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杀孽中邪
    心慧烧得神智都迷糊了。

    她感觉自己的眼睛,怎么也睁不开。

    可是那眼帘里,却偶尔会有微弱的灯光,还有一圈又一圈围绕她的血腥!

    那些不停转圈的血腥,像蛇一样将她缠绕起来,紧紧的,在她快要窒息的时候,又散开。

    周而复始。

    她感觉自己好累,好怕,甚至于当看到那血红色向她袭来的时候,她便知道,又要开始了。

    开始一轮新的折磨,她好怕,好怕,好像一个人不停地重返着死亡的那一刻,那种惊惧将人都折磨成瘫软无力,惊悸痛苦。

    那是一场醒不过来的梦魇,真实可怕。

    更可怕的是,接下来她看到很多死状恐怖的恶鬼。

    有被腰斩的,有被凌迟的,有被五马分尸的

    血淋淋的,像是就发生在她的面前,那种惊悸不忍,恐惧害怕,都像是紧箍咒一样,箍着她的神智,越绷越紧,越紧越疼,越疼越沉。

    如此浑浑噩噩,惊悸不安,果真如周亦明所说,反复发烧。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明珠郡主去请了太医来看。

    结果太医看了以后,说辞跟周亦明差不多。

    只说好生照料,熬过三日,便慢慢会好。

    陈青云看着仿佛跟受刑的心慧,心痛难忍。

    他的眼眸渐渐变得暗红,身体也紧绷得厉害,他非常渴望见血!

    好似只有血才能抚平他心里的狂躁,他很不安,也很难受!

    因为那个声音不停地在责怪他,他在怒斥他,他在横冲直撞,他恨不得取代他!

    这怎么可以呢?

    他好不容易才把人救出来,连温柔的软语都还来不及说出来哄哄她!

    怎么就能让?

    不能,以后都不能!

    他冷戾邪肆地笑了起来,手撑在桌角,眸光深幽冷漠,极其桀骜!

    一旁的明珠郡主见他突然变得冷戾邪妄,眉头下意识深深地皱了起来!

    “青云,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要再去冒险了!”

    陈青云感觉脑袋真是闷痛得厉害,心里几欲呕血,让他浑身都发出慑人的阴冷气息。

    他冷冷地斜倪了一眼明珠郡主,没有解释,然后带着一身的伤往外面走去。

    明珠郡主被他暗陌生阴冷地眸光惊得心思繁复,下意识张了张嘴,满眸愕然。

    “你们家公子他没有被打坏脑袋吧?”

    明珠郡主对着梁嬷嬷道。

    梁嬷嬷闻言,瞥了一眼那晃动的帷幔,凑近明珠郡主道:“自从夫人出事以后,很多时候公子都是极冷的。”

    “夫人回来了还好,之前我们谁都不敢往公子的面前凑!”

    明珠郡主觉得心慧出事,她还是能体谅青云的。

    可青云那冷飕飕的眸光,未免而已太太放肆了。

    哎

    算了,只怕是心情压抑得厉害!

    明珠郡主转而认真照顾心慧,不去想陈青云那让她不爽的眸光。

    陈青云出了正房,慢慢地往书房走去。

    一路上,他根本听不清旁的声音。

    那个暴跳如雷的声音不停地怒斥道:“蠢货,你的杀孽都会报在她的身上,谁让你大开杀戒的!”

    “守陵的士兵死了那么多,都是你挑起来的。”

    “不杀了他们,怎么能劫走棺椁?”

    “没有棺椁,怎么能把卓一帆引出来?”

    他怒气冲冲地反驳,恨不得把他揪出来,弄死!

    可是那个他却极其鄙夷地继续道:“在陵寝外面的时候,你就应该跟卓一帆交锋!”

    “各方人马汇集,你可以假意答应他的所有条件。”

    “可是你却选择跟他硬碰硬,让襄王替你杀了那么多的人。”

    “杀杀杀,你就知道杀,可你的杀孽,却要她来受。”

    “不,根本不是这样的!”

    “她只是惊悸过度了!”

    他厉声反驳,清冷的廊檐下,只有他一个人癫狂而冷厉的声音。

    余江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公子一个人紧绷着冷肃的面孔,正激动地自言自语!

    那上挑的眉峰,犀利无比,红唇讥讽地翘起,像是自嘲!

    “公子!”

    余江担忧地唤了一声,总感觉眼前的公子,状态有些不对。

    他半撑着身体,然后扬起头来看过来。

    眸光幽深冷戾,透着殷红的血丝,那瞳孔里面满是不耐烦的暴躁。

    “不关你的事!”

