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章我想死在我相公的身下
    心慧没有想到,做成孔明灯以后,会有如此好的机会。

    卓一帆和卓唯都走了,空气中,杀机四伏的那种恐惧感,消散了许多。

    她不管这是不是一次试探,现在的时机对她来说,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她也绝不会放过。

    将八个孔明灯都点亮,然后再一起放线。

    天色灰麻,明亮的孔明灯,冉冉升起。

    可到半空的时候,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接二连三掉落的孔明灯让心慧的心渐渐沉到谷底。

    就在她眼眸一片死寂,心里已经不报希望的时候,只见其中一盏孔明灯越飘越远,直到落到她眸光无法触及的地方。

    可是她看到,有一道黑影追逐那孔明灯远远掠去。

    心慧感觉自己就像是油锅里煎炸的鱼,两面都是滚烫滚烫的。

    她双手合十,心里暗暗地祈求道:“慧娴皇后,如果你真的在天有灵,就请帮帮我和青云吧!”

    心慧推开门,朝外跑去。

    冷冷清清的巷子里,雾蒙蒙一片,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心里既紧张,又害怕。

    她只想快一点,跑出去就好了。

    那个守着她的暗卫去追孔明灯了,说不定,她能逃走呢?

    可就在她即将跑出巷子的时候,“嘭”的一声,狠狠地撞击在一堵肉墙上。

    “啊!”

    心慧吃痛,因为冲击的力道太大,她往后狠狠地跌去。

    正巧赶回来的卓唯,将她往怀里一捞,然后像拧小鸡一样将她拧起来。

    “你放开我,我会自己走!”

    被拧着的感觉,真的很不舒服!

    可越动,只会越不舒服!

    卓唯根本没有听她的叫唤,而是脚下生风,很快又将她拧回小院里。

    这个时候,卓唯看到了四处散落的孔明灯。

    他不动声色地数了数,眼眸顿时狠狠一眯。

    去追孔明灯的暗卫也回来了,不过两手空空。

    “飞了一盏?”

    卓唯阴沉沉地问道,口气十分冷肃!

    那暗卫瞬间绷紧身体,低垂着头道:“落入沈府的院里了!”

    卓唯闻言,拔出腰间的利剑。

    心慧只见眼前的白光一闪,还没有听到一声轻哼,便有温热的鲜血洒落在她的脸庞上。

    一具高大的身影,在她的面前缓缓倒去,还未落地,便腰间有人将他的尸体拖走了。

    地上洒了一些鲜血,还有她脸上没有来得及擦的。

    心慧呆了又呆,目光直直地望着卓唯。

    卓唯转头,看向她的眼眸道:“你最好打消逃跑的念头,否则,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空气里,有血腥的味道,也有惊恐的气息。

    心慧眨了眨眼,伸手去擦了擦脸上的血迹,结果不小心擦了一些在唇瓣上。

    那种腥气,浓烈得让人反胃,恶心!

    她仿佛还能感受到,那血飞溅过来的时候,是温热的!

    可是瞬间就变得很凉,很凉!

    她狼狈地扑到水井边上,然后连忙捧了冷水洗脸!

    可洗着洗着,她便感觉到自己越来越恶心!

    血腥的气味萦绕在她的鼻息,她控制不住地开始呕吐起来!

    “呕呕”

    “呕”

    卓唯站在屋檐下,冷冷地看着她反胃恶心,吐得面色青紫的样子。

    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感受不到一丝的快意!

    相反,他有点烦闷!

    下属很快将地面都洗干净了,有香胰子的气味,没有血腥味了!

    可是她还是吐得厉害,脸色苍白地跌坐在井水边。

    她双眸有些茫然空洞,没有惊惧后的害怕,有的只是呆滞的茫然!

    他甚至于,有那么一瞬间,会觉得她想跳下去。

    可是她只是在地上跌坐一会,便爬起来,把水井边都冲干净,然后回房换了一身衣服。

    再次出来时,她看起来有些憔悴,肤色苍白,眼底乌青,眸光也不似以往那般明亮,而是沉淀得如墨一般。

    这一次,她去了厨房。

    卓唯有一瞬间的恍惚,好似他刚刚,凌虐了一个,弱女子。

    可是他的手下意识摸向怀里的金钗!

