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取而代之
    鼻息之间,都是难闻的血腥味和烧焦的气息。

    好似所有血水覆没头顶,其中还掺杂着死尸的气味。

    陈青云迷迷糊糊的,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那个让他无比生厌,心里极度恐惧的地方。

    当他可以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自己四肢都被砍去的了,像是个人彘,正承受这世间最残酷的刑法。

    而另外的一个自己,正双眸猩红,神情癫狂,手段残忍地在他的身上凌迟。

    这等曾经像是演变过无数次的场景,让陈青云那已经死寂的心,感受不到一丝的惊恐也无措。

    他只是抬首,平静地看着另外一个自己道:“还有意义吗?”

    折磨他,不就是在折磨他自己?

    可是现在,他已经想要永久地选择沉睡了。

    他的心已经死了,再也不会有人奢侈地再给他一个重生到过去的机会。

    她也不可能再回来了。

    所以,动手吧,折磨致死也好!

    这一切,都应该是他受的。

    可是他这漠然而冷淡的样子,惹怒了那个一直在他身上残忍凌迟的陈青云。

    他用力地钳制着陈青云的下巴,血红的眼珠都要瞪出来了。

    他锋利的匕首,在陈青云脖子上划了一圈,任凭那血汩汩地冒出来。

    他面容扭曲地望着陈青云,他就像是一条脱水鱼,所有的生气在他的瞳孔中慢慢消散。

    “你以为,死就能赎罪吗?”

    “呵呵,废物!”

    “这就是你摒弃我的代价,这就是你自以为是的报复,这就是你活该得到的下场。”

    “可这些都是你的,我的呢?”

    “我想念她香软的身体,我贪恋她嘘寒问暖的柔情,我更渴望得到她所有的情意!”

    “可这一切,都被你剥夺了。”

    “湿冷阴暗,痛苦不堪的时候,你求着我陪你,铲除这黑暗里所有的妖魔!”

    “可是等到轮回的机会来了,你却将我压制到心里最阴暗的角落,所有得到的柔情和关爱,都成为你压制我的理由和借口。”

    “如今,你把她害死了,你又变成了懦弱无能的废物,你想死,想去陪她?”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你不知道,她的魂魄是逆转时空才来的吗?”

    “你不知道,你这一死,便是永远寂灭吗?”

    “哦你又想以死赎罪了?”

    “可惜了,这一次,你便如同堕入地狱的刍狗,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

    虚弱不堪的陈青云抬头,努力撑大眼眸,看着眼前的这个自己。

    他其实有一个秘密,一直没有跟心慧说。

    其实等待的日子,越漫长,越无望,便越显得焦躁和痛苦。

    于是,渐渐的,他竟然分化了自己的魂魄,可惜后来他都忘记了。

    因为那一束重生的光,像是一面过滤的镜子,将那个阴暗的自己,永久地留在黑暗当中。

    当时他已经忘记自己是谁了,懵懵懂懂,犹如初生的魂魄。

    只是觉得,有什么东西一直纠缠着他,然后他终于摆脱了,心里还曾经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觉得可以重新做人。

    可上一次,他因为惊吓过度,被阴暗的自己带回这个,曾经让他痛苦不堪的地方时,他才猛然惊醒。

    那么多年,他把阴狠的手段和血腥的杀戮,都渡化到阴暗的自己身上。

    一个人,两种极端的性格,是有意忘记,还是特意封存。

    这些都不重要了。

    “杀了我吧,我死了,这具身体给你就当做是补偿!”

    “你还可以肆意地活上几十年,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我知道你也爱她,那便去帮报仇!”

    “她这短短的一生,还有好多好多遗憾,可这些遗憾,我却不能替她完成了!“

    “趁着现在,你能动手的时候,杀了我!”

    阴暗的陈青云闻言,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一心求死的魂魄。

    这个炼狱之地,其实不过都是幻象而已。

    他只不过是不甘心,一直被压制,永远不见天日。

    可是现在,他最想见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这个一直赖以生存的魂魄,有了想要寂灭的想法?

