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可恨又可怜
    卓一帆认真地开始打量着尸骨,那么陌生,陌生到他根本联想不到她曾经的面容和身躯。

    那些明显被毒药侵蚀过的尸骨,千疮百孔,一如他的心,没有一处好的地方。

    卓一帆的眼眸深了又深,好似在强忍着什么,他将利剑横在陈青云的肩膀上,然后厉声道:“说,这是什么毒?”

    陈青云没有回头,只是抱紧怀中的人儿,淡漠道:“你当年都没有发现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会知道?”

    卓一帆闻言,心里一震!

    可是他还没有从陈青云这句话回过神来时,只听陈青云继续道:“慧娴皇后的盆骨增大,死时,只怕最少也有三个月的身孕!”

    “那胎儿许是太小,没有能留下尸骨,不过也许是死前小产过也不一定!”

    陈青云说这些话时,抬着头,似笑非笑地盯着卓一帆。

    卓一帆的身躯一震,满眸惊诧,他那深幽的瞳孔剧烈地收缩着,仿佛不敢置信一样。

    他的脑袋懵了一下,下意识转过头,继续盯着尸骨。

    那尸骨的盆骨处,确实要大一些。

    卓一帆的思绪仿佛沉浸下来,周身僵硬极了,仿佛想到什么骇然的事情,整个人惊惧地颤抖着!

    陈青云看着卓一帆探头去看尸骨的背影,他的双手都伸到了那棺椁里面了,看起来极为专注。

    陈青云的冷戾嘴角微微上翘,深邃眸光遍布杀意,只见他抽出腰间的软剑,横扫在那灯台之上。

    “嘭,嘭!”的两声,两盏灯被陈青云横扫到了那棺椁的周围!

    “轰”的一声,眼前的火一下子就蹿了起来,整具棺椁,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球,瞬间燃了起来!

    陈青云单手搂着心慧,快速地朝着暗道的另外一个方向掠去

    卓一帆发现陈青云在棺椁的周围设下陷阱时,已经来不及了。

    腾空的火焰在眨眼之间就覆没了棺椁,他根本顾不上逃了的陈青云和李心慧,而是快速的脱下衣衫,然后去棺椁当中捡回尸骨。

    那火势很大,他的手上的皮都被烧焦了,发出滋滋的声音。

    还有他的头发,身上仅仅剩下的衣物等等。

    可是他根本顾不上,像一个疯子一样,钻入那火焰当中。

    在火光的包围下,他甚至于还产生了幻觉,好像看到他心心念念的女子正在火中跟他招手

    “一帆,快来啊!”

    “来陪陪我!”

    “这里好冷,有火就不怕了!”

    她在火里笑得那么开心,像是一身火红色的嫁衣穿在她的身上!

    卓一帆的喉咙微微哽咽着,他想伸手去摸摸她。

    可那手一动,手里的尸骨便落了一地。

    他猛然惊醒,连忙去捡。

    等到棺椁里的尸骨都捡完了,他整个人也都烧着了。

    伤得太重,他昏昏沉沉的,已经在垂死的边缘挣扎。

    可是他的眼睛睁了又闭,闭了又睁,却仿佛还在贪恋那个幻境一样。

    卓唯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义父傻傻地站着,那身上都被烧着了。

    卓唯惊得双眸圆瞪,将拖着的陈凡扔在地上,然后快速地帮义父灭了火。

    这个时候,卓唯才发现义父的脚下,还放着一具用衣服包裹起来的散乱尸骨。

    卓唯的眼眸微闪,连忙出声唤道:“义父,义父!”

    卓一帆身上的皮肉都被烧伤了,双手更为严重。

    他那双深幽的瞳孔里,什么都看不见,只有眼前的火光,以及火光中向他招手的女子。

    他推开卓唯,还想走进去!

    卓唯见他眸光呆滞,面容僵硬呆板,神情生硬,这才惊觉他可能中了毒!

    他当即点了义父的穴道,然后给他喂下一颗解毒丸,这才将他捡出来的尸骨重新用衣物包了起来。

    陈青云带着心慧快速地朝着出口的方向走,半道上的时候,心慧终于缓过气来了!

