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筹谋反击
    陈青云踏入沈府大门的时候,沈旭仿佛早就猜到他会来。

    珍藏古籍的书房里,散发出一股腐旧的书卷气。

    青云站在卷帘下,眸光看着书架后,垂首抒写的沈旭,深幽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冷戾。

    “你还是不肯说,那个背后坐收渔翁之利的人是谁吗?”

    沈旭握笔的手一顿,垂下的视线里,明显有了晦暗不明的幽光。

    “青云,逝者已逝,何必如此执着?”

    “嗤?”

    陈青云嗤笑,他隔着卷帘,玩味地看着眼前的老者,略带嘲讽地道:“如果我告诉你,当年你的大女儿慧娴皇后,死时,已经有三月的身孕呢?”

    “她不想死的,可是有人想让她死!”

    “所以,你是不是也觉得,她死得活该?”

    陈青云的声音,冰冷至极。

    沈旭感觉后背一凉,整个人慌张至极地转身,不敢置信地盯着陈青云看。

    “这这怎么可能呢?”

    “静姝她当年竟然身怀有孕?”

    “那皇上?”

    沈旭喃喃自语,这对他来说,太过震惊了。

    可是他的脑海里,闪过某些片段。

    记忆里,向来听话懂事的女儿哀求他,再等几个月。

    那悲戚又无奈的眸光,明显藏着无法明说的心事。

    陈青云看着大惊失色的沈旭,深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阴狠的快意。

    “当年给慧娴恍惚诊治的御医,后来是不是暴毙了?”

    “你以为是皇上下的手,皇上以为是你的下的手?张金辰坐收渔翁之利!”

    “你们当年的恩怨,张金辰的图谋,皇上的利益权衡,都跟我无关。”

    “可谁伤害了她,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沈旭抬首看向陈青云,他忽然发现,眼前这个少年变了。

    他不再内敛,变得张扬而阴狠。

    当年的事情,连他都不知道,陈青云又是怎么知道的?

    “就算我告诉你,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青云,别去惹他,这世间,我还从未见过,没有他不敢杀的人!”

    沈旭告诫道,他到现在也不明白,那个人到底想干什么?

    以他的本事,十个张金辰都不会放在眼中。

    陈青云闻言,深深地看着沈旭道:“我的妻子,她还活着!”

    “那具焦尸,根本就不是她。”

    “什么?”

    沈旭突然怔住,他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愕然。

    “萧家欠她两条命,如果不想我把你的好外孙带去造反,你最好还是说吧!”

    陈青云幽幽地道,他嘴角勾起,露出嗜血而狂傲的笑容。

    沈旭有些呆滞地往后退去,他忽然惊觉,这个陈青云,太过陌生。

    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认识过,这个让人惊颤的陈青云。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那个一直暗中盯着张金辰,却没有下手的人,是卓一帆!”

    陈青云好似一点都不意外,像是心里的想法得到证实。

    他呢喃一声:“卓一帆吗?”

    那语气,透着一丝琢磨不透的阴狠。

    陈青云出了沈府以后,拜访了吴王。

    吴王对陈青云的到来,表示有些意外。

    这还是陈青云第一次正式登门拜访他。

    可当陈青云说明来意的时候,吴王的心里顿时犹如惊涛骇浪一般,他连连摇头摆手,整个人坐立不安道:“这绝不可能?”

    “父皇对慧娴皇后的陵寝十分重视,光是守陵的士兵都有三千。”

    “更何况,这是大逆不道的事情,本王如果做了,那日后绝无问鼎皇位的可能?”

    陈青云闻言,也不急,只是将龙纹玉符拿了出来,摆在桌面上。

    “我借王爷两千人马,日后还给王爷的,便不止这些。”

    “正是因为王爷觉得大逆不道,别人更不可能怀疑到你的身上。”

    “到时候,王爷只要暗中把棺椁送到我指定的庄子里,而我为王爷扫清首尾,将线索引向襄王”

    “贺贵人当年没有当上皇后,难免心存怨怼,再加上如今失宠,襄王想要为母出一口气,也是情有所原?”

