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夫妻之间的心灵感应
    “为什么要抓我?”

    心慧问道,既然是慧娴皇后的故人,没有道理跟将军府作对才是?

    怎么反而,像心有算计一样?

    卓唯直视着李心慧询问的眸光,她那眼底,黑白分明。

    幽幽地望过来的时候,里面清透如墨,让他有些呼吸微滞。

    “因为只有你死了,陈青云才会不顾一切地对付张金辰!”

    “这样对我们来说,可以剩下不少功夫!”

    心慧的眼里,闪过一丝了然!

    她冷冷地勾了勾嘴角,然后猜测道:“慧娴皇后的死,跟张金辰有关吧?”

    “可要杀一个张金辰就这么难吗?”

    “难到要利用我的相公,让他受到噬心之痛,然后发出嗜血之狠?”

    卓唯闻言,有片刻的恍惚!

    噬心之痛,嗜血之狠!

    陈青云,还真有几分像她说的这样的癫狂!

    可那又如何?

    义父根本不想张金辰痛痛快快地死!

    张金辰越想得到,越是以为自己都可以得到!

    等到最后一刻,才发现原来不过是一场醒不过来的噩梦而已。

    “你出不去的,住在这里,陪着我义父,给他洗衣做饭,说不定,等事情都了结了,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心慧闻言,在心里咒骂一通!

    她想到青云以为她死了,痛不欲生,傻傻地去冒险做任何事情的时候,她的心便不得安宁!

    “你叫什么名字?”

    心慧问道,这个一手导演了她阴谋假死的男人!

    这个让青云发疯发狂的男人,她若是不狠狠记住,以后如何报复?

    “卓唯!”

    卓唯说完,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瞬间消失在原地。

    心慧见他神出鬼没,便知道,她想逃走,还得花一些功夫。

    四四方方的小院,不一会就逛完了。

    心慧尝试外出,结果刚刚出了院门,便有锋利的长剑横在她的面前。

    她惊吓一跳,知道这个小院的周围,布下了不少暗卫。

    心慧返回小院,这一次她去了厨房。

    厨房里有些蔬菜和新鲜的鱼肉,心慧根本没有心情做色香味俱全的食物。

    她随便炒了一份炒饭,可炒好以后,卓唯现身,把她的炒饭端走了。

    心慧看着被她刮得干干净净的锅,听着肚子里咕咕的声音,再瞥向卓唯远去的背影,心里仿佛有一千头草泥马飞奔而过。

    不放她走,还准备拿她当丫鬟使。

    出不去,她得要想个办法报信才行。

    问题是,她连这个位置在哪里都不清楚?

    随意地炒了一点饭菜以后,心慧看到卓一帆在花圃里翻土。

    她看了看高高的银杏树,准备爬上去看看。

    可是她的身体才爬了一丈高,便有暗处的小石子打在她的小腿肚上,她当即一个吃痛,便从树上跌了下来。

    “哎呦”

    “嘶好疼啊!”

    心慧摔到了尾椎骨的地方,疼得她浑身打颤。

    好不容易缓过过来,她看着从头到尾都在翻土的卓一帆,当即道。

    “卓将军,我必须要出去的,我相公找不到我,他会很难过的。”

    心慧揉着尾椎骨的地方,决定从这位卓将军入手!

    卓唯弯腰翻土,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冷冷地道:“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一个死人!”

    “一个死人,最好不要说话!”

    心慧:“”

    真是够冷漠的。

    听卓一帆的口气,好像她能活下来,都要感恩戴德了!

    艹!

    问题是,他们有什么资格囚禁她?

    不过是以强欺弱而已。

    晚上的时候,心慧老老实实地做了三菜一汤!

    一个红烧鲫鱼,一个醋溜里脊,一个蒜泥生菜,一个青菜豆腐汤。

    正房的饭厅里,只有卓一帆一个人等着吃。

    心慧上菜的时候,嘴角微微抽搐一下。

    她看得出,卓一帆以前都是自己做饭的,怎么抓了她以后,就像是找个丫鬟侍候人一样?

