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三章夫妻情深
    听到卓一帆声音的时候,青云下意识抱紧心慧!

    心慧拍了拍他的肩膀,温柔道:“你别怕,我会陪着你的!”

    青云闻言,眸光顿时变得无比温柔!

    “我知道了,我们不怕!”

    他亲吻了她的额头,仿佛抱紧她,便可以生死不论了。

    可就在这时,哒哒的马蹄声响了起来!

    卓唯阴冷的眼眸瞥向远处,看到有几十个训练有数的人马赶来。

    看样子,是萧家的。

    他知道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当即脚下生风,长剑直逼陈青云的面孔。

    余江来挡,被他一掌就扫落车下!

    心慧看到卓唯的长剑对着青云刺来,心脏瞬间揪疼得厉害。

    她死死地盯着卓唯的眼眸,恨不得转移卓唯的杀意,让她的青云得以活下去。

    可卓唯深深的瞳孔里,漆黑一片,只有冷酷无情的杀戮。

    电火时光之间,心慧还是忍受不住心里的挣扎。

    她还是无法眼睁睁看着青云被杀!

    她那早已僵硬的身体,竟然在那一瞬间,灵巧又轻快地挡在青云的面前!

    陈青云手中紧握的软剑在紧要关头挑开了卓唯的利剑,卓唯的眸光一眯,站在马车的边上,长剑再次刺了过来。

    这个时候,心慧已经转过身,面对着卓唯。

    她缩在青云的怀里,那种同生共死,甚至于恨不得替青云去死的神态,冷戾决然!

    卓唯神情一凛,冷笑道:“果真夫妻情深!”

    说罢,长剑便用力一挥,想要削落陈青云手中的软剑。

    “你们这种畜生,怎么会知道什么叫夫妻情深?”心慧鄙夷道,她双眸赤红,遍布恨意。

    卓唯闻言,只觉手中的长剑微闪,还未跟陈青云的软剑相碰时,便划过她的耳畔,带下几缕墨发!

    她那耳畔下,瞬间凝出了一些血珠,与脖子那里的伤相交辉映!

    卓唯顿时有些恍惚,直到陈青云的软剑狠狠地击在他的长剑上,震得他手腕发麻,他这才猛然警醒!

    他以凌厉的剑锋故意扫向她的面容,陈青云心焦似火,连忙过来抵挡!

    他顺势刺了陈青云一剑,那那一剑还未到陈青云的身上,便被她狠狠地一把握住!

    “心慧!”

    陈青云惊叫一声,只见心慧紧握的指缝中,那鲜血汇集而落,滴答滴答的,流得很急。

    心慧深不可见的瞳孔,丝毫没有惧意。

    她迎上卓唯的眸光,死死地瞪视着他,嘴角轻勾,满是讥讽的恨意。

    卓唯心里一惊,下意识没有拔剑!

    而陈青云看到心慧伤了,当即狠狠地踢向卓唯!

    卓唯往后掠去,下了马车!

    而这时,萧凤天他们已经赶到了,卓唯见局势已定,身体一掠,带着自己的义父快速离开!

    眼见卓唯真的走了,心慧便再也强撑不住,软软地往后倒去。

    陈青云连忙扶住她,眼底全是心疼和担心。

    萧凤天没有想到,自己还是来得太晚了,一地的尸体,熊熊燃烧的庄子。

    惨烈的伤亡,让他整个人都懵了。

    看到卓唯逃了的时候,他当即命人去追,不过却也明白,只怕也追不到。

    唯一让他觉得庆幸的,便是青云和心慧还活着。

    而他那点作用,也不过是用来处理那些尸体,抹去一切恶战的痕迹。

    回城的路,有点漫长。

    颠簸的马车让原本就伤了的心慧昏昏沉沉的,她偶尔眯了眯,可也会很快惊醒,下意识去抓青云的手。

    青云一路都握着她的手,看着她那萎靡的神情,深色的眼底,遍布疼惜。

    她的眼底是乌青色的,红唇也不似以往那么娇艳,皮肤苍白,看起来有些惊吓过度和失血过多。

    萧凤天从余江的口中得知卓一帆的所作所为,心里震惊的同时,脑袋里也有很多的疑问。

    他从未听母亲提起过,姨母跟卓一帆还有渊源?

    父亲奉命调查姨母棺椁的事情,这些事情,只怕还得串通父亲瞒着母亲。

    萧凤天揉了揉跳痛的眉心,觉得自己的脑袋乱糟糟的。

    不过不管如何,这件事他还是要压下去的。

    心慧好不容易才能救回来,自然不能在让别人在暗中兴风作浪!

