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是认命还是蛰伏?
    卓唯发现,自从昨天清晨李心慧哭过以后,她便老实下来。

    白日里做饭,打扫房间,把义父的脏衣服都洗了。

    闲时,便拿着菜刀削着薄薄的竹签。

    她像是一个哑巴一样,不再开口说一句话,只是好几次那菜刀将她的手指都削破皮了,她也浑不在意,撕几根布条包扎起来就继续削。

    卓唯一开始不知道她削来干什么?

    直到发现她打扫了所有的房间,在义父的书房里,拿了一些薄纸以后,他便渐渐地回过味来。

    暗夜下,她房间里亮着昏暗的灯光。

    支起的窗户可以看得见,她正拿着炭屑在暗纸上画着些什么?

    并不是很繁复,不过黑白分明,线条流畅,到有几分井然有序的感觉。

    心慧一个人静静地做着孔明灯,她画的漫画很简单,一张四方桌上,有一盏灯。

    灯罩将火焰罩住,那火焰跃跃而出,却始终无法跃过灯罩的高度。

    她将薄薄的纸张用浆糊糊住,没有松脂,心慧便用棉花做了灯芯,缠在竹签上。

    竖起的竹签会随着灯芯的燃烧而慢慢变成灰烬,不过灯芯和竹签的长度,以及孔明灯的大小,都足以支撑到它们升空,飘到远处去。

    心慧一直做到寅时,一共做了八个。

    她用线先将八个孔明灯都拴住,准备天亮以后,一一点燃,然后一起放上天空。

    可后半夜的时候,突然有紧急的消息传来,卓一帆连夜起床。

    剧烈的关门声让心慧心里一惊,连忙吹灭了油灯。

    卓一帆的身影急速地朝着慧娴皇后的陵寝掠去,他一双幽光陇聚的眼眸,寒意四射,透着冷酷无情的杀意。

    卓唯跟在一旁,面色同意很难看。

    就在刚刚,慧娴皇后陵寝的探子来报,有大批人马连夜闯入慧娴皇后的陵寝,意图劫走棺椁。

    卓唯可以想象义父的震怒,这件事,来得太过意外。

    卓一帆赶去皇陵的时候,萧泽假扮的探子看到天空中一闪而逝的信号烟火,当即往身上浇了一些鲜血,扑到张府的大门前用力地拍了拍。

    不一会,守门的护卫打开房门。

    “快快通知老爷”

    “有人闯入了慧娴皇后的陵寝”

    萧泽说完,把头一歪,当即屏息倒在一边!

    那护卫被这消息一惊,伸手去探,发现来人已经没有鼻息以后,连忙拔腿往张金辰的院子里跑。

    “老爷,老爷!”

    大半夜的,护卫急声的叫唤,让睡眠不好的张金辰当即睁开眼,披了一件披风就推开门道:“何事如此惊慌?”

    “老爷,有人闯入了慧娴皇后的陵寝!”

    “什么?”

    张金辰震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他顿了一会,当即惊疑不定道:“快,快备马!”

    那护卫闻言,连忙下去安排。

    冷冷的寒风一吹,张金辰顿时感觉手脚僵硬!

    他忽然想起卓一帆!

    敢如此做的人,只有卓一帆了!

    他是不是怀疑什么了?

    所以要带走静姝的尸身查看?

    不一定不能让他带走静姝的尸身!

    张金辰眼里一片慌乱,召集所有的暗卫和身手绝佳的护卫,浩浩荡荡地冲向慧娴皇后的陵寝。

    与此同时,襄王也听到了风声,不过他身体不便,只派了心腹去探听消息。

    万籁寂静的夜里,好几拨的人马,行色匆匆,马不停蹄。

    张金辰带着人去赶到慧娴皇后陵寝的时候,只见眼前的景象十分惨烈。

    无数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着,有些燃着的火把都烧到尸体的身上了,还有湿润了一地的鲜血。

    他带着人冲向陵寝的入口,却发现,那里面黑压压的一拨人正巧冲出来。

    那么多人影,高矮胖瘦,几乎都没有多大差别。

    可是当他看到走在最前面,形色又急,眸光阴戾的卓一帆以及他身边站着的卓唯,顿时身体一震。

    “你你们!”

