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二章不想让她回去
    襄王,张金辰,陈青云,这三人围绕着乐安县主兜兜转转,甚至于张莹莹被抓,皇上都是知道的。

    他默许了陈青云去收拾张金辰的权利。

    可是陈青云将茅头指向了襄王,这对于皇上来说,是很震惊的。

    更震惊的是,张金辰的态度!

    之前张莹莹没有嫁给贺炯辉的时候,皇上也猜测过,张金辰跟襄王有某种隐秘的利益关系。

    可是,皇上从来都不知道,张金辰竟然可以不顾自己女儿的安危,甚至于,还因为襄王,暴露他引以为傲的阴私手段。

    要知道,如果当时,乐安县主没有死。

    那么张金辰绑架乐安县主,就相当于,送了致命的把柄到了陈青云的手中。

    皇上对陈青云要杀襄王,是无比愤怒的。

    可接下来,另外一种强大的冲击力压制了这股愤怒。

    因为一心想要将陈青云置之死地的张金辰选择压下襄王被刺事件,张金辰的态度,以及襄王竟然差点命丧黄泉,却选择默不出声的隐忍。

    这一桩桩,一件件,像是在蕴酿一个天大的阴谋。

    老太傅暗中调查的前朝卷宗,陈青云透露的惊天消息,张金辰和襄王息事宁人的态度,都好似在大周皇朝之上,陇上了一层黑压压的乌云。

    张金辰没有挑明了说,就是不给自己暴露老底的机会,同时,也免去了陈青云的死罪。

    这些事情,太让皇上无法置信了,一个阴谋的初露,只为隐藏更大的阴谋。

    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陈青云不是他的人,如果陈青云身边跟着的,不是他给的暗探和暗卫。

    那么这些变故,这些引人深思的转折点,一定是他所查不到的。

    襄王跟张金辰如果关系已经亲厚到,一根绳上的蚂蚱,那么贺贵人呢?

    多年前就已经成为他王妃的贺贵人?

    皇上想起那些早夭的皇子,忽然有些背后发凉。

    被这些惊颤的事情冲击以后,皇上按耐着,表面上接受了张金辰跟襄王的说辞,还下旨嘉奖了陈青云一番。

    暗地里,却翻天覆地的开始各种查探。

    心慧再次醒来的时候,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

    她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正穿着一身蓝色的粗布衣衫,小小的床铺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帐子也是灰扑扑的。

    她惊疑地坐起来,发现这床板好矮,有一双半旧的鞋子,看着是没有人穿过,但是放了很多年的老鞋子了。

    房间里并不是很宽敞,地面是石板铺的,有一个圆木桌,一个盆架,还有一个三门的衣柜。

    非常简朴又单调的房间,像是乡下那种常备的客房。

    她下床,穿着鞋子走了出去。

    两进的小院,正院,耳房,左右厢房,还有伙房和盥洗室。

    灰瓦青砖,菱花窗户,黑色的院门,院子里左右各种一颗银杏树,那银杏树很高,还有枯黄的落叶,像是两把巨大的黄色雨伞。

    而在树下的花圃里,竟然种满了朝颜花。

    心慧下意识揉了揉眼眶,只见左边的井水边,有一位年长的老者,正在打水洗衣服。

    恍惚之中,心慧还以为自己又重生了。

    可当她抬起手腕,看到手腕上的佛珠以后,脑海里才逐渐清明起来!

    “老伯是您救了我吗?”

    心慧站到那位老者的后面,出声问道。

    老者闻言,转过头来,犀利的眼眸如刀剑一般落在她的面容上。

    他只不过冷冷地说了一声:“你真是承平四年十月初三申时出生的?”

    呃?

    心慧愕然地看着眼前的老者,他花白的头发看起来,年纪很大。

    不过转过正面时,却如同苍劲的松柏,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犀利如鹰,深邃当中透着一股冷戾的肃杀之意。

    那菱角分明的五官,像是经历过千万种打磨,眼睛浑然成为威严而不可侵犯的铁血神像。

    心慧下意识往后退了退,然后点了点头道:“是的。”

    “手上的佛珠,是萧夫人给你的?”

