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章这样才叫残忍
    心慧被青云抱着,她漆黑的眸光里,慢慢聚焦着一道犀利的身影。

    弑杀后的卓一帆有些吓人,双眸血红深郁,面容冷肃紧绷,整个人就像是被操控的杀手,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其实,他们脚下的那路并不是很长。

    可这走的不仅仅是一条路,而是一场心里激战的结果。

    “青云!”

    “外面那么危险,余江都知道去救萧泽和萧沐!”

    “可是刚刚,我们把陈凡丢下了。”

    陈青云抱着心慧的手一顿,眼里闪过一丝狼狈。

    他想说点什么,可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停下吧,他已经来了!”

    心慧看到卓一帆凌厉追来的身影时,一种决然赴死的冲击感瞬间传至她的四肢百骸。

    陈青云下意识顿住,心慧想也没有想就从青云的怀里往下跳。

    她那劲头太大,几乎是从青云的怀里冲击而出。

    青云的余光看到她冷肃到死寂的面容,心里一凛,顿时闪过一丝非常不好的预感。

    当他快速转身,看到卓一帆几乎近在咫尺的面容时,心里犹如惊涛骇浪,瞪大的瞳孔里,唯独只剩下了嗜血的愤恨。

    他一把拽起心慧的衣襟,运起全力,准备狠狠地跟卓一帆对接一掌。

    “砰”的一身,似乎还有骨头碎裂的声音掺杂其中!

    心慧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对着她袭了过来,她感觉心头一震,血气立即翻涌!

    可身后的青云牢牢地接住了她,并且在卓一帆尚未回神之际,给了他狠狠一掌。

    卓一帆猝不及防,往后踉跄退去。

    与此同时,陈青云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煞白的面容变了变,显得有些扭曲!

    他想往后仰着头,散乱的发丝底下,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他那只跟卓一帆接掌的手,已经连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了,并且,疼得厉害。

    心慧懵了懵,等到反应过来时,才发现青云的左手无力垂下,明显骨头被震断了。

    内堂里,趁着卓一帆尚未回神之际,青云转动着暗道的机关,那博古架移开一个半人高的墙洞。

    陈青云伸手推了心慧一把,焦急道:“快走!”

    心慧深色的眼眸里,满是心疼和不忍。

    她伸手紧紧抱着青云的腰身,她知道,他们根本走不了!

    “别怕,我会陪着你的!”

    心慧轻颤道,她不想再做无畏的挣扎了。

    而且,青云在这里,她哪儿都不会去的。

    卓一帆嗜血地站在一旁笑道:“呵呵,到是小看你了,手都断了,还能还我一掌!”

    陈青云黑沉沉的脸色很难看,他一把将心慧拉起来,藏到身后去。

    然后抽出腰间的佩剑道:“你休想伤害她!”

    “如若不然,我的人自然会将慧娴皇后的尸骨,挫骨扬灰!”

    “你敢!”

    卓一帆瞬间变脸,整个人散发着恐怖的摄人气息,仿佛恨不得将陈青云一口一口地嚼碎。

    陈青云闻言,当即冷笑道:“怎么不敢?”

    “你的挚爱是一具尸骨,你都如此宝贝!”

    “我的挚爱就在身边,我又怎么会让你伤害她?”

    “挚爱?”

    “嗤?”卓一帆嗤笑,他忽然觉得陈青云可笑!

    他知道什么?

    就敢说挚爱?

    他那变幻莫测的身形,像鬼影一样掠过青云的身边,然后狠狠地捏住了心慧的脖子!

    陈青云大惊失色,连忙用利剑去斩!

    可卓一帆生生受了他一剑,却还是将心慧抓了起来!

    受一掌,一剑的卓一帆仿佛浑然不觉。

    他后背肩骨到后腰的位置,汩汩地冒着血。

    可是他却狠狠地钳住心慧的脖子,将她的身体一点一点地提高!

