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八章他的心里只住着妖魔
    张莹莹回到魏国公府,着实让好些人惊掉了下巴。

    之前还以为人死了呢。谁知道转眼又回来了。

    贺炯辉出面说是夫妻闹了气,魏国公送了些厚礼表示慰问,魏国公夫人心里虽然怀疑不满,但是在魏国公的示意下,也免了张莹莹的晨昏定省,还送了些布匹首饰。

    有魏国公夫妇带头,其他人的嘴到是堵了。

    不过对于贺炯辉而言,夜晚张莹莹轻哼撩人,让空别几日的他,有了些发狂的劲头。

    然而张莹莹往常对这夫妻情事十分敷衍,可今晚却让贺炯辉好一番折腾。

    接连四次以后,贺炯辉有些餍足,不想再动。

    可张莹莹却缠了上来,还是那一副轻哼,较软无力的样子。

    偏偏这个样子,最勾人。

    贺炯辉的手往下探了探,其间差别,自不必说。

    他有心盘问张莹莹被谁掳去,都经历了些什么?

    奈何一问张莹莹就知道哭,渐渐的,他也失去问的兴致!

    只想着,等她缓和过来再说。

    可晚上这般情景,又像是旷得久了,反倒不像是受什么委屈?

    他到是有心怀疑张莹莹已经不洁,不过心里一度不爽,说到底是不想承认,自己的妻子被人睡过而已!

    张莹莹也知道,如果贺炯辉知道她已经被十几个男人那估计会休妻。

    和离她到不怕,如果是休妻,她就没有颜面继续在京城待下去了。

    不在京城待下去,又怎么能复仇呢?

    张莹莹心里暗恨,准备找个机会,狠狠地报复回来。

    索性那老鸨知道厉害,只给她那里喂了药,找的男人又不是那等凶猛的。

    她歇了歇,那**散去以后,便抱着贺炯辉大哭道:“都是爹爹太坏了。”

    “他抓了萧家的义女明珠郡主,萧家气不过,这才囚禁我几天。”

    张莹莹不敢说陈青云,怕贺炯辉以为她说谎。

    因为陈青云,看起来像是温驯的羊,而萧家才是真正的猛虎。

    可谁知道,陈青云是凶残的豹子,连猛虎都要忌惮三分。

    张莹莹在抓紧贺炯辉的腰身,恨得差点咬碎了牙齿!

    贺炯辉闻言,一头雾水。

    “岳父抓萧家的义女干什么?”

    张莹莹睁着雾蒙蒙的泪眼,十分委屈道:“我哪里清楚其中缘由,不过听说襄王也牵扯其中。”

    “等父亲回来,你去问他好了。”

    贺炯辉想起之前,襄王被行刺的事情。

    襄王跟岳父都不肯透露其中的细节,难不成其中还有猫腻?

    是了,不然襄王刺杀,怎么又跟陈青云扯上关系了?

    “可岳父之前还跟我说,你已经死了!”

    “还让我隐瞒一段时间,宣布你病逝!”

    贺炯辉皱了皱眉头,他怎么感觉,脑袋里全是浆糊,想也想不出个头绪来。

    张莹莹同样有几分愕然,她当即拥着贺炯辉道:“肯定是萧家故意吓我爹的。”

    “算了,等他回来再问问清楚。”

    贺炯辉闻言,只得附和着点了点头。

    慧娴皇后棺椁失窃,连襄王都牵扯其中,现在又是萧家彻查此事

    岳父想脱身,只怕不容易啊。

    贺炯辉看着搂紧他的妻子,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皇宫的下晚,寂静得可怕。

    远远看着那一座座雄伟巍峨的宫殿,黄色的琉璃瓦跃入眼中,在树影下显得忽明忽暗。

    萧庭江恭敬地侯在一旁,将自己反复思量的结果回禀给皇上。

    可皇上听了,许久都没有出声。

    冷肃的侧颜,阴翳的眼眸,紧绷的下颚,无一不在昭示着,皇上很不悦。

    这种不悦是从心里散发出来的,因此让皇上的背影看起来有些萧索,有些孤傲,有些冷漠。

    萧庭江许久都没有见过这样的皇上,心里不免有几分忐忑。

    就在他回想着自己说出去的话,并无不妥的时候,这才放下心来。

    “乐安县主救回来了?”

    “你的意思是,有人想阴张金辰一把!”

