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你这个傻子
    “陈青云,你敢!”

    心慧嘶喊一声,挣扎着要下马车!

    可那马儿瞬间疯跑起来,她被颠得往后摔去。

    余江很快就追了上来,拉紧缰绳驾起马车。

    心慧在车里被颠得七荤八素的。

    她知道再这样下去,她距离青云越来越远

    她冷戾的眸光一眯,当即狠狠咬破了自己的唇瓣,她抿了抿唇,然后让那血珠染红了嘴角。

    “余江慢点”

    “我受了伤,恐怕撑不住了!”

    心慧趴到前面去,余江不放心,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她的嘴角里竟然在流血,而且那脖子下面,更是血红一片!

    他心里一慌,连忙拉住缰绳!

    “吁”

    “夫人,您怎么了?”

    余江停住了马车,连忙去扶起她!

    结果心慧却趁余江不注意,拔了他随身携带的匕首,然后横在自己的脖子上道:“余江,带我回去!”

    “如果我们两个人,只有一个能活着,那其实已经不算是活着了。”

    余江的身体顿了顿,有些僵硬,眸光晦涩不明。

    夫人出事的那一天,公子跟疯了一样。

    以为夫人死去的那一天,公子彻彻底底变了一个人。

    为了救出夫人,公子更是多方周旋,连一个暗卫都没有带。

    如今,夫人也是一样。

    一样有那么强烈的渴望,两个人,哪怕是死也要在一起!

    余江轻叹一声,十分艰难道:“可是公子希望您活下去!”

    心慧闻言,顿时笑了起来!

    她笑得很绝美,可眸中却带了泪!

    她直视余江,决然道:“没有他,我活不下去!”

    再也不会有一个人,这样爱她了!

    像疯子一样!

    而她也只能承受这一份爱情,没有了他,在这世间,活与不活,她并无多大的留恋!

    余江微微抬首,直视着她的眼眸!

    那里面的光泽,清亮又执着!

    她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那么淡然又坦然,让人一眼便能看清楚她的坚持!

    “夫人不后悔!”

    “不后悔!”

    “那我们回去吧!”

    余江淡淡道,语气有些惆怅!

    他调转马车,朝着来时的路返回!

    心慧坐直身体,脖子还是那么疼痛,那么僵硬!

    可是她的心,却一片冷然!

    许久没有教训青云了,又在这个时候犯傻!

    她若是能够丢下他,又何须他来救?

    她把玩着余江这一把并不是很锋利的匕首,将头靠在车壁上,想着决然赴死的场面

    卓唯陷在包围圈,依旧杀得游刃有余。

    陈青云执起长剑,站在一旁观战,并未与之交锋。

    眼见身边的护卫一个个地减少,一地的血腥渐渐堆积。

    卓唯的眼中只有杀戮,**裸的,不加遮掩的杀戮!

    他杀人的时候,还在笑,嘴角染血,面容邪肆!

    陈青云仿佛看到一个地狱罗刹,亦如他自己曾经熟悉的面孔!

    差别是,他的功夫不如卓唯!

    景王给了陈青云一百个护卫,可这一百个护卫,精锐之士,就这样死在卓唯的剑下。

    卓唯的功夫,比皇宫中的暗卫,都还要高出几分!

    只怕也只有暗卫统领,能与之想比较。

    两人冷冷对视的时候,卓唯嗤笑道:“我以为,你会逃!”

    陈青云闻言,长剑直指卓唯的面孔,冷笑道:“如果我逃了,你会追!”

    那么又有什么意义呢?

    还不如给心慧多争取一点,离开这一片危险之地的时间!

    卓唯其实还是挺佩服陈青云的,至少,这是一个唯一他想利用,却一直没有成功的人。

    谋略算计自不必说,更重要的是,够胆,也够狠!

    卓唯自然知道陈青云的深意,不过他不计较。

    他杀人无数,早已不知道什么叫做怜悯!

    可是面对那个人,他却一再失了方寸。

    走了也好,砍下陈青云的人头,也算是对义父有个交代。

    卓唯瞥了一眼陈青云垂下的左臂,想到义父身上的伤,当即手中的剑锋一扫,顿时对准陈青云袭来。

    陈青云手执利剑去挡,他可不想随随便便去死!

