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幕后黑手
    萧庭江得知陈青云跟卓一帆交锋以后,整个人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

    他愣了好半天,然后才怔怔地出神道:“你是说,是卓一帆抓了心慧,然后青云盗了你姨母的尸骨,最后卓一帆来抢这个尸骨,结果成功了?”

    萧庭江整个人都是懵的,卓一帆是谁?

    那是倒退三十年,大周人人敬仰的战神。

    他跟慧娴皇后竟然还有渊源吗?

    这件事他可从未听人说起过啊?

    就连夫人恐怕都不知道吧?

    这简直太太让人震惊了!

    萧庭江咽了咽口水,得知慧娴皇后的尸骨在卓一帆的手中时,已经不那么担心了!

    “具体的缘由,我还不知道!”

    “现在青云和心慧都伤得很重,我也不好细问!”

    “不过卓一帆确实带走了姨母的尸骨,并且还跟青云的人大开杀戒,那个庄子里能清点的尸体,一共有一百二十二具。”

    萧庭江闻言,并不奇怪!

    一百多具,以卓一帆的实力来说,都算是少的了。

    “你处理干净了就好,这件事我还得去探探你娘的口风,如果不行,还得去找你外祖父!”

    萧凤天颔首,这件事,他也一头雾水!

    不过他皱了皱眉,十分严肃地道:“当年那个一路从西北刺杀我的人,就是卓一帆的义子,卓唯!”

    “今日我也看见他了,虽然他逃得很快,不过我敢肯定他就是那个杀手的头目!”

    “他之前在张金辰的手下办事,只怕也是卓一帆的阴谋!”

    “卓一帆此人,只怕并不像爹以为的那样忠心报国!”

    萧庭江闻言,面色也凝重下来!

    他蹙起的眉峰很犀利,当即便冷声道:“如果真的是他在背后操控的,爹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萧凤天就是要让他爹心生警惕,见他爹确实郑重对待,心里才稍稍放心一些。

    卓一帆伤得很严重,那一栋小院已经暴露了,卓唯将他安顿在他自己的院落。

    天色灰暗时,很久之前就已经告老还乡的老太医赵老老出现在卓唯的院落。

    他给卓一帆看了看伤以后,接连换了好几盆血红色的水。

    那些皮肉粘连在一起的伤口看起来狰狞恐怖,那一张脸,也已经面目全非。

    整个人的身上,就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赵老看着睁着眼睛,像个木偶人的卓一帆,轻叹道:“我们都老了,几十年了,除了想喝酒的时候,你就没有找过我!”

    “想不到今天,你竟然伤得这么重?”

    “你这桀骜的性子,也不知道是谁让你吃了这么大的亏?”

    卓一帆闻言,想到陈青云那个火海一般的陷阱,嘴角下意识讥讽地勾了勾。

    “只要他没有弄死我,我以后自然会百倍千倍地讨回来。”

    赵老闻言,摇了摇头。

    他知道卓一帆的性子,锱铢必较,报复心极重。

    人活到一定的年纪,很多事情都会看淡了。

    可卓一帆不是这样的,好似年纪越大,性子就越古怪,越难以琢磨。

    等到他都包扎完了,卓一帆却没有继续躺着,反而站起来道:“我有一具尸骨,你帮我看看!”

    赵老闻言,眉心一跳!

    外面都是慧娴皇后棺椁被盗的消息,可卓一帆都致仕多少年了?

    这二者之间,难不成还有别的联系不成?

    “男人的尸骨还是女人的尸骨?”

    赵老问道,心有些不安!

    卓一帆没有理会赵老的震惊,而是低声道:“女人的,死了二十年零三个月十九天。”

    今日是正月二十二。

    赵老往后退了两步,不敢置信道:“慧娴皇后的棺椁是你劫走的?”

    卓一帆皱了皱眉,没有反驳!

    他将自己带回来的尸骨,慢慢地拼凑成人形,然后拿了几盏灯过来。

    赵老微微颤抖的手接过其中一盏,然后低下头开始查看。

    灰黑色的骨头,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细孔,盆骨增大

    赵老忽然撑大眼眸,像是发现上面惊人的事情,自己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呢?”