    享乐轮不到,痛苦却要让他来承受。

    这世间,怎么有如此残忍而显得理所当然的事情呢?

    “你出去的时间不久,却早已忘记了,最痛苦的日子。”

    “从前痛苦,还有奢望。”

    “如今痛苦,堪比沼泽淹没,已经毫无生机可言。”

    “你承受不了她的死,却想叫我去面对。”

    “你连为她复仇都要顾忌良多,却要让我去痛下杀手?”

    “很好,血腥适合我,残忍也适合我,痛苦不堪更是日夜与我随行!”

    “但愿,你此生不要后悔。”

    陈青云感觉身上的血都流完了,可他还是死不掉。

    就像是那种,你明知道没有出路,却一直被迫承受所有的孤寂和黑暗一样。

    他抬起头,看着邪妄轻狂,实则早已按耐不住的阴暗魂魄,心里酸涩难忍,似有藤蔓缠心的那种疼痛。

    后悔吗?

    当然后悔

    心痛吗

    当然心痛!

    可能挽回吗?

    不能!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多做纠缠?

    这世间,血流成河又怎么样呢?

    他放出去一个地狱修罗有能怎么样呢?

    死了,能轮回的,去轮回!

    不能轮回的,不过是孤魂野鬼而已!

    左右都好过他,这样无望又痛苦地活着!

    陈青云闭了闭眼,放任身体倒在血泊中!

    他看到,有一张血网,密密麻麻地带着刺,正扎向他的身体的每一处。

    他疼啊,痉挛着,却想要融入成那一张网,变成没有意识的刑具。

    整日饮着鲜血,在黑暗中慢慢滋长,说不定也有成了那妖魔的机会,能够将自己的魂识附带出去,也有机会,再见到转世轮回的她。

    剧烈的疼痛,几乎要将他绞碎了,恍惚之中,他看到她莹莹而笑的面容,正遥遥地向他招手

    他虚弱地笑了起来,似有一滴血泪,顺着眼角落下

    “娘子,不要走太远了!”

    他在心里喏喏地道,似有万般不舍,全都如梦幻泡影,消散后,只剩下难挡的酸涩和痛苦。

    阴暗的陈青云见他,蜷缩着,痛得面容扭曲也不哼一声。

    他其实是恨他的,可是他又觉得他可怜。

    怪就只怪魂魄分化的时间太长了,他们已经无法融为一体。

    所以当初他才会被留下来。

    他无数次地感觉到他的欢愉,因为她的爱意,她的维护,她的温柔。

    甚至于,他占有她的时候,那种欢畅的颤栗,都让他有感同身受的愉悦和满足。

    他曾经不屑,嗤笑,咒骂,可也忍不住会反思!

    如果他们完整地拼凑在一起,那会很是很强大的一个魂魄,博古通今,亦正亦邪。

    说到手段,只怕当今世上无人能及。

    那么,或许也就能更好地保护她!

    可她呢?

    能爱上事事周到,强大到足以辗轧所有对手的自己吗?

    阴差阳错又何尝不是命中注定!

    当初她一开始爱上的陈青云,本就是善良而执着的。

    而不是,阴暗角落里,慢慢滋生的他,狡猾,残忍,心狠手辣。

    “陈青云,你继续自艾自怜,痛不欲生去吧!”

    “不过你死不了的,你现在的魂魄虚得快要离体了!”

    “我可以取而代之,但如有一天你后悔了,我便将这具身体彻底摧毁,也绝不会给你的。”

    “我会让世人好好看一看,谁才是真正的陈青云!”

    “你那点妇人之仁的手段,就留着在黑暗中,我为你营造的血池里,发挥作用吧!”

    “从今往后,逆我者昌,顺我者亡。”

    “所有欺负过她的,所有伤害过她的,所有曾经看不起她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哈哈哈哈哈哈哈”

    癫狂的笑声响彻在耳边,魔性又阴暗,猖狂又癫狂!

    陈青云将自己的意识慢慢放空,然后消散

    所有的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虚无的。

    她不在了,他便已经没有意义继续活着了!

    就这样吧,彻底将自己思绪放空,成为虚无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