    “那个张莹莹,弄出来,扔到贺家的大门口去。”

    张金辰还在调查中,张莹莹此时回贺家,只怕贺家的人都以为见鬼了!

    “呵呵,没有张金辰为她铺路,此番进了贺家,便是一辈子的羞辱。”

    “以后,张金辰对襄王的帮助有多大,她便会对襄王有多恨。”

    “渍渍真是期待啊!”

    陈青云冷戾地勾起了嘴角,眼眸满是嘲讽和玩味!

    他就是要让张金辰的底子从里面往外烂,烂到张金辰都不忍直视,那样才叫报复呢?

    呵呵,不是只有杀人才会很爽!

    陈青云感觉躁动的心平复下来,脑袋也逐渐清明,仿佛那急匆匆想要寻到的鲜血饮了下去,他瞬间感觉身体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余江领命去了暗娼楼,陈青云顺着那廊檐下往正房走去的时候,远远的,便听到红菱和红樱站在门**谈道。

    红樱:“夫人昏昏沉沉的老是不醒,又是说怕,又是说血,惊悸惶恐,夜寐不安,还反反复复地发热,像是当初在边城的时候一样。”

    “你说夫人是不是沾染上什么脏东西了,当初是萧夫人拿了佛珠给夫人,夫人才渐渐好转的。”

    “可是现在连佛珠都不管用了,也不知道夫人熬过这几天会不会好点?”

    红菱:“先熬过这几天看看吧,如果周大夫他们说的不准,那八成是中邪了。”

    “我在边城的时候就听说,京城护国寺的圆善大师驱邪很灵的,不过一般人去了也见不到。”

    陈青云静静地站了一会,然后抬步走了进去。

    红樱和红菱听见声音,见到公子来了,连忙禁声不语。

    陈青云的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和一点。

    气息不稳,心里烦躁,渴望杀戮,希望杀戮可以让他平复心绪。

    可是他知道,现在不能。

    压制的时候,他显得沉默寡言,气息冰冷,谁靠近他,便会被他那双黑沉沉的眼眸一瞪,瞬间流露的冷意拒人于千里之外。

    一开始的,众人以为他是因为心情不好,伤重压抑所至。

    可是渐渐的,萧夫人过府探望,齐夫人过府探望,柳成元等人过府探望,皆受到冷遇的时候,众人的心里才开始泛起了嘀咕。

    青云是不是伤了脑袋,所以对他们陌生而冷淡。

    这些都是后话,且说余江从暗娼楼将张莹莹带出来的时候,张莹莹已经被折腾得,浑身软弱无力。

    偏偏那些伤,还是从外面瞧不出来的。

    陈青云之所以敢这样对张莹莹,就料定了,她不敢带着人去砸了暗娼楼,不敢带着人来陈府找他算账。

    张金辰尚未脱身,之前也以为她已经死了,自然不可能留人接待她。

    余江先弄了一辆马车,然后将张莹莹扔进马车,让车夫把人送到魏国公府。

    而他则暗中跟随。

    贺炯辉早就暗中得知,张莹莹已经死了。

    这几日魏国公府上下都是瞒着的,可是自从张金辰入狱以后,便瞒不住了。

    大家都在猜测,张莹莹被人掳走了。

    贺炯辉恨不得堵了大家的嘴,下令不准以讹传讹,不准议论,世子夫人在庄子上小住等等。

    可笑的是,世子夫人身边的丫鬟婆子,一个个都在府里。

    “世子爷,世子夫人回来了!”

    门口的小厮跑的飞快,脚下生风,恨不得飞起来。

    贺炯辉猛然站起来,不敢置信道:“你说什么?”

    “夫人回来了?”

    “在哪?”

    贺炯辉一把抓住小厮的衣襟,眼眸一瞪,那神色瞬间惊喜慌乱!

    那小厮用力地点了点头,随即肯定道:“就在大门口,有一个马车送回来的!”

    “不过世子夫人说她不舒服,让您去接她!”

    贺炯辉一把放开小厮,飞快地朝着大门口跑去,生怕跑慢一步,张莹莹又不见了。

    如他所愿,张莹莹还在,就在马车里等着他。

    不过张莹莹确实起不来身了,见到他的那一瞬间,先是惊喜,然后便是惊慌,到最后直接撕心裂肺地哭起来。

    贺炯辉哪里见过她这般痛不欲生的样子,心道只怕是在外面受了不少苦楚。

    他抱着张莹莹的手一紧,连忙往府中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