    就算是命数在这里,他也要让卓唯为他陪葬!

    卓唯到是没有想到,陈青云的剑术和轻功又提升了不少!

    而且,他的杀招尽显,招招皆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明显要跟他同归于尽。

    嘴角勾起一抹冷戾的笑,卓唯的剑术更快,下手更狠,像是要让陈青云见识他真正的实力一样。

    陈青云伤了肩骨和腿部,那剑锋横扫过脸颊,顿时带出一条血痕!

    远处似有马蹄声传来,卓唯不想继续耽搁,当即一跃而起,重重地踢了陈青云一脚。

    陈青云吃痛,往后跌去的瞬间,手中的长剑掷出,对准卓唯的前胸刺去。

    卓唯猝不及防,侧身时,那长剑从他的腋下划过,当即带出一条深深的伤口。

    只是如此一来,陈青云手中便没有了兵器!

    而卓唯吃痛,愤而怒起,更是乘胜追击,准备将陈青云的人头斩于剑下!

    刹那间,陈青云瞳孔一眯,紧紧地握着腰间的软剑未动。

    成与不成,都在这生死一瞬。

    可就在这时,只听心慧一声嘶喊:“住手!”

    而余江从远处执来的碎银子,也将卓唯的利剑打偏了。

    陈青云顺势往边上一滚,抬首时,只见心慧摇摇晃晃地扶着马车站了起来,看样子恨不得跳车了。

    而余江则驾起马车直冲过来,像是要将他和卓唯隔开。

    卓唯冷不防听到她的声音,握剑的手臂被震了震,下意识转头去看!

    只见她扶着那车身,躬着身体,像是一只伺机而动的豹子。

    那一双深色灼然的眼眸,远远地瞪视过来,犀利又专注。

    疾行的马车让他不得不避开,可等到回过神来时,陈青云已经被他们拉上马车了。

    前方无路,他们根本走不了。

    卓唯提着长剑,在原地冷冷地看着,突然觉得那马车的背影刺眼极了。

    余江把陈青云拉上车的时候,一阵血腥味袭来!

    心慧盯着他那惨白和惊颤的面容看,一双深深的眸子一直望进他那呆滞又愕然的眼眸中,然后渐渐地积蓄了莹莹的水光,那不重的拳头,也挥在了他的胸口。

    “哪怕会死,我也想待在你的身边!”

    “佛说前生修后世,我们还会有来生的!”

    “如果没有,我们就不轮回了!”

    她委屈道,灼灼的眼眸里有湿热的眼泪落了下来!

    陈青云伸手去给她擦眼泪,他忽然感觉那眼泪烫到了他的手指,然后瞬间蔓延到他的心里去。

    心里的那种疼痛,不是很剧烈,但是一抽一抽的,难以压制。

    其间还伴随着酸涨,喜悦,以及感动!

    “她回来了!”他心里反复地说!

    像是在预料之中,又像是在预料之外!

    不是因为那个他,在知道他的残忍以后,她还是选择回来!

    陈青云一把将她扯入怀中,抱得紧紧的!

    他像个傻子一样笑起来,笑得魅惑人极了!

    略带兴奋的声音响起:“你真的想跟我一起死吗?”

    心慧闻言,眼泪落得更凶了!

    她伸手捶了捶他的后背,可却发现湿哒哒的一片,捏上去都是黏稠的!

    是血!

    她的手顿了顿,哭着道:“你这个傻子!”

    陈青云笑得更开心了,那种由衷的喜悦,无法言表,更加无法遏制。

    他紧紧地抱着她,然后欢喜道:“我就是一个傻子!”

    余江调转车头的时候,停住没有动!

    卓唯站在不远处,就那样看着,那相拥在一起,顾不上生死的两人!

    死亡的惊惧,很恐怖!

    可是此时的他们,好像不仅不惧,还透着一丝难于言喻的欢喜!

    好似抱着对方,便什么都不怕了!

    卓唯的深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难忍的异色!

    他僵住没有动的时候,只听义父冷戾道:“你还在等什么?”

    “卓唯,使出你的杀招!”

    卓唯神情一震,握紧手中的长剑就冲了上去明天没有虐了啊,今天结束了!

    三爷觉得,一点都不虐啊!

    哎。。。晚安了!

    求各种票票!

    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