    “慧娴皇后的棺椁失窃,是不是也有人想阴张金辰?”

    “朕想收拾张金辰,还想着从什么地方入手?”

    “可这把柄,当即就送到朕的手中,想一想,当真是让朕有些下不去手了?”

    萧庭江翻了翻白眼,摆明了陷害,当然下不去手了。

    不过他也不能说,不能暴露青云那个傻小子!

    为了心慧,什么都敢做?

    跟个疯子似的,现在回想,他后背都是凉的!

    “皇上,襄王的人招供,看到张金辰的人才出手的。”

    “现在到有点像是,有人想把火引导襄王的身上。”

    “臣的意思是,先对外宣称,棺椁已经寻回,然后在暗中继续查探。”

    皇上闻言,转头眸光犀利地盯着萧庭江。

    萧庭江神情一凛,努力绷住。

    说实话,他总不能牵扯出青云,这件事本就一团乱,他现在都还是懵的。

    要真跟皇上和盘托出,他首先得找到慧娴皇后跟卓一帆有牵扯的证据才行啊?

    可夫人明显一问三不知。

    岳父大人那里,他还没有来得及过去呢。

    萧庭江出了皇宫以后,皇上给陈青云送去了密旨。

    让他私下暗中查探,卓一帆的下落。

    陈青云看过密旨,接受廖升送过来关于卓一帆的卷宗,知道皇上没有怀疑到他的身上。

    正月二十四的时候,萧庭江对外宣称慧娴皇宫的棺椁已经寻到了,贼人已经处死。

    张金辰被牵扯其中,并未受到苛责,襄王依旧在养伤,张金辰依旧还要准备春闱。

    平静之下的京城,仿佛正开始蕴量一场新的风暴。

    张金辰彻底收敛了爪牙,襄王也沉淀下来,到是吴王动作频繁,大有独占鳌头的心思。

    不过那些陈青云都顾不上了,心慧的烧反反复复都不好,她醒来的时间越来越短,像是那小小的婴儿一样,每日清醒的时间不过一两个时辰。

    四个暗卫都已经召回,还有护卫,暗探,他有足够的力量可以保护好心慧了,不过这一次,心慧似乎已经不需要这样的保护了。

    萧夫人跟明珠郡主商议了一下,实在不行,还是送去给圆善大师看一看。

    明珠郡主也觉得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萧夫人还有幼子,脱不开身。

    不过她可以跟着去,竟儿已经知道如何照顾自己了,再加上父王母妃的庇护,她也不需要担心。

    柳成元要准备春闱,暂时已经歇了课业。

    青云又受了伤的,她陪着去,若有什么人在护国寺小住,到也可以周旋一二。

    一切准备就绪,陈青云明珠郡主带了龚嬷嬷和采薇采荷,陈青云带了韦嬷嬷和红樱红菱。

    余江赶车,暗卫和护卫随行。

    京城的护国寺可谓是大周第一寺,它靠北面环山而建,供奉佛像的大殿都是用黄色的琉璃瓦建的,是除了皇宫以外,唯一可以用黄色琉璃瓦的地方。

    大雄宝殿,雄伟壮观,足足可以容纳上千人。

    寺内的有两座宝塔,共有九层,南北对立,十分引人瞩目。

    里面的禅房都是用灰瓦搭建的,与僧人起居讲禅之地,相隔甚远,足足隔了一个大大的百花园子。

    明珠郡主带着心慧住的这个院子叫“清音阁”,里面有四间禅房,院中里种了两棵对称的大槐树。

    还有一个养睡莲的池塘,围墙上头四扇菱形窗户,有一个圆形拱门。

    青砖铺地,卷帘清雅,静室摆了几盆兰花,确实怡人。

    男客住的客院距离女客这边的院子有些远了,陈青云求见圆善大师的时候,圆善大师并未露面。

    而是让住持远悲大师给陈青云送来了宣纸和画笔。

    “圆善师叔请陈施主先画一副佛像图,他老人家见了施主的画以后,若是有缘,自会相见。”

    远悲大师说完,双手合十,颔首离去。

    陈青云看着桌案上铺展开来的宣纸和画笔,深色的眼眸闪着幽冷的光芒,凉薄的红唇也下意识勾起讥讽的笑意。

    让他画佛像?

    可他的心里,只住着妖魔!

    圆善大师,到底何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