    心慧并没有打算跟卓一帆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她在伙房里面留了一些。

    吃过晚饭以后,卓一帆回房了。

    心慧去收拾碗筷,发现吃得干干净净的。

    心慧站在桌边默了片刻,然后收拾碗筷去洗。

    可是有些心不在焉的,那碗不小心滑落在地,她伸手去捡的时候,手就被割伤了,鲜红的血珠当即冒了出来

    哎

    心慧在心里轻叹一声,眼眸里的愁绪显而易见。

    她很担心青云,那个傻瓜,也不知道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感觉时间过得那么快,幸福从来没有过多地停留,上天也不会永远眷顾。

    从一开始准备上京,她就知道,也许会遇到更多更多的挫折。

    可怎么也想不到,会陷入假死的阴谋之中。

    如今,她可以想象青云的痛苦和绝望。

    心慧蹲到地上去捡碎瓷片,不小心又被割伤了手。

    鲜红的血滴在白瓷的碎片上,让她的涣散的眼眸聚焦起来。

    夫妻之间,其实是有心灵感应的。

    她见到鲜红的血,就想到青云目前的处境。

    他一定很不好过,也许还会自责万分。

    可是她什么事情都没有,却连报个信给他都不能。

    心慧收拾好了厨房,返回自己的房间。

    老旧的油灯很昏暗,她站在窗户边,看着天又黑了。

    外面静悄悄的,她连人说话的声音都听不到。

    冷风从她木然的面容上刮过,带着一丝丝腥甜,她沉寂的眼眸里,愁云如黑雾,越积越深,透着沉甸甸的压抑。

    心慧也不知道站了多久,茫然地抬起头时,忽然发现天空中的月光格外地耀眼。

    她眼眸微微一闪,收回散乱的思绪,转头看向自己那灰扑扑的帐顶时,总感觉有一丝流光在脑海里闪过。

    她晃了晃沉重的脑袋,总感觉有什么想法,是她应该抓住的,可是她偏偏没有抓住。

    心里一直惦记,身体各种不爽,可奈何她还是想不起来。

    一直到她上床,睡不着,一直盯着灰扑扑的帐顶看的时候,白色的月光透进房间,她这才恍然大悟。

    她不能出去,不过她可以放孔明灯。

    前提是要一次性放很多,而且要猝不及防的时候,这样也许青云就能察觉到蛛丝马迹。

    至少,要先让青云知道,她还活着。

    心慧心里有了主意,更是睡不着了。

    她要做孔明灯,首先要有纸,而且她要画漫画,漫画没有字句,卓一帆和卓唯应该不会太警惕。

    然后是松脂,这些她都要买,问题是,卓唯会不会给她买?

    心里的涌现的一丝热气被现实浇了一盆凉水,心慧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天亮时,才迷迷糊糊睡去。

    可是她睡着后,竟然梦见青云陷在满是血污的池子里,周围都是污血,他的身体都被淹没了,只有头露出来。

    发丝凌乱,神情憔悴不堪,甚至于,隐隐有了垂死之相。

    心慧在岸边看得焦急,一边哭喊,一边往下跳。

    可是她一跳下来,那血池就往前移走,她一边拼命地往前追,一边痛苦哀嚎地叫喊!

    她已经使出全部的力气去追赶了,然而直到精疲力尽,看着青云的脑袋突然垂下的时候,她还是没有能够追上。

    “青云”

    心慧忽然惊醒的时候,眼角的泪都还是温热的。

    可是她的双手紧紧抓住的被子,却显得无比冰凉。

    心慧突然坐起身来,空旷的房间里,冷飕飕都是寒气。

    她惊惧的瞳孔收缩着,心里万分悲戚。

    青云一定是出事了,她知道的。

    她心里那种毫无着落的感觉,酸涩难挡,好似已经在无声无息之间,失去了些什么?

    而且她怎么也到不了青云身边的时候,那种无望又痛苦的感觉,像是生离死别。

    青云见到女焦尸的时候,一定都疯了吧?

    心慧想到梦里自己无能为力,又惶恐惊惧的感觉,忍不住抱着被子“嘤嘤”地哭了起来!

    房瓦上,躺着的卓唯抬头仰望着灰蒙蒙的天色

    她在梦里的时候,一共叫了四十六次“青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