    他自嘲地勾起了嘴角,他怎么会认为她是弱女子呢?

    她就是一头母狼!

    凶狠的时候,足以致命!

    他看着手里拿着的画纸,心里暗暗补充道:“而且,还是一头聪明的母狼!”

    这种画技,他调查过,也属于陈青云的特技。

    想不到,她画得也如此生动。

    或许,只要陈青云看一眼,便知道是她画的。

    可惜,陈青云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卓唯想到这里,阴翳的眸光瞥向了沈府的方向。

    卓一帆回来的时候,心慧已经将早饭做好了。

    他什么也没有说,安安静静地吃完早饭以后,突然对着心慧道:“如果我让你选一种死法,你会选择怎么死?”

    心慧闻言,端着空碗的手顿了顿。

    她微微磕下眼眸,幽幽暗暗的眼眸闪烁着,然后出声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死在我相公的身下!”

    卓一帆:“”

    他狠狠地皱起眉头,眼眸寒冷如冰道:“我并未跟你开玩笑!”

    心慧点了点头,带有几分自嘲地道:“只要你将我送回到他的身边,服毒也好,斩首也罢!”

    “对我而言,这就是我最后的奢求!”

    卓一帆转头,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她的眉眼很精致,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很漂亮,很温婉,可却透着一丝冷傲的倔强。

    其实,真的很像!

    可再像,也不是!

    “那你跟我走吧!”

    卓一帆出声道,这么多年了,陈青云是第一个敢挑战他威严的人!

    卓唯站了出来,他渐渐地回过味来!

    那个敢劫走慧娴皇后的人,竟然是陈青云。

    眼底闪过一丝震惊,卓唯的目光投在李心慧平静的面容上,下意识皱了皱眉。

    发生这种事情,义父越是平静,那陈青云就必死无疑!

    甚至于还有她!

    心里有些异样,卓唯不动声色地压下,当即对着卓一帆道:“义父,陈青云的身边有我的人!”

    “我跟您一块去,我想,我大概知道在什么地方了!”

    他一直让人盯着陈凡,昨日消息传来,陈凡已经在城外的一个庄子上,连续待了两天了。

    之前他还奇怪,陈青云让陈凡去那里干什么?

    现在联系到慧娴皇后棺椁失窃,显然,那个庄子,就是陈青云用来对付义父的地方!

    请君入瓮!

    他到也想看看,陈青云到底有几分本事!

    心慧听到,卓唯说,青云身边有他的探子时!

    心里一片惊骇!

    她眸光灼灼地盯着卓唯,下意识问道:“是谁?”

    卓唯没有理会她的问题,而是看着卓一帆,等着他的许可!

    卓一帆看了一眼卓唯,顺便瞥了一眼焦急的李心慧,淡漠道:“罢了,她既然是你一手带来的,你便亲手将她杀死在陈青云的面前!”

    “我到是要看一看,陈青云是不是要亲眼看到她死,才觉得痛快!”

    卓唯的眼眸微眯,看着李心慧木然的面容,缓缓地点了点头。

    不一会,心慧便跟卓一帆和卓唯坐上一辆宽敞的马车。

    马车摇摇晃晃地往城外驶去,一路上,有许许多多热闹的吆喝声!

    心慧坐在窗边,掀开了车帘,探头去看!

    京城可真是繁华,其实,她还没有跟青云好好地逛过街道呢!

    她忽然想起,进京的那一天,她心里隐隐升起的兴奋和渴望!

    可是转眼,似乎一切都要成空了!

    心慧的眼底有了湿意,她放下车帘,忍到眼底的泪意都消失以后,转头看向卓一帆道:“卓将军,可以将佛珠还给我了吗?”

    卓一帆转动的佛珠停了下来,他争开眼,看向仰着头,索要佛珠的李心慧。

    她眼底,有着平静的淡然!

    仿佛死亡于她来说,不过是一场可以忍受的疼痛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