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邪肆狂傲
    陈青云醒过来的时候,心慧已经入殓了。

    上好的金丝楠棺木放置在空旷而隐蔽的连玥斋。

    萧凤天一直等着陈青云醒来,他担心陈青云醒来以后,会去找张金辰拼命。

    然而,陈青云醒来以后,很安静。

    他去了连玥斋,打开了棺木,看了一眼棺木里躺着的焦尸。

    面目全非,狰狞恐怖,可他浑然不觉,他伸手去摸,一点一点地摸,从头到脚。

    一旁暗暗抹泪的明珠郡主不忍直视地移开眸光,萧凤天也下意识看向别处,柳成元等人,更是从头到尾,低垂着头,连多余的话都不敢说。

    过了一会,陈青云摸着焦尸的手一顿,似有些嫌弃地在焦尸上穿的衣服擦了擦!

    陈青云转身从连玥斋走了出去,眼眸里,流转着一丝异样的光芒。

    他嘴角噙着笑,邪肆的弧度看起来有些诡异。

    萧凤天见他情绪不对,连忙追了出来,出声道:“青云,心慧的仇,我们一定会报的。”

    “可你身上还有伤,这个时候,不要去硬碰硬!”

    陈青云转头,似笑非笑地盯着萧凤天,略带几分嘲讽地道:“知道她为什么不喜欢你吗?”

    “什么?”萧凤天有些愕然,他皱着眉头,不明白陈青云这个时候,说这句话的意思。

    可陈青云去继续道:“如果你连为你心爱的人报仇的勇气和胆量都没有,你就不配得到她的喜欢!”

    “她从未对你动过心,那是因为,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是不需要你所谓的大局观。”

    “她需要的,是全心全意,将她视若为生命的男人!”

    “从前我有还有她,当然要懂得收敛和顾忌!”

    “现在我没有了,而且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你认为,我还会怕什么呢?”

    陈青云说完,深深地瞥了一眼萧凤天,看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狼狈以后,邪笑着,转身走了。

    萧凤天有些木然地在原地站着,脸颊有些冷肃,神情有几分复杂难辨。

    他磕下眼眸,心里酸涨难忍。

    比起青云的豁出一切,他所做的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

    陈青云召见了陈挚,然后冷戾道:“把张莹莹带来见我。”

    陈青云带着张莹莹出府邸的时候,吩咐陈挚和陈擎天黑以后,把棺木运出去,送到张金辰的府邸。

    陈挚和陈擎心里虽然震惊万分但还是听命行事。

    张莹莹的手脚被绑住,嘴巴也被堵住了,蜷缩在陈青云的脚边,眸光惊恐不安。

    外面赶车的人是余江,一路随行的还有萧泽,萧沐。

    而陈揫和陈搴则跟在暗处。

    陈青云换了一把用得不太顺手的匕首,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马车里的张莹莹,嘴角微翘,眼神阴戾道:“你知道为什么会抓你吗?”

    “你爹抓了我的妻子,我便抓他的女儿,可笑的是,他宁愿选择保住襄王,暴露自己,也没有想过要救你!”

    “不知道的,还因为襄王是他的亲生儿子呢!”

    “呵呵,可怜的女人,既然张金辰如此无视你,不如就看看你能不能让他心生愧意,愤恨痛苦吧?”

    陈青云说完,斜倪着眼前的女人一眼,那里面的嗜血之意,清晰无比。

    张莹莹本以为,自己滋生的阴暗心思,那些细细筹谋的报复,都算是残忍而阴狠的。

    可看到眼前的陈青云时,她当即被他那种枉顾人命,肆意辗轧的眸光震惊到了。

    他嘴角微微扬起,那冰冷的弧度,透着一丝血腥的残忍!

    她突然好害怕,好害怕。她有一种感觉,陈青云不会让她好过的。

    他一定会折磨她。

    陈青云的马车,停在一处暗娼楼下。

    老鸨看着低调奢华的马车,以为有贵客临门了,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连忙迎了出来。

    那股脂粉气让陈青云皱起了眉头,周身的气息瞬间降至冰点。

    那老鸨的面容一僵,站在几步之遥,不敢冒进。

    “客官,您需要效劳吗?”