    “慧娴皇后比先帝晚逝世四年,可这尸骨死时,明显怀有身孕啊!”

    赵老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一嘴巴子,冒犯慧娴皇后的话,可不敢乱说的。

    卓一帆踉跄地往后退去,刚刚包扎好的绷带又裂开了,血水慢慢浸湿了他的薄衫,可是他仿佛一无所觉!

    那原本就花白的头发,更是瞬间变成银白色的。

    赵老冷不防一回头,便看到卓一帆生不如死的样子!

    他心头巨震,下意识出声唤道:“卓老弟?”

    卓一帆勉强定了定神,脸色却苍白扭曲,似乎正承受着难以忍受的折磨!

    他往前走了两步,靠在软塌上,撑着自己的身体不摔倒。

    “你继续说吧!”

    卓一帆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遍布寒光!

    赵老咽了咽口水,有些后怕地道:“跟你相交几十年了,你今天没把我吓死算我命大!”

    他说完以后,这才又继续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尸骨。

    “能将骨头都腐蚀成这个样子的,应该是一种霸道的慢性毒药!”

    “如果是致命的剧毒,不会蔓延到头骨,最多只到胸骨。”

    “我记得承平三年的冬天,慧娴皇后缠绵病榻三月之久,后来是皇上求得什么保命佛珠,后来慧娴皇后才痊愈的!”

    “现在想想,这毒只怕就是那个时候就中的。”

    “宫中那几年,都会有嫔妃和皇子缠绵病榻后离世的,起先说是浑身乏力,后来说是头疼,身体疼,先是发热,便以为是风寒或者是体弱。”

    “用了许多药方都不见好,相反,病情却越来越重,可是直到油尽灯枯,活活痛死,都寻不到病因。”

    “太医院的记载,寒气入体,热症不散,气虚邪胜,体质弱而无力者,难以治愈,周身犯疼者,无药可医。”

    “可现在回想起来,似乎这个表面像是风寒引起的病症,其实就是一种侵入骨髓的慢性毒药!”

    赵老这么一说,卓一帆便想起了周乾登基的那几年。

    朝政不稳,政事繁多,后宫频繁出事。

    当时边关时常被鞑靼侵扰,缠绵病榻好几个月才死去的嫔妃和皇子,哪里会有人怀疑是中毒?

    而她,病重那三个月,不是一直在喊疼吗?

    最严重的时候,一夜喊到天明的时候都有!

    卓一帆的眼眸像深渊一样,他望着眼前的尸骨,半响后道:“我记得当年有一位姓沈的太医为慧娴皇后诊治,颇得慧娴皇后的信任。”

    “可是后来,因为慧娴皇后的离世,没有过多久就暴毙了?”

    赵老闻言,点了点头!

    “当年的慧娴皇后是自缢而死的,按道理牵扯不到他的身上!”

    “不过他后来给皇上上折子,说是有愧皇上嘱托,服毒自尽了。”

    “他死后,皇上没有追究,他的家人也趁机搬离了京城!”

    “这么多年了,想找已经不容易了!”

    “当年他的儿子也有二十好几了,原本也是在太医院挂职的,如今二十四年过去了,若是寿元不长的,只怕都已经过世了。”

    赵老说着,自己摇了摇头。

    这件事想查,有点困难。

    卓一帆闻言,面色沉了几分!

    不管多难,他都会查的。

    当年是他太蠢。

    以为真的是沈旭,周乾,张金辰合力逼死了她。

    这么多年,他冷眼看着沈旭致仕避客,像个老乌龟一样活着,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心里还曾有几分痛快。

    他明知道张金辰有异,还推波助澜!

    就是希望有一天看到,张金辰造反,跟周乾兵戎相见。

    他就像暗中操控,谁进一步,谁退一步,一切都掌控得这么好?

    可卓唯脱离了张金辰,还想扶植陈青云。

    似乎一切的变故,都是从卓唯刺杀萧凤天开始的。

    那个时候,他也想看看沈旭失去唯一外孙的样子,也许会苦不堪言,拿了利剑抹了脖子!

    谁知道

    原来,当年的幕后黑手,根本不是沈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