    心慧的脖子受伤,猛然被掐住的时候,疼得她差点昏死过去。

    她的双手下意识去抓卓一帆的手,可卓一帆的手就像钢铁一样坚硬。

    她的指甲在卓一帆的手背上抓了几道血痕,然后慢慢地失去了挣扎的力气。

    脖子上的伤口裂开,那血珠顺着卓一帆的手腕流了下来,然后滴落到了心慧的手上。

    心慧感觉这样的过程好痛苦,不是一瞬间就死去,这样的煎熬一分一秒都让她觉得自己的生命在流逝,汩汩的那种声音,渐渐让她恍惚起来。

    而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也渐渐失去光彩

    陈青云看到心慧的面容扭曲着,慢慢呈现酱紫色,那眼珠正在慢慢突出,唇瓣艰难地吞咽着,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他双眸赤红,神情痛苦,当即崩溃道!

    “住手,你给我住手!”

    “放下她!”

    陈青云提着长剑砍向卓一帆,结果卓一帆将心慧往陈青云的面前一扔,陈青云眼眸一惊,连忙收回利剑!

    可这时,卓一帆却趁机狠狠地一脚踢在了陈青云的肚子上!

    陈青云往后跌去,当即撞击在博古架上。

    受到震动的花瓶古董纷纷落地,一地的碎瓷都成了割伤陈青云的凶器。

    他遍体鳞伤,整个人痉挛地轻颤着,双眸赤红,恨不得将眼前的卓一帆一点一点地剁碎!

    卓一帆将心慧的身体在半空晃了晃,十分得意地道:“这样才叫残忍?”

    “痛吗?”

    “呵呵,别在消磨我的耐心了,否则,她估计就死无全尸了!”

    卓一帆说完,手上的力道加重,心慧当即面色呈现黑紫,眼眸也凸了出来。

    她的双手无力垂下,整个人像是濒临死去的鱼,生机越来越薄弱了。

    陈青云看得遍体生凉,眼眸的血色瞬间褪尽,当即嘶喊道:“住手,我给你!”

    卓一帆闻言,这才适时地松了松手,冷笑道:“快些才是,不要等她断气了,连遗言都没有机会留!”

    两人对峙期间,谁也没有看见,那佛珠沾染了心慧的血,上面淡金色的光芒瞬间亮了亮,然后全都钻入了心慧的体内。

    陈青云眸光阴翳地瞪视着卓一帆,双手紧握成拳,指着暗道入口的地方道:“在里面,我带你去!”

    卓一帆闻言,当即皱着眉头,冷声道:“你去带上来!”

    陈青云摇了摇头道:“慧娴皇后的尸骨,在另外一具棺椁里,而我现在搬不动一具棺椁。”

    “外面都已经烧起来了,这是唯一出去的路!”

    “而且,我的妻子还在你的手里,我不可能骗你!”

    陈青云说完,往前先走了两步!

    卓一帆眯了眯眼,当即将拧着李心慧跟在陈青云的后面。

    暗道往下走了几步以后,就变得很宽敞起来。

    暗道里点了灯,有还几条岔道,不过陈青云一直都朝着前方走,不一会,只见前面确实停着一具黑漆漆的棺椁!

    陈青云上前,用力推开棺椁。

    他站在棺椁边上,看着已经在卓一帆手中昏迷的心慧,心绞成一团。

    “把她还给我?”

    卓一帆充耳不闻,他拎着心慧走过去,低头一看。

    那棺椁里面,确实有一具尸骨。

    只不过那里面的尸骨呈现灰黑色,而且密密麻麻都是虫蚁之洞。

    卓一帆看了一眼,瞬间又捏紧心慧的脖子,然后冷戾道:“看来你是想跟她一起死了!”

    陈青云的心顿时一抽,疼得面色狰狞。

    他深幽的瞳孔变成了血红色,当即嘶喊道:“你快住手!”

    他心里知道,卓一帆也觉得这具尸骨奇怪!

    心慧已经奄奄一息,再也经不起卓一帆的狠辣。

    陈青云恨得咬牙切齿,却不得不解释道:“这就是棺椁里面的尸骨,这么短的时间,我上哪里去给你弄一具中过慢性毒药的尸骨?”

    “而且,就算是假的,我也不会弄这样的。”

    “慢性毒药!”

    “你是说,她种过慢性毒药?”

    卓一帆忽然抓住陈青云话语中的重点,手一松,心慧便跌落下来!

    陈青云连忙过去接着心慧,她已经昏迷了,面色酱紫,比当初齐东来勒昏过去的还要严重!

    陈青云探了她的鼻息,感觉到还有微弱的气息以后,整个人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