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求救的画
    “如果你死了,它会是我的!”卓一帆肯定道。

    心慧闻言,看着那佛珠上面淡淡的金光道:“那便等我死了以后,你再拿走吧!”

    卓一帆闻言,默了片刻以后,将佛珠递还给李心慧!

    李心慧想起明德大师的话,带好佛珠,可以保她平安顺遂,化险为夷。

    她微微扬起了嘴角,心里略带几分自嘲。

    人的命数,果真都是会变的。

    她将佛珠藏入衣袖当中,面容平静,深邃的眼底,掩藏着不为人知的思绪。

    只要能待在青云的身边,就是死了,她也没有怨言了。

    卓一帆见她那嘴角微翘的释然,心里一凛,下意识移开眸光。

    卓唯静静地看着她的动作,心里无端端感觉到一股慌乱和不安。

    他皱了皱眉头,不希望自己有一丝异样。

    清晨的沈府一如往日那般寂静。

    一盏另类的孔明灯落入院中,早起的陈棋觉那白纸上的绘画之法有些熟悉,便将孔明灯送到了沈旭的书房。

    “老爷,也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看上面的画,好像有些熟悉呢!”

    沈旭一夜未眠,情绪十分低落。

    他转头看向陈棋手里的孔明灯,原本恍惚的视线顿时聚焦起来。

    “快拿过来给我看看!”

    陈祺闻言,连忙把孔明灯递过去。

    沈旭接过去一瞧,眸光顿时一亮。

    糊着的白纸上面,不止一副画,可每一副画的场景都是一样的。

    若是闺阁之中的小姐逗趣,绝不会画这样呆板刻意的图。

    陈青云熟练的画技,一张桌子,跳动的火焰,以及看似铁牢一般的灯罩。

    这是一副求救的画。

    他若猜得不错,应当是李心慧想要告诉陈青云,是卓一帆囚禁了她。

    “快,派人去通知凤天过来。”

    “还有,让暗卫顺着这孔明灯来的方向查探一下,这孔明灯尚未燃尽,一定距离府中不远。”

    “若是查到蛛丝马迹,也千万不要打草惊蛇,让他们快快回来禀报。”

    沈旭吩咐完以后,陈祺连忙出去吩咐。

    不一会,前去查探的暗卫前来回禀道:“在后面的巷子里,有一栋房屋的院子里有被击落的孔明灯。”

    “那房屋的周围有暗卫守着,属下并未潜入,以免打草惊蛇。”

    沈旭闻言,摆了摆手道:“你做得很好。”

    “等会凤天来了以后,你带他过去查看。”

    暗卫应声退下。

    萧凤天一直陈青云的动向,可清晨里,探子就前来回禀,陈青云出城了。

    萧凤天心里暗暗觉得不好,姨母的棺椁被盗,母亲气愤交加,皇上让父亲亲自去查。

    这些事情全都撞一块了,当外祖父的人前来请他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因为姨母棺椁被盗的事情,因此一路上还在踌躇,该如何开口。

    谁曾想,到了外祖父的跟前,只见他老人家递给他一个画着漫画的孔明灯。

    “应该是你那义妹放出来求救的,我已经让暗卫查探到一处可疑的地方!”

    “你跟着跑一趟看看,不过,只怕她已经被带走了。”

    萧凤天闻言,整个人为之一震。

    他拿着孔明灯的手一抖,确实看得出,上面的画技特别熟悉。

    桌子,跳动的火焰,坚不可摧的灯罩。

    这是暗示,是一位姓卓的人绑架了她吗?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心慧她她不是死了吗?”

    萧凤天不敢置信地问道,这简直,太意外了!