    陈青云说完,将龙纹玉符推到吴王的面前。

    吴王眼睛都看直了,拿着龙纹玉符细细研磨一番,然后震惊地看着陈青云道:“你从哪里得到的?”

    陈青云笑了笑,不以为意道:“传至恩师,不过如今乃是皇上亲自授意。”

    “王爷,这是我对你的诚意!”

    “至于你接不接受,便自寻斟酌吧!”

    吴王握着龙纹玉符的手抖了抖,他虽然有些势力,但专属于历代皇上的暗探营如果成为他的臂膀,那日后传到父皇手里的消息,便有他的一份。

    这样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而且,陈青云只是要一具尸体而已。

    事后,引到襄王的身上,对他来说,正是求之不得的。

    吴王开始细细地思量起来,可他实在是太渴望陈青云手里握着的这股势力了,竟然越想越兴奋。

    过了片刻,他用力地拍了拍桌子,认真道:“好,本王答应你!”

    “什么时候动手?”

    “明晚!”

    “这么快?”

    “正是因为快,所以不怕走露风声,而且对方也猝不及防!”

    陈青云冷笑道,玩味的眸光里,透着一丝冷血的寒意。

    吴王下意识打了个寒颤,眼眸微闪,总有一种感觉,陈青云最终的目的根本不是一具尸体,而是搬倒襄王。

    可用这样的事情陷害襄王又未免有些奇怪。

    深夜里,陈挚,陈擎,陈揫,陈搴都被陈青云派出去监视襄王和张金辰了。

    萧泽和萧沐办事回来以后,径直去了陈青云的书房。

    陈青云在练字,来来回回地练,只有一个字,“静”!

    听到脚步声的时候,陈青云连头都没有抬,只不过冷淡道:“事情办得如何了?”

    萧泽和萧沐垂首,萧泽当即回禀道:“暗道已经挖好了,景王那边已经接通了,就在他书房的隔间。”

    “柳公子,谢公子,张公子,已经叮嘱他们暂时不要上门拜访。”

    “萧将军和明珠郡主的人一直都在暗中盯着,其余的不明探子,也有好几个。”

    陈青云搁下笔,抬首看向萧泽萧沐道:“明天你们去庄子上帮余江和陈凡,所有的陷阱,必要致命的!”

    “我希望刀箭上,都涂抹上剧毒!”

    萧泽和萧沐闻言,神情一震,当即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公子要对付的人是谁?

    不过可以猜测,应当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

    萧泽萧沐退下以后,陈青云望着明月当空的夜色,眼眸里的光,由晦暗到清明。

    如果成功了,救出她,日后谁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如果不成功,那至少也要让卓一帆知道厉害,打谁的主意都行,但是不能打她的!

    廖升是皇上的人,暗卫也是皇上的人。

    他身边可用而忠心的人,没有几个。

    借助吴王的势力,引火烧到襄王的身上,其实真正获利的,是景王。

    这么大的人情送给景王,他怎么也要收点利息的。

    但愿景王不要让他失望才好。

    “心慧,别怕,我很快就会来救你了!”

    陈青云呢喃道!

    忽然,他的脑袋十分疼痛,眼前的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

    一股呕吐的血腥之气冲出喉咙,他忍不住靠在门框前,往前喷了一口鲜血。

    “噗咳咳”

    不一会,他连眼睛都开始充血,变得阴邪而恐怖。

    “如果你再躁动的话,我不介意在这身体的心口处,捅上一刀。”

    “你记住,你已经没有资格再管她的事情了!”

    “这具身体是你让给我的,废物就该永远待在阴暗的角落里,像个可怜虫一样,看着我如何爱护她!”

    “呕”

    陈青云说完,忍不住又呕出了一口鲜血。

    他的手紧紧地用力抓着门框,殷红森冷的眼眸里,闪烁着得意又嗜血的目光。

    他不会让的,死也不会让!

    “你别做梦了!”

    他冷戾道,嘴角的笑容十分阴森诡异晚安了,宝贝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