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六章心如明月
    清冷的长巷里,他将她送了回去。

    可那朱红色的大门是关着的,她带着他绕到后面的小门,那道小门是下人们出门采买专用的,寻常也会有人守着,不过却不太上心。

    偶尔还会偷懒,所以她平时就是趁他们不注意才能偷跑出来的。

    可今日折腾得晚了,府里早就知道她不见了。

    下人们都出去找她了,府里空空如也,只有管家还在。

    她根本没有察觉,还与他轻言细语地道别。

    “小哥哥,我问过奶娘了,那些银子可以让你吃饱肚子了。”

    “你以后长大了,就能挣钱了。”

    “我爹爹说,很多人吃不饱都去参军,如果以后你吃不饱的话,你也去吧!”

    “我以后长大了,就不能随便出门了。”

    她低垂着头,看起来还有几分懊恼。

    他冷眼旁观,只觉得她很啰嗦。

    “你走吧,以后不要一个人出门了!”

    “我已经不会再挨饿了!”

    他懒洋洋地说了一声,其实只是嫌她麻烦!

    不过算了,这种乳臭未干的丫头,说了她也不懂!

    他暗暗嘀咕,看着她从那小小的侧门走进去,然后那小小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拐角处。

    他再次绕回那朱红色的大门前,上面庄严肃穆地写着《沈府》。

    精致的檐角,朱红色的大门,兽面的门钹显得有些狰狞,他聚焦眸光,微微上扬的视线凝滞着,带着一丝阴冷的戾气。

    总有一天,他会把那些当官的,都踩在脚下。

    他转身,还未走出长巷,只见跟了他的那两个家伙被官差押了过来。

    “官爷,不关我们的事啊!”

    “这家的小姐跟我们大哥互许终生,闹着要见我们大哥。”

    “她还给我们大哥送钱呢,这不,我们大哥可是怜香惜玉的主,已经送回来了。”

    那些官差一下子就将他围了起来,领头的沈旭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他的女儿,才满八岁,什么互许终生?

    分明就是这三人心思不诡,诱哄他的女儿拿送银子给他们花。

    “带去官府给我严查,我沈旭的女儿的名节,岂是你们可以玷污的?”

    少年冷冰冰地看着跟随他那两人,嘴角勾起轻蔑的笑。

    出卖他,以求减轻罪过?

    可惜了,原本是可以活的,却偏偏要自以为是地胡言乱语。

    “沈大人,在下卓一帆,是认识令嫒的。”

    “今日见这两人打晕了沈小姐,我便出手相救,送了沈小姐回来。”

    “沈大人若是不信,可以请沈小姐出来一问便知,我若是真与他们一伙的,又怎么还敢回来。”

    少年的身姿站得笔直,深色的瞳孔黑漆漆的,整个人冷静沉着,仿佛那两人指控的根本就不是他!

    沈旭根本不信,他打量着眼前的少年,总觉得有些眼熟。

    过了一会,他想起来了。

    这个少年就是他带女儿出门时,见到那个吭食生肉的少年。

    血淋淋的场景,将他的静姝都吓哭了。

    谁曾想,第二日静姝趁着他上朝,揣着包子又去找他。

    结果滚了一身泥回来,连手背都伤了,不敢瞒他,便如实而说。

    他当时胆颤心惊,罚了好一通下人,又将女儿训斥禁足,心里下稍稍缓过。

    想不到这才过了三月,女儿又偷跑出去找他

    沈旭知道,女儿自幼娇养,见不得那等血腥残忍之事。

    那日目睹这少年吃生肉,血腥不说,只怕在心里早已留下了阴影。

    沈旭对着官差挥了挥手道:“这位卓一帆我是认识的,劳烦诸位回去好好惩治这两个凶徒,莫要放出来害人才是。”

    那领头的官差不敢托大,见沈家大小姐已经找回,虚惊一场,当即带着人便走了。

    “大哥,大哥,救命啊!”

    “大哥,我们都是听你的才去掳人的啊!”

    耳边挣扎惊恐的叫唤,一声连着一声。

    沈旭打量着眼前的少年,他从头到尾,连眉头都不抬一下。

    仿佛那两个人的生死,跟他毫无关系。

    沈旭远远地望着他,然后又一步步走近!

    他穿着单薄的短衫,长裤,身形消瘦,个子很高!

    高挺的鼻梁,深邃黝黑的眼眸,单薄的红唇抿着,透着一丝凉薄又阴戾的笑容。

    “很好!”