    他一点准备都没有,心里激动荡漾,让他浑身上下都起了一层薄汗,好害怕外祖父会突然说,是几天前的。

    “就在今早才飘过来的,陈青云说她还没有死,那具尸体不是她的。”

    “昨晚你姨母的棺椁出事,我便知道,他要正式跟卓一帆宣战了。”

    “现在也不知道你去了,还来不来得及阻止。”

    “卓一帆跟你姨母有些渊源,不过卓一帆此人阴狠嗜血,你若是不敌,万万不可勉强。”

    沈旭叮嘱道,又连忙召来身边的暗卫,嘱咐保护好萧凤天。

    萧凤天有点懵,卓一帆那个人,他是知道的。

    那是父亲心目中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大将军,儿时,还曾经常挂在嘴边,每每教训他时,都会说卓一帆当年的一些血腥事迹。

    卓一帆是心狠手辣的铁血将军,曾经率领一万兵马杀光了鞑靼的十万精兵。

    当年他的威名,震慑朝野。

    卓一帆少年为将,一身都是功勋,所杀之人,数以万计。

    萧凤天感觉头皮有些发麻,他用力地握紧手里的佩剑,放下孔明灯道:“多谢外祖父告知,我一定会把他们平安无事地带回来。”

    沈旭颔首,站在廊檐下目送萧凤天的身影远去。

    那肃杀的背影,带着破釜沉舟的气势。

    周身凌厉的气息,仿佛猛虎出笼。

    沈旭的眼眸微闪,不得不承认,他已经老了。

    他看着院中,随风起起落落的枯叶,忽然想起很多年前,那个蜷缩在桥洞底下吃生肉的少年。

    女儿俏生生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道:“爹爹,我怕!”

    他一把抱起女儿,将她的头按在怀里安抚道:“静姝不怕,小哥哥只是太饿了!”

    “呜呜好怕!”

    女儿啼哭起来,他看向桥洞,只见那少年满嘴是血,正张扬邪肆地大笑起来。

    沈旭想,他永远都忘不了那样的笑容,因为太过瘆人!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那个少年吃的是人肉!

    而在那之前,黄河泛滥成灾,鞑靼入侵,内忧外患下,官府克扣赈灾银两和粮食,还抓了许多壮丁去修河道。

    那个时候他刚刚入了翰林院,后来户部尚书奏报,那三年,一共饿死了十万余贫苦百姓。

    卓一帆的狠,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那个人的心,早就冷得不成样子。

    当年他掌管禁卫军和西山大营,光是杀掉的贪官都能堆积成山。

    先帝为什么那么信任卓一帆,交给他偌大的权利?

    不正是因为看重卓一帆心狠手辣,却对贪官污吏和鞑靼恨之入骨?

    萧凤天去了小院,与守在那里的暗卫交手以后,如愿地进入了小院。

    很简单的院落,其余的房间都稀松平常,有一个房间里,有一套湿了的粗布罗裙。

    那房间里,还有削得细细的竹条还没有用过的,还有炭屑和浆糊等等。

    萧凤天眼眸眯了眯,心里已经有**分肯定,心慧在这里住过了。

    她的刀工非常好,削出来的竹条跟匕首削出来根本不一样,上面的刮痕,受力的位置,以及薄厚,是一般人所削不出来的。

    更何况,那换下来的衣裙,还有她淡淡的气息。

    萧凤天握着那些细细的竹条,然后径直去了陈府。

    可惜青黛和青鸾他们也不知道,陈青云城外买下的庄子具体在什么位置?

    只是之前听余江提过,是一处带温泉的庄子。

    萧凤天急得满头都是密汗,等到他终于查到陈青云买下的庄子在什么位置时,都已经到巳时了。

    城外的温泉庄子是陈青云之前买了,准备送给心慧专门游玩和栽种蔬果的。

    这一片周围五里以内的田地,都买了。

    因为慧娴皇后棺椁失窃,因此暗探四处奔波,就连陈挚他们都被陈青云谴走了。

    庄子上只有陈青云,萧泽,萧沐,以及余江和陈凡。

    陈青云料定,卓一帆骄傲无比,必然要亲自寻回慧娴皇后的棺椁。

    因此,他的身边并没有带很多人。

    摇摇晃晃的马车,在午时来临的时候,到了寂静的庄子上。

    远远的,卓唯便将车帘撩开。

    赶车的暗卫移了移身体,露出前面不远处的栅栏。

    在那栅栏围起来的院子里,几棵果树迎风摇曳,而在树下,一具金丝楠木的棺椁静静的停放着。

    棺椁的旁边,正矗立着一道笔直而挺拔的身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