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蛇能缠死鹰
    车帘撩开的时候,心慧下意识往前看去。

    远远的,那熟悉的身影映入她的眼帘。

    她有些哽咽地红了眼眶,心里似有雪水融化,一股氤氲的热气直冲鼻腔。

    她的喉咙又酸又涩,竟然像个无助的小姑娘一样,眼泪接连滚落。

    陈青云抬首遥遥地望过去,那马车里很宽敞,她坐在左边的位置上。

    手脚没有被绑住,看样子也没有受伤,他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慢慢放了下来。

    深邃的瞳孔里,闪烁着一些异样的光芒。

    他感觉心脏有些刺痛,因为她在哭。

    像娇艳的海棠,被雨水冲刷,呈现了涂败之势。

    他静静地看着,食指掐在拇指的指节处,面上丝毫不显。

    “吁”

    马车停下,卓唯拧着她从车上下来。

    陈青云见状,深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冷戾。

    卓一帆率先走进院落,这里很静,静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他看着眼前正直视过来的陈青云,少年英姿,卓尔不凡,那一双阴鸷的眼眸,到是跟他年轻的时候有几分相似。

    可惜

    卓一帆的嘴角动了动,抬手触摸着冰凉的棺椁,然后幽幽道:“你知道什么人最可悲吗?”

    陈青云闻言,漆黑的瞳孔里,映入卓一帆的身影。

    他面容冷肃,走路无声,一张刀削般的轮廓看起来有些张扬,深邃敛聚的眸光幽幽暗暗的,像是深不见底的幽潭,带着摄人的阴冷。

    “你知道什么人最可恨吗?”

    陈青云淡漠道,他看到心慧被钳制着,距离他几步之遥。

    可就是这几步,却像是隔了万重山。

    心慧镇静下来,她看到如霜雪倾覆的青云,他挺拔的身姿,像极了松柏,有着屹立不倒的坚韧。

    只是这样望着他,就好像他身上的冰霜都融化在了她的心里。

    那种冰冷的疼痛,时时刻刻都像藤蔓一样,将她紧箍到快要窒息。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仗势欺人,可恨又可耻!”

    心慧冷声道,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一些人,让你无法琢磨他们的思维。

    她想起,她曾经听到过的一句话!

    “善良限制了我们的想象!”

    是啊,她从未想过害人,可别人为了可以更好地利用青云,从而想法设法加害她。

    这种人的思维,唯有“变态”可以形容!

    卓一帆看了看陈青云淡然如风,又看看李心慧心焦似火,当即勾了勾唇,讥讽道:“在这个世道上,你觉得可耻可恨的人,你却偏偏没有办法对付!”

    “因为你根本做不到,比他更可耻,更可恨!”

    “未必!”

    陈青云嗤笑地反驳,深邃犀利的眸光,冷冷地在卓一帆的面容上来回扫视着,半响后道:“苍鹰天生是抓蛇的能手,可也有被蛇缠死的时候。”

    “可耻,可恨的人,下场都是自食恶果!”

    卓一帆冷睨地看向陈青云,微翘的嘴角勾勒出阴森的笑容,掌风一个用力,瞬间将棺椁的盖子推翻在地。

    凌厉的气息瞬间震开,陈青云下意识往后退了退,微眯的眼眸看向远方射来的利箭,伸手去拉心慧!

    可卓唯抽出腰间的佩剑,凌厉一扫,逼退陈青云以后,这才拎着心慧瞬间避开暗箭。

    他们带来的暗卫,也瞬间闪现,全都围在卓唯的身边,为他竖起一道安全的屏障。

    卓一帆推开棺盖的一瞬间,里面躺着的人一跃而起,剑气直逼而来。

    卓一帆冷凝的眼眸一眯,周身寒气四射。

    只见他迎面而上,一把捏住萧泽的长剑,“啪”的一声,萧泽的长剑被卓一帆折断。

    卓一帆顺势一脚,便将萧泽狠狠地踢出几丈远,撞击在庄子的主梁上,“嘭”的一声,萧泽感觉五脏六腑都被震散了。

    剧痛来袭,萧泽眼珠动了动,所有光泽随着他口中涌出的大口鲜血,而渐渐消散。

    心慧看到萧泽受到重击,整个人摔倒在地,不知死活,拳头下意识握起。

    陈青云没有想到,卓一帆的功夫竟然如此霸道,那长剑在他的手中,连细小的伤口都不曾磨出!

