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五章被时间掩埋的过往
    周乾那个蠢蛋,爱到想要囚禁她,自然不会下毒!

    张金辰应该也不是他。

    如过是张金辰,后来就没有必要,传达沈旭的话,让她选择自缢了!

    她是知道自己活不了吗?

    还是知道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生下来?

    卓一帆狠狠地闭了上眼睛,觉得胸腔里都是难言的痛苦!

    当年的那个时候,他在干什么?

    他在跟她生气,很生气!

    可因为什么生气呢?

    那样的往事,他却不忍想起来了!

    送走赵老以后,卓唯去见了卓一帆!

    “棺椁已经准备妥当了!”

    卓一帆闻言,颔首道:“去帮我查一个人!”

    “太医院有记载,二十四年前慧娴皇后的主治太医,沈太医的儿子。”

    “他二十四年前就出京了,不过既然是医者,想必也不会改行!”

    “但极有可能改姓!”

    卓唯闻言,眼眸微闪,然后点了点头。

    他正要退出去,卓一帆看着他冷肃面孔道:“今日你手软了!”

    卓唯闻言,脚步顿住!

    他沉默着,没有否认!

    当时他没有抹了李心慧的脖子,确实迟疑了!

    义父这一身的伤,也正是因为他的迟疑!

    卓一帆见他沉默不语的样子,当即道:“陈青云能为她犯杀头鞭尸的大罪,便不会让她离开!”

    “而她能为陈青云放弃生的机会折回,便不会再爱他人!”

    “你自己想清楚,若再有下一次,你也不必回来了!”

    卓唯颔首,慢慢退了出去。

    他跟义父之间,从来都不需要过多的解释。

    如果再有下一次,他确实没有必要再回来了。

    义父这一身遍体鳞伤,都是拜他所赐。

    空旷的小院里,偶尔回响的声音都是孤寂的。

    仿佛夜风哀嚎,留给人的只有惊惧的阴暗。

    卓唯跃上高高的梧桐树,抱剑轻靠。

    也只有在这样的夜晚,他才能好好地睡上一觉,仿佛与鬼魅形同一体。

    阴雨连绵的天,昏沉沉的,好似连一束亮眼的光都看不见。

    泥泞的道路很长,好似在寒冷的冬天,那种冷如骨髓的气息由远而近地包裹起来。

    有一位小姑娘,在那冷飕飕的街道上往前跑,怀里抱着热腾腾的包子。

    她跑得很急,面色有些慌乱,一双漂亮的眼眸坚定不移地看着前方,好似有什么人正在等着她一样。

    终于,她停了下来,气喘吁吁地在一座老旧的桥头停下。

    天色那么暗,好似又一场雨即将到来。

    七八岁的小女孩,怎么就能知道外面的险恶?

    她弯腰低头,朝那桥洞底下探头看去。

    那一片黑漆漆的,有些稻草铺着,像是有一个人影躺在上面。

    她好怕啊,根本不敢下去。

    她站在那桥洞上面,将怀里的包子扔下了桥洞。

    “啪”的一声,那包子打在桥洞底下的人影身上。

    可那人影根本没有动,像是死人一样。

    小姑娘更怕了,满眸惶恐,心悸不安。

    她眨着一双雾蒙蒙的眼睛,瘪着嘴,都要哭出来了。

    爹爹上早朝去了,她才敢偷跑出来的。

    可是她要回去了怀里还有三个包子,她也不知道要不要继续扔。

    就在她踌躇着,有些沮丧时,那一团黑影动了动。

    晨光的天色,像这“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世道,连一丝温暖的希翼之光都看不见。

    小小的少年自那暗影中慢慢地露出头来,他浑身都是脏兮兮的,穿着单薄又不合身的衣服,那一双深到暗红色的眼眸,直直地盯着她。

    小姑娘哪有见过这般深不见底,却又彰显恶意的眼眸?

    她有些不安地往后退了退,小小的一双手捧着白白胖胖的包子,局促着,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小哥哥,爹爹说你饿了!”

    “我给你送吃的!”

