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谁比谁残忍?
    青云将心慧带进了客堂的时候,外面很快便响起了一片闷哼之声。

    陈青云的眉眼微微抬了抬,知道凡是发出这种声音的人,都是活不了的。

    他让景王的人在所有利箭之上,都涂抹了剧毒。

    前方射来的利箭,有些从窗户那里对准他们射了进来。

    陈青云将一张四方桌推到,然后拉着心慧暂时栖身。

    他慌忙地抬高心慧的下巴,然后给她查看伤口。

    心慧吃痛地皱起了眉头,只见青云连忙割下柔软的白色里衣帮她包扎起来。

    “还好,还好,只是皮外伤!”

    “别怕,有人接应我们的!”

    陈青云眼眸忽闪,语速显得很快。

    心慧看着他染了血的手,下意识紧紧地握了起来!

    “卓一帆看起来很在乎那个棺椁,那里面原本是谁的尸骨?”

    心慧看着青云的眼睛,她其实有一个很大胆的猜测。

    不过她需要证实。

    陈青云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晦暗的光芒。

    他顿了顿,直视着心慧的眼眸道:“是慧娴皇后的棺椁。”

    心慧闻言,心里一震,眼眸里的光瞬间幽暗了许多。

    她抓住青云的手突然很用力,整个人慌乱道:“这是死罪!”

    陈青云反握住她的手,将她带入怀中,眸色深深,神情无畏。

    他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轻轻地安慰道:“是襄王动的手,这件事太复杂了,我回头跟你说。”

    心慧靠在青云的怀里,她感觉他的身体绷得很紧,而她的亦然。

    青云竟然为了她,利用了襄王盗出了慧娴皇后的棺椁,这简直太疯狂了。

    不过青云竟然知道她没有死?

    他能从一具焦尸辨别出不是她的尸体,这让心慧的心里又涨又暖,鼻腔也酸了起来,似有晶莹的泪花在眼眸中打转。

    “会没事的,卓一帆刚刚触摸的那个棺椁上也涂了让人至幻毒药。”

    “后堂里面,有一条暗道通向外面。”

    “我这就带你走!”

    陈青云扶起心慧,两个人往内堂走去。

    卓一帆的强大,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好在,他还有最后的筹码。

    陈凡启动所有机关以后,连忙来到他们的身边汇合。

    “余江呢?”

    心慧连忙问道。

    陈凡闻言,当即道:“那树下还有一个暗道,余江去救萧泽和萧沐去了!”

    陈凡的话才刚刚落下,只见他们的院门“嘭”的一声,彻底被撞成几块!

    他们下意识转头去看,只见一个浑身都是箭头的尸体,被人从外面扔了进来!

    巨大的冲击力,把那具尸体的头都给甩断了!

    “快走!”

    心慧着急地惊呼一声,她看到无数的利箭从大门口的方向直射而来,还有许多,甚至于带着火。

    陈青云眯了眯眼,举着地上四方桌护着心慧和陈凡往内堂里退。

    陈凡慌乱地看着这种阵势,手脚顿时有些僵硬,踉跄的步伐几欲栽倒。

    可就在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帮助陈青云应对这种棘手的情况时,卓一帆竟然拽了两具尸体当人肉盾牌,正一步步地朝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慌乱间,陈凡仿佛看到了死神在向他招手。

    在那个阴冷的小巷子里,他本就是该死的人。

    他从未奢求过,有人救他。

    他也没有做,对不起公子和夫人的事情。

    陈凡用力地握了握拳,原本慌乱的眼眸逐渐清明。

    其实这几年,他过得很满足!

    他知道怎么样才算是活着,活得像一个人样!

    陈凡上前去握住那个四方桌子,然后用手肘拐了拐陈青云道:“公子,你快带夫人走吧!”

    “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们,当年我在云鹤书院外的小巷子里出事,是刚刚挟持夫人的那个男人救了我!”

    “他没有让我做什么对不起你和夫人的事情,不过,却让我跟着你们进京!”

