陈青云看着心慧,她正温柔地望着他,握着他的手,目光带着流连。

    好像要认认真真地望着他这个人一样,这种感觉,让他有些不安。

    “当初明德大师跟我说,让我不要再造杀孽,否则就会应在你的身上。”

    “守陵的那些士兵“

    陈青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心慧捂住了嘴巴!

    她皱起眉头,不悦地瞪视着他,示意他不要说!

    “都是因为我,我知道的!”

    “我的青云,很善良,当初陈地的两个儿子,你都愿意收留。”

    “老天爷都是有眼睛的,报应也好,孽债也罢。”

    “只要死不了,受点苦楚没有什么!”

    那些血腥的场景,见得多了,她渐渐也麻木了。

    只是觉得,心里难受得紧,好像呼出的气息都不是自己的,像是一个魂魄飘在半空,怎么也落不到身体里去。

    “都怪我!”

    他自责道,心里有了一个结,想要解开,却拉得越来越紧。

    他觉得浑身都不自在,惦念着她,希望她好起来。

    可是那佛像图,他真的能画出来吗?

    画不出来,还要让她继续受苦?

    陈青云的眉头狠狠蹙起,握着她的手也下意识收紧,他微微低垂着头,有些难受地捱着,好像有什么奔腾的气息从脑海深处涌了出来。

    “快,让我出来,我能画!”

    “别再耽搁了,你没有看见心慧她有多难受吗?”

    “反正你以后也不能再造杀孽了,你跟我又有什么区别”

    那个让人厌恶的声音又出来了,陈青云半蹲着身体,他憋着话,不能说出来!

    可这样更痛苦,他用他的头去撞床板,“咚咚咚”

    清晰的声音让心慧变了脸色,她借助他的力道,想要爬起来。

    结果他根本一无所觉,全然沉浸在自己防御的思绪当中。

    “青云”

    “青云”

    心慧唤了两声,得不到任何回应。

    她的手撑在窗沿边,无力地颤抖着,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陈青云感觉脑袋爆头,心里狂躁恨不得摧毁眼前的一切!

    他突然站起身来,踉跄地往后退了退,满眸赤红,神情癫狂而痛苦。

    可就在这时,心慧被他那冷傲狠绝的眸光瞪视,心里一惊,那撑在床沿边的手一软,当即便在陈青云的面前跌落到了床下。

    “嘭”的一声,陈青云眼睁睁看着,她就跌到在了他的面前!

    那床板不高,可那声响,却足以让他惊醒!

    “心慧!”

    他低呼一声,心痛难挡,所有的不适和暴躁在一瞬间褪得干干净净!

    他连忙扶她到床上去,面色焦灼而自责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刚刚太难受,我只是走神了!”

    “对不起!”

    “心慧,对不起,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不管你的!”

    陈青云从未有过此刻,如此憎恨自己!

    他那眼眸清明的时候,里面除了歉意,便是心疼!

    仿佛刚刚赤红又阴冷的目光,全然只是心慧的错觉!

    心慧摇了摇头,并未责怪他!

    只不过她摔了一跤,感觉震动心脉!

    当即便咳嗽起来!

    “咳咳”

    陈青云连忙递了手帕过去,银白色的手帕,在咳嗽声里,很快带出了鲜红的血迹。

    陈青云看得眼眸欲裂,不敢置信地凝固着目光!

    他的手下意识抖了起来,喃喃自语道:“不,不会的!”

    “心慧,你不要吓我!”

    他捏紧手里的帕子,面色扭曲起来,带着几分愤恨不甘的痛苦!

    他不想走,他真的不想走!

    可为什么要给他这样艰难的选择?

    圆善老和尚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陈青云痛苦极了,他一把将心慧抱在怀里,语无伦次地道:“我不想离开你,我不能没有你!“

    “心慧,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成全他吗?”

    心慧根本没有听清楚,青云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过断断续续的,感觉他很害怕,害怕会失去她!

    她笑了笑,任由他去折腾!

    怎么就能分开呢?

    她不是还在他的怀里吗?

    难不成是因为她的病,像是苟延残喘,所以他害怕了,受惊了?

    她想着,干裂的唇瓣擦过他的颈窝,温柔地道:“别怕,不会有事的!”

    “不是说来见圆善大师吗?”

    “就算命数只到这里,怎么也要搏一搏的!”

    陈青云听不得她说这种话,伤感到仿佛下一刻就会生死离别!

    他望着她一双清亮的眼眸,痛苦万分,略带几分自嘲道:“我双手染血,画不出佛像图了!”

    “圆善大师或许有所察觉,命住持送了宣纸和画笔给我。”

    “心慧,是我做不到了,你可会怨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