    小姑娘说完,那忍了又忍的眼泪,还是落了下来。

    她那冻红的鼻子抽了抽,从桥的另外一边下去,可是她有显得有些急,有些怕,那步伐不稳,便跟一个圆圆的胖球一样,滚到了少年的面前。

    冷冷的血腥味,带着一些恶臭的气息。

    小姑娘有些惊惧地爬起来,她那手背上的皮都擦破了,眼角含的眼泪也再次滚落下来。

    “呜呜呜”

    “爹爹我怕呜呜”

    小姑娘哭着,有一个包子掉在地上,已经脏了!

    少年弯腰捡起来,放入口中。

    他略带几分邪气地打量着她,那种深邃又血腥的眸光,像是在看自己的食物。

    小姑娘浑然不觉,将自己手里没有弄脏的包子递了过去。

    “呜呜呜小哥哥,那个已经脏了!”

    “你吃这个吧,我要回家了!”

    白白胖胖的包子诱人,嫩生生的小姑娘同样诱人。

    少年接过她手中的包子,那邪恶的眸光,丝毫不减。

    两个人挨着近了,小姑娘仰着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哥哥。

    脏兮兮的脸,身上臭臭的,还有一股恶心的气味!

    她有些难受地往后退去,踉跄的步伐看起来慌乱无措,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跌跌撞撞地往回跑。

    少年看着她那圆滚滚的背影,品味着嘴里沾染了泥土味的包子。

    他那深幽的眼眸中流露出浓浓的讥讽和冷戾!

    脏了就不能吃了吗?

    怪不得这天下间,竟然有那么多的人会活活饿死?

    初春后的京城,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繁花的街道外,僻静的长桥下。

    小姑娘又来了,可卷缩在桥洞下面的人,已经不是那个少年。

    小姑娘拿着攒了好久的银子,努力搜寻着,她记忆里那个小哥哥的影子。

    桥洞低下的老头子瘦弱地抬头看着她,没有说话,可却有气无力的轻哼,却仿佛早已病入膏肓。

    小姑娘于心不忍,将钱袋里的银豆豆撒了三颗下去。

    “爷爷,您拿去看病吧!”

    小姑娘说完,攒着钱袋往回走。

    可这一路上,便有了心思不诡的人跟了上去。

    小姑娘在一个拐角的时候,被人从后面一个刀手给劈晕了。

    再次醒来,她被人从麻袋里扔了出来,所处之地,乃是一个荒郊野外。

    她睁了睁眼,只听身边的人道:“大哥,掳到一个小娇娘,而且身上还有银子!”

    小姑娘抬首,怯生生地望着眼前的背影。

    很高,很瘦,也很凌厉。

    他转过头来,刀锋般的侧颜,一双犀利如鹰眼眸横扫过来,然后皱起了眉峰,有些耐人寻味地道:“在哪里抓来的?”

    一旁两个候着少年闻言,当即道:“就是之前大哥栖身的桥头,这傻丫往那桥洞底下扔银豆子。”

    “也亏了我们两个想要去那个地方歇一歇,不然还找不到这么好掳的主。”

    小姑娘看着熟悉的轮廓,记忆中深刻的眼睛,在惊悸不安的慌乱中,仿佛抓到了一丝救命的稻草!

    她看着他,眼眸里燃起了如火般的光亮。

    只见她欢喜地笑道:“小哥哥,是你!”

    “我是来找你的,我想把这个给你!”

    “上一次我回家以后,被我爹爹知道了,所以才不能出来给你送吃的。”

    小姑娘举着手,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已经红了!

    少年直视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有些冷,有些讥讽,有些鄙夷!

    仿佛看着弱小的她,犹如挣扎着,不知道已经掉在油锅里的羔羊!

    他很想说她真蠢,连自己快要远离亲人都不知道的!

    可她明明害怕到缩着脖子,却还是努力地将手中的钱袋举了起来,那眼眸含泪,似落非落,阳光折射下来,亮晶晶的,仿佛亮眼的明珠。

    她是活在阳光底下的,是老天爷眷顾的,是官家的千金,连阳光都毫不吝啬。

    他是活在阴暗的暴雨天,是老天爷厌弃的,是孤儿寡崽,从未真正感受过阳光的温暖。

    他嗤笑着,突然觉得早已悲凉到绝望的心,竟然会抽痛一下,连眸色里的寒光,都微微收敛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