    “我想,他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吩咐而已!”

    陈青云的眼眸聚敛寒光,他有意外地盯着陈凡,面色阴沉,神色不虞。

    李心慧也愕然地抬首,嘴里呢喃道:“那个人,是卓唯!”

    “卓一帆的义子!”

    陈凡的眼眸微闪,点了点头道:“夫人出事的那一天,我就是看到卓唯,才突然冲进去的。”

    “他们早有预谋,公子和夫人快走吧!”

    “能多活这几年,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心慧有些愣住,她看到陈凡眼底有着对死亡的坦然。

    人的命,哪里分什么贵贱?

    别人叫她一声夫人,她从不觉得自己有多尊贵!

    可是此时,她却忽然感觉到一种悲哀!

    陈凡明知道,留下来竖起着微不足道的屏障,下场是死!

    可是他到这个时候,也没有想过要背弃他们!

    还有外面的萧泽萧沐,她还想着,四月份给他们和青黛青鸾办两场婚礼热闹热闹。

    她都想过的,他们每一个人的未来,她都想过的。

    可这样的下场,却是她连做梦都没有梦到过的。

    她看着青云冷肃的面容,听见外面的厮杀,看着漫天的箭雨,仿佛时间在这一刻静止,她突然有几分心灰意冷的厌世。

    “青云!”

    她怔怔地出声,眸光毫无焦距地飘向远方!

    “善良,限制了我的想象!”

    她轻声道,然后慢慢收回眸光,落在陈青云的面容上。

    陈青云感觉心头一震,有种难言的悲哀和苦涩!

    对付卓一帆这种人,本来就会有死亡和流血!

    他做好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生还的准备!

    可是他也清楚,这样的结果,不是她想要的!

    她的世界,杀戮和血腥,象征着阴暗和邪妄!

    “对不起!”

    陈青云吐出这句话,眸光顿时晦涩寒凉!

    他始终,没有能给她想要的那种,安定又祥和的幸福!

    因为他也是残忍的,也是自私的。

    卓一帆能用自己的人都盾牌,如果换做他在外面,也会这么做!

    所以,他只能说“对不起!”

    陈青云的心忽然有些刺痛,他一把将心慧抱起,身形快速地往后堂奔去。

    这一小段路,他跑得很快,她在他的怀里颠簸,眸光却一直看着外面

    心慧的眼底,渐渐有了鄙夷的嘲讽。

    其实,她也在挣扎!

    心里翻江倒海,恨不得将眼前这些刺痛心脏的画面都撕碎了!

    然后再拼凑美好的!

    可在血腥的现实面前,到显得她就是一个低能儿,别人一个手指都能摁死,而她只能活生生地受着,毫无反抗的能力,也无从选择。

    陈凡只见那个凶神恶煞的人扛着两具尸体进了厅堂以后,还顺势将那些尸体堵在门口,形成新的大门,抵御外面直射而来的利箭。

    “嗤,嗤”的声音响彻在耳边,伴随着还有火光灼烧的气味,整个庄子的屋顶,甚至于是门窗都烧了起来。

    陈凡一双胆颤的眼眸闪了闪,双脚下意识发软。

    太狠了。

    眼前的人,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他像是地狱的罗刹,正在人间搅动着腥风血雨。

    陈凡扔下了四方桌,小跑着,准备引卓一帆往偏厅去。

    他一边跑,一边回头观看,生怕卓一帆没有跟上来。

    卓一帆阴冷的眼眸一扫,便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想引开他!

    只是可笑,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卓一帆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陈凡就感觉一瞬间,那人就来到跟前。

    近在咫尺,陈凡的瞳孔瞬间瞪大,几乎在一瞬间,看到生的希望就这样“嘭”的一声,就消失了。

    剧痛来袭,恍惚之中,他仿佛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那么清晰,还会回响在耳边。

    可是他嘴里呛出了血,眼眸里的光慢慢涣散

    闭上眼睛之前,他的余光看到一个鬼魅一般的黑影,快速地朝着内堂掠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