    沈旭盯着他的眼眸,深深地看了一眼以后,甩袖,往府中而去。

    “沈大人!”

    卓一帆在沈旭的身后叫了一声。

    沈旭回头,只见卓一帆将手中的钱袋向他递来。

    沈旭的眼眸有些暗色,他再次对着卓一帆走过去,然后把钱袋子打开,将里面的银豆子都倒在卓一帆的掌心里。

    “她给你的,便就是你的。”

    “我的女儿,心如明月,自然见不得那等阴暗血腥的事情。”

    沈旭说完,拿着钱袋回府了。

    卓一帆在原地站了一会,冷笑着,看着手掌里的银豆子。

    那上面精致的做工和淡淡的光泽都在嘲笑他,看吧,人家那个万事不知的大小姐,连用的银子都这么精致?

    可他呢,只怕一两个变色的铜板都要攥得紧紧的。

    “心如明月?”

    他嗤笑着,眼底全是讥讽。

    她若是心如明月,那他便是心如恶鬼,最喜饮旁人的心头血。

    屋外的明月光透过窗户,慢慢地照到屋里来。

    银色的光看起来很冷,让那躺在床上的卓一帆仍不住咳嗽几声。

    睡不着的时候,那些原本以为忘记的往事,竟然会一件一件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根本不想去想,头痛欲裂,可是那些早已记不清的对话,却一字一句,不停地在他的脑海里重复。

    果真是老了!

    卓一帆抿了抿唇,阴翳的眸光里,满是孤寂。

    心慧睡到后半夜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发起了高烧。

    陈青云本就睡不沉,突然感觉身边的人有轻哼的声音时,便惊醒过来。

    心慧烧得很厉害,她不停地说着胡话:“好怕!”

    “有血,好怕!”

    “好多血,好多血,救救我!”

    陈青云伸手去探她的额头,好烫,不仅仅是她的额头,太阳穴,耳朵,脸颊,双手,双脚,全身上下,像火炉子一样,还在燃烧。

    “心慧,心慧!”

    “心慧,别怕,别怕。”

    “我在这里的,你别怕。”

    陈青云从床上慌忙地爬起来,他的动静让外面守夜的韦嬷嬷听到了。

    韦嬷嬷原本就合衣而眠,这会直接揭开被子就往内室里冲。

    “公子,夫人,怎么了?”

    “夫人发烧了,快去叫周亦明过来!”

    “另外去请明珠郡主,如果不大好,再去请太医!”

    陈青云略显慌乱地吩咐道,心慧烧得太厉害了。

    他心里那种恐惧感又来了,集中在眉心,让他整个人心神不宁,总想做些什么,却知道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

    韦嬷嬷连忙去叫人,周亦明,红樱,红菱,明珠郡主。

    这一晚,大家也睡得不是很好,都害怕半夜会有什么紧急情况,所以大多合衣而眠。

    厨房里更是一夜都亮着灯,大小炉子都是随时备着的。

    听闻叫唤,连忙从各处打着灯笼聚了过来。

    周亦明替心慧把完脉,当即面色不妙道:“惊悸过度,陷入梦魇,体虚邪盛,心火炙热,只怕会反复烧上几天。”

    “韦嬷嬷先备烈酒擦身,红樱跟我去煎药。”

    周亦明说完,连忙出去开方子去了。

    韦嬷嬷和红菱也赶紧准备烈酒,陈青云坐在床边,伸手去帮她解开腰带。

    明珠郡主看到他那浑身是伤的样子,眼角湿了湿道:“行了,我来!”

    “粱嬷嬷,把那罗汉床铺一下,请公子过去歇息。”

    梁嬷嬷早有此意,当即应了一声就去铺床。

    陈青云矗立在一旁没有动,眼眸里的光明明灭灭,幽深得很。

    那脸颊和下颚绷得很紧,红唇也下意识抿起来,整个人无措又担心,身上隐隐灼痛的伤口让他烦躁地皱起了眉头,恨不得见血才能平复。

    明珠郡主见他矗在一旁碍手碍脚,当即便道:“你现在如果有能力照顾她,也不会把我们都叫来了!”

    “把那罗汉床抬过来,你看着就行,不然耽搁了她的病情或者你也病重了,那可真是有得熬了。”

    陈青云心揪痛起来,那眼眸沉了沉,终究没有继续犟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