    可萧泽,却已经去了大半条命了。

    心里闪过剧烈的震动,陈青云看向远处的心慧,黑沉沉的眸色里满是焦急。

    卓一帆解决完了萧泽以后,再次探头去棺椁之中查看。

    结果,那棺椁之中,突然撒出一些白色的药粉。

    那刺鼻的气味袭来,卓一帆当即往后掠去。

    陈青云看准机会,当即掠向心慧的身边。

    卓唯见到陈青云过来了,长剑立即横在心慧的脖子上。

    他冷凝的眸光气势逼人,仿佛陈青云再往前走一步,他便会抹了心慧的脖子!

    陈青云的步伐仓惶之中,笔直而立,眸光冷肃地盯着卓唯。

    与此同时,卓一帆底下的泥土突然一松,那棺椁周围,全都瞬间塌陷。

    连同棺椁在内,一同陷入深坑之中。

    而深坑里,无数的暗箭齐发,卓一帆顶着巨大的棺椁,在那深坑里面旋转着,片刻后,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椁,便成为了黑漆漆的刺猬。

    卓一帆站在棺椁顶上,用棺椁巨大的冲击力将深坑里埋下的刀剑到压入地下以后,这才脚沾在地,将巨大的棺椁从那深坑里面“嘭”的一声送出,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

    里面的萧沐早就被摔得七荤八素的,还未稳住身形,便被震出棺椁之外。

    他撑着长剑,看着外面密密麻麻直射而来的冷箭,连忙急声道:“公子,进屋!”

    景王的人,已经来了。

    公子下的命令是,围攻过后,连这庄子都烧了。

    若是此番火攻,只怕他们都会凶多吉少!

    陈青云正冷冷地跟卓唯对峙,闻声,眉头狠狠皱起。

    与此同时,心慧看到近在咫尺的青云,心里恨不得捅死卓唯。

    可是她没有刀,也没有可以防身的利器。

    她看着眼前锋利的长剑,那上面的银白色反光刺红了她的眼睛!

    恰逢这时,萧沐恍惚之际,被卓一帆狠狠一掌击落到了一颗柿子树上。

    “嘭”的一声巨响,心慧看到,萧沐的身体竟然将那柿子碗口大的柿子树给撞断了。

    “噗”的一声,萧沐仰头吐了一口鲜血,当即身体往后一仰,顿时昏死过去。

    心慧被萧沐和萧泽的惨状刺激到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卓一帆,他往那棺椁中看了一眼,然后十分愤恨地拍在那棺椁上!

    巨大的棺椁,应声断成了两节。

    直到现在,心慧才惊惧地反应过来,这个卓一帆,到底有恐怖。

    “青云,小心!”

    “你快走!”

    “别管我!”

    心慧嘶喊道,她看到卓一帆对着青云过来了,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魂魄都吓出来了。

    她根本顾不上脖子那里还横着的利剑,身体下意识往前倾。

    那细嫩白皙的脖子,立即被锋利的利剑划出了一道鲜红的口子,血液瞬间流了出来。

    卓唯眼眸一眯,握着长剑的手下意识顿了顿,就在他有些发蒙的瞬间,青云看准时机,屈膝地掠了过去,然后搂着心慧的腰身,往前一扑,便逃离了卓唯的长剑的威逼。

    卓唯只见眼前的身影一晃,尚未收回的长剑上,遗留几滴鲜红的血。

    “啪”的一声!

    从远处略过来的卓一帆狠狠地打了卓唯一个耳光,整个人浑身上下散发着强烈的杀气,大声呵斥道:“废物!”

    卓唯的脸被打到一边,涣散的余光刚好看到,陈青云将李心慧带进了房屋里面。

    他感觉发蒙的耳朵嗡嗡的,眼里的视线聚焦之后,瞬间变得冷戾起来。

    一直在暗处窥探的陈凡和余江早就被卓一帆的强悍惊呆了,好不容易看到公子和夫人脱险,当即启动房间里的机关。

    就在那院门被重重关上的时候,无数的漫天的箭雨,以圆形的方式,将卓一航等人,全都包围起来,形成围剿而灭的绝杀之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