    最好的办法把祸事往襄王的身上引。

    摊子大了,糊里糊涂的,也许会有人出来顶罪也不一定。

    将陈青云他们送回陈府的时候,萧凤天不敢多待。

    他传了消息让明珠郡主过来照料,连忙回府商议。

    周亦明直接拎包入住了陈府,陈青云和心慧的伤势都还好。

    萧泽和萧沐练了十几年的内功,虽然伤得重,但也没有危及性命。

    陈凡的最重,迷迷糊糊的,一直反复发热吐血。

    周亦明没有办法,明珠郡主过府以后,让人拿帖子请了太医院院判章太医来看,说是只要熬过三天,还是有希望的。

    明珠郡主忙完一通,惊得背后都是冷汗。

    她召来余江,余江什么也不肯说。

    心慧和青云都是伤的,她也不好打搅。

    心里急得要命,嘴角都起泡了。

    之前她以为心慧已经身死,伤心难过自不必说,还恨死了暗害心慧的人。

    谁知道,转眼青云去把心慧救回来了,而且看样子,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在京城,连萧家都不放在眼里的,她想不到。

    这种时候,简直就无比煎熬。

    煎熬归煎熬,有她在陈府,大家都跟有了主心骨一样,照顾病人,出门采买,甚至于有客到访都应付得游刃有余起来。

    正房里,连着好几日没有沾着自己的床,心慧有些恍惚之感。

    她的脖子上了药,包扎起来,显得那脖子粗粗的,像是上吊未遂的样子。

    那右手也缠了纱布,四根手指头并在一起,像是随时都在招手一样。

    青云的左手正了骨,也被缠起来,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少,不过他却坐在床边,像是不知道痛一样,贴心地照顾她。

    青黛和青鸾照顾萧泽和萧沐去了,韦嬷嬷搬到隔间的小榻,随时听候传唤。

    红樱和红菱手脚轻快,房间里焕然一新,他们也洗漱包扎了伤口,一切都好似安稳了下来。

    就连小小的手炉和清淡的羹汤,都像是温馨的甘露,好似正悄无声息地展露着,这个家里的美好。

    心慧想到刚刚青云擦身时,那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有些深可见骨,有些甚至于连骨头都折了。

    她难以想象,他一直忍着身体的这些剧痛,不哼一声,甚至于还出言安慰她,揽她入怀。

    “躺下吧!”

    心慧出声道,天色才刚刚下晚,可是她却感觉自己好困好困!

    困得只想搂住他睡觉!

    陈青云坐在床边没有动,他微微俯身,静静地看着她道:“你的脖子不能随便乱动,我先看着你睡!”

    心慧闻言,心里一暖。

    他那深邃的眼眸一眨都不眨,好怕她会一下子不见一样。

    其实专注的他,显得温柔又深情,让她然不住微微红了脸。

    “你是怎么看出来,那具焦尸不是我的?”

    她问道,心里一直很好奇。

    他微微抿了抿唇,灼灼的眸光带了点揶揄趣味。

    “我看不出来!”

    “啊?”

    “那你怎么知道我还活着的?”

    心慧愕然,眼眸瞪得圆了些!

    他深色的瞳孔闪过一丝异色,玩味道:“我摸出来的!”

    “呃”心慧的眼眸又瞪大了一点,那红唇微微张了张,仿佛不敢置信的样子。

    他瞧着有趣,眼眸顿时一暗,当即便覆上噙住了她的唇瓣。

    “嘶”

    心慧吃痛,她之前把唇瓣咬破了。

    陈青云单手撑着身体,将她尽纳身下。

    他幽幽的眼眸盯着她的唇瓣,暗哑的声音有几分心疼道:“怎么伤的?”

    心慧的眼眸微闪,没敢说是因为威逼余江回来自己咬的。

    她顿了一会,胡诌道:“不小心咬到的!”

    陈青云闻言,眼眸又暗了几分。

    她向来不会对他撒谎,所以她下意识选择回避这个问题!

    陈青云的心里有几分不适,盯着她的眸光也深了几分!

    心慧被他看得心虚,小声地解释道:“当时那马车跑太快,颠簸的时候不小心咬到的。”

    陈青云闻言,收敛眸色中的深意。

    他翻身躺到她的身边,然后出声道:“伤口似乎有点深,以后小心一点。”

    心慧感觉青云挺在乎这个伤口的,她默了片刻以后,“嗯”一声!

    那种情急之下发生的事情,她已经不想再有下一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