    “咳咳”

    心慧感觉自己都要憋死了,好不容易蹿上一口气,却感觉整个人都是软绵绵的,脖子剧痛无比,她连动都动不了了。

    “青云!”她如孩童般嘤咛出声,带着惊惧后的担心和惶恐。

    “没事了,别怕!”

    陈青云将她的身体扶正,然后抚摸着她的背脊,像安慰孩子一样安慰着她!

    心慧牵强地扬起了嘴角,她看着明显不一样的地方,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她紧紧地握着青云的手,然后出声道:“不怕,都是死过一次的!”

    陈青云的身影僵了僵,眼眸一片晦暗之光!

    他伸手拥她入怀,下颚抵在她的额头上道:“我们走吧!”

    心慧无力地轻靠在青云的肩上,两个人相互扶着,慢慢往外面走。

    不一会,从出口进来的余江看到两人还活着,当即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公子,夫人!”

    余江轻唤一声,有些哽咽。

    心慧见他平安无事,当即想起陈凡。

    她的眸光黯淡下来,活下来的愉悦顷刻间烟消云散。

    “萧泽和萧沐他们都还活着吗?”

    心慧问道,她其实已经想到最坏的结果了。

    余江默了片刻,当即低垂着头,声音暗哑道:“伤得太重了,不过还活着的!”

    心慧的心情忽然沉重了下来,如果是内骨断裂插入肺里,就算还活着,也救不了。

    相反,活着的这每时每刻,都是最痛苦的时候。

    他们三个人出了暗道的时候,心慧才发现,他们在庄子的前面。

    已经有两辆马车侯在这里,而且还有不少面色冷肃,神色沉着的护卫。

    陈青云先扶着心慧上车,转而吩咐余江道:“将出口堵死!”

    心慧闻言,心里微微闪过一丝异样,不过她磕下眼眸,木然地端坐在一旁,什么都没有说。

    余江领命而去,就在他带着人准备把泥袋往填在出口处时,只见凌厉的一道黑影瞬间如雄鹰般掠了出来。

    余江惊得往后倒退,惊叫一声:“公子!”

    陈青云顿时撩起车帘,只见卓唯竟然一左一右地拧着两个人影出来。

    一个是已经昏死过去的陈凡,一个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卓一帆。

    卓一帆的面前,似乎还有一个衣服制成的包袱,并且有尸骨露了出来。

    陈青云深色的瞳孔眯了起来,他看着奄奄一息的卓一帆,他那身上好似连一处好的地方都找不到。

    可这样的人,却是极其可恨。

    不过卓唯能将陈凡拧出来,就算不知死活,陈青云也是意外至极的。

    他抬首看向卓唯,对方也正凌厉地直视着他。

    “你还欠我一条命,不如今日便拿来还我吧!”

    卓一帆听闻义子的话,当即眉头狠狠皱起。

    他的眼睛被火灼伤了,看不见东西!

    不过他伸手推了一把卓唯,阴戾道:“将他们全都碎尸万段!”

    卓唯知道以义父的身手,就算是受了伤,自保也绰绰有余。

    他当即将陈凡扔在脚边,手执利剑就对准陈青云刺了过去。

    周围的护卫和余江自然上前拦截,可卓唯的剑术极快,轻功又好,哪里是他们可以拦的。

    又是一番血腥的残杀,陈青云将心慧护到身后去,他握紧腰间的佩剑,心里做好了殊死一战的准备。

    这些人,便是他最后的筹码了。

    景王的人,身手都是不差的。

    可惜了遇到的对手是卓唯。

    心慧看着卓唯犹如龙卷风般的身影,他的速度极快,出手又狠。

    好几个护卫的脑袋直接被削掉了,她看得心惊胆战,下意识抓住青云的肩膀。

    青云的身体往后靠,与她贴得更紧。

    “别怕!”他轻声道!

    可就在他说完这一句话以后,当即跳下马车,使劲地拍了马儿一掌,对着余江嘶喊道:“先送夫人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