    老者再问,放下木盆里的衣物,朝着心慧走了过来。

    心慧有些害怕,可知道这个老者如果要杀她的话,就不会等到她醒来了!

    她当即壮着胆子,又点了点头。

    “为什么给你?”

    老者步步紧逼,那深邃幽暗的眼眸,直直地望进心慧的瞳孔之中。

    好似她一说谎,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一样。

    心慧抬起手腕,转动着几颗让她安心的佛珠道:“当时我中了毒,身体很虚弱,有些油尽灯枯的势头。”

    “义母担心我的身体,所以将佛珠赠给我了!”

    老者闻言,眸光聚焦在她手腕上的佛珠上。

    那佛珠上面,有着繁复的经文,有着经年流转,岁月遗留下的磨痕。

    心慧见他眸光忽然有些发怔,心里渐渐回过味来。

    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不过看这周身凌厉的气势,只怕也曾经是个身居高位的人物。

    而且,认识慧娴皇后。

    心慧将手腕上的佛珠摘下,递给他道:“老伯要看便看看吧!”

    “这世间上,能认得出这串佛珠的人,多半是慧娴皇后的故人!”

    “故人?”老者重复地呢喃一句,眸色晦暗不明。

    他接过佛珠,盯着眼前的小妇人瞧,眼底略有几分自嘲道:“竟是故人吗?”

    “你可知道我是谁?”

    心慧摇了摇头,她对慧娴皇后的往事,一无所知。

    又怎么能猜到,眼前的人是谁?

    “我姓卓!”

    老者冷厉道,这么多年了,他终于有想要说出自己名字的想法。

    心慧闻言,想了想,眼底渐渐有些震惊之意。

    她曾经查过些官场资料,自然知道姓卓又跟慧娴皇后有牵扯的人是谁?

    曾经震慑朝堂的第一人,权倾朝野,人称活阎罗的桌一帆。

    “您是卓将军!”心慧不敢置信道!

    卓一帆闻言,思绪飘远!

    他没有回答心慧的话,而是对着心慧道:“你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吗?”

    “你的相公为了你,刺杀了襄王!”

    “张金辰为了自己,压下了襄王被你相公刺杀的真相,所以,外面虽然没有的公布你的死去的消息,不过所有的人,包括你的相公,都认为你死了!”

    “啊?”

    心慧惊叫一声,她死了?

    为什么?

    可她明明还活着啊?

    “卓将军,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慧惊疑不定,如果青云以为她已经死了,那该有多伤心啊?

    “让我义子跟你解释吧!”卓一帆拿了佛珠,把洗干净的衣服晾晒以后,便进屋去了。

    这个时候,从房顶上,跃下一位青年男子。

    这男子身材高大威猛,眼眸犀利冷寒,鹰勾般的鼻梁,深邃而冷肃的面孔,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死亡气息。

    心慧被他强势逼人的气势一震,下意识往后退了退,聚焦的视线落在男人的双眸中。

    半响,她对那几欲直视而来的瞳孔有些许的熟悉之意!

    她脑海中白光一闪,瞳孔一收,当即便惊声道:“是你!”

    卓唯心的微微被提起,以为她想起了几年前的一幕!

    谁知道,她接着道:“那一夜,我在我家后院,我看到的那一双眼睛,是你的!”

    卓唯闻言,面容微微僵硬了一下,神情也有几分不自在!

    他磕下眼眸,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只是冷冰冰地陈述道:“昨天晚上,关你的阁楼被我烧了,里面有一具女尸!”

    “他们都以为是你,陈青云甚至于还想杀了襄王和张金辰为你报仇,现在没有人怀疑你的死!”

    “所以过一段时间,我要是猜得不错,他们便会宣布你因病去世,你已经回不去了!”

    心慧皱着眉头,她看着这小小的四方院落!

    如果回不去,那也是这个人不想让她回去!

    可是她怎么能不回去呢?

    她的青云还在等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