    老鸨腆着脸问道,双手绞着手帕,心里是又惧,又喜。

    京城到处都是青楼,像她们这种暗娼,那可真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陈青云的眸光瞥向了马车,然后噙着一抹冷笑道:“本公子这侍妾魔怔了,整日非说自己是什么大小姐,连侍候人都不情不愿的。”

    “本公子给你三天的时间,你给本公子调教到,见到男人都想挂上去的下贱样!”

    “调教得好,本公子赏你一千两,调教不好,本公子便将你这里铲平了!”

    陈青云说完,拿着手里的匕首,对准那牌匾狠狠地掷去。

    那匕首全部没入陈旧的匾额当中,只剩下价值不菲的柄首。

    老鸨震惊得,眼睛都要掉下来了。

    又见陈青云穿着不凡,身边车夫,侍卫,一样不少,便知道对方必然有些来头。

    她当即连忙点了点头,面色惨白难看。

    陈青云掏了一张价值五百两的银票,轻轻一扔,便扔到了地上。

    那老鸨见那银票面值是五百两的,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

    她不敢置信地抬首看着眼前的矜贵公子,嘴皮子抖了抖,连忙一把捡起银票道:“公子您放心,我们这调教这种不听话的姑娘最有办法了。”

    “三天,就三天,一定给你调教得服服帖帖的,这一日没有男人,保证她一日都过不下!”

    陈青云闻言,深幽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冷嘲的讥讽。

    只听他当即玩味而森冷道:“最好如此,本公子不介意,你多给她找几个男人开垦开垦。”

    “啊?”

    老鸨呆愣了一会,有些愕然地眨了眨眼睛,随即了然地点了点头。

    心里想着,只怕是这侍妾不知好歹,把这位公子得罪惨了。

    出一千两来惩治她。

    不过不管如何,这一千两银子,可是她这暗娼楼三个月的收益银子呢!

    陈青云将转身上了马车,一脚将张莹莹踢到地上去。

    她那身体因为重摔,疼得厉害,嘴里的破布也顺势滚落下来!

    她哀嚎几声,看到老鸨招呼几个小厮来抬时,当即大喊大叫道:“放开我,我可是尚书大人的千金,魏国公府的世子夫人!”

    老鸨闻言,眼眸一闪,下意识摇了摇头。

    看来这个侍妾真的是病得不轻,魏国公府的世子夫人都出来了!

    “抬走,抬走,今晚好好让她知道知道,咱们这里的手段!”

    老鸨阴测测地笑道,其实不过是说给陈青云听的!

    陈青云懒懒地勾了勾嘴角,淡淡道:“回吧!”

    余江垂首敛神,扬起马鞭,很快将车子赶出这一片腌臜之地。

    萧泽和萧沐谁也没有说话,或者说,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们都发现公子变了,可是这一切,似乎又显得理所当然。

    因为夫人死了。

    天黑后

    陈挚和陈擎将棺木运送到了张金辰的府邸中。

    黑漆漆的棺木,阴森肃穆,重重地落在张金辰的前院以后,瞬间引出了张金辰的所有暗卫。

    可惜夜黑风高,树影绰绰,那些暗卫追了两条街以后,便彻底失去了陈挚和陈擎的身影。

    与此同时,刚刚才用一半的老底安抚了一心要将陈青云碎尸万段的襄王,张金辰可谓身心疲惫!

    他走到了棺木的面前,森幽的眼眸里,是不敢置信的震惊和痛苦!

    周身泛着生人勿进的冷戾气息,他的手下意识握紧,心里像是活生生被人挖出一块肉来。

    半响以后,他像是忽然做出了什么决定,往后退了退道:“打开它!”

    他身边当即上前了两个贴身护卫,很快,棺木被打开了。

    张金辰举着护卫送上来的火把,上前去看。

    棺材里,躺着一具烧焦的女尸,面目狰狞,形同鬼魅。

    张金辰的瞳孔剧烈地收缩着,脚步踉跄,不敢置信地往后退去!

    他手中的火把“嘭”的一声,摔在地上,只见他那眼眸比火把更加摄人,整个人全身上下,透着彻骨的恨意道:“陈青云,你够狠!”

    中午才商议,双方各退一步,把事情暂且压下。

    谁知道,陈青云晚上竟然将他的女儿活活给烧死了,还给他送过来?

    张金辰闭了闭眼,觉得胸腔里一片凌迟之痛。

    等到他再次睁眼时,眸色已经一片通红晚安了,小宝贝们!

    明天早点哈,明天继续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