    张金辰震惊到,连话都说不全了。

    当年,卓唯是他手下的得力干将!

    他一直以为,被萧家灭口在阳城了!

    结果

    他竟然在这里,而且就在卓一帆的身边!

    张金辰踉跄的步伐往后退了退,心里惊恐交加,整个人像是溺在水中,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卓一帆根本没有空理会张金辰,张金辰明显在他的后面赶到,所以劫走慧娴皇后棺椁的人,一定不是他!

    不过,既然遇到了,少不得要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

    “杀!”

    卓一帆冷戾道,极速如幽灵般的身体,瞬间从张金辰的身边穿过,然后如鬼魅般消失在原地。

    卓唯扬了扬手,示意身边的人动手。

    两拨人马一触即发,都是高手过招,少不得又是一番流血死亡。

    可明显张金辰的人稍微弱一些,不一会,就损失过半。

    等到襄王的人赶来时,看到张金辰也在其中,自然是帮张金辰对付卓唯他们。

    可此时,报信的人早就带着三千城防营的兵马过来了。

    卓唯招呼手下,带着人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唯独张金辰跟傻瓜一样,盯着空荡荡的陵寝,再看看早就急匆匆走掉的卓一帆。

    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是此番他的脑袋一片空白,对自己身边的所有人都起了怀疑。

    如果,当年一手栽培起来的卓唯是卓一帆的人

    那么可以想象,他身边还有谁可以值得信任的?

    这么多年,他的所作所为,卓一帆岂不是了如指掌?

    张金辰简直不敢继续想下去,这对他来说,简直太恐怖了。

    直到,高鸿带着兵马将他包围起来,目露惊诧之意的时候,他才惊觉,自己中计了。

    是卓一帆引他来的?

    不不他终于明白事情不对劲在哪里了!

    卓一帆也没有能够带走棺椁,也就是说,卓一帆也被算计了!

    那会是谁?

    谁有这个能力,连卓一帆都算计了?

    难不成是皇上?

    皇上从襄王被刺的事情里,嗅到一些阴谋,所以想要收拾他。

    可真的是如此吗?

    张金辰快速地变脸,一会青,一会紫,一会黑,他头痛欲裂,越想越心惊胆颤!

    直到高鸿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他的身边,略带公事公办的口吻道:“张尚书怎么会在这里?”

    张金辰张了张嘴,好半响才道:“有人通知我来的!”

    高鸿的眉头狠狠皱起,他看着张金辰惊疑不安的面容,便知道他被算计了。

    可谁能算计得到他?

    眼下,就算与张金辰无关,可还是要带走问话!

    这一带走不要紧,发现襄王的人也在其中。

    高鸿的脸色当即也精彩起来,好半天才压制住心里骂娘的冲动。

    他们明里暗里都是张金辰的势力,可现在,这股势力竟然跟麻绳一样扭在一起。

    这简直就像是一场针对性的阴谋,可除了皇上以外,没有人有这个本事了!

    一时间,高鸿的心也被提起来,总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陈青云将四个暗卫和暗探都集中在张金辰,襄王府,英国公府,以及魏国公府内。

    因此慧娴皇后的棺椁被劫走以后,皇上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包括张金辰急匆匆地带着人赶去,襄王的人紧跟其后,以及高鸿的带兵救援等等。

    可这还是打消不了皇上的疑心,震怒之下,当天晚上,张金辰被关天牢,襄王被申饬一番,就连高鸿都以救援不利,被降职为兵部侍郎。

    所有的人,包括皇上都没有怀疑到,这件事背后的黑手,是陈青云。

    且说卓一帆顺着棺椁被抬走的痕迹追了两里路以后,在被棺椁挂断的树枝分裂处,看到了一封信。

    信上只有一个地址,以及一句:“吾妻之命与君惜之尸骨同在!”

    “陈青云!”

    卓一帆将信纸捏成粉末,眼底一片赤红,心里瞬间升起一股浓浓的阴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