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九章暂时妥协
    “萧萧家造反了!”

    襄王口齿不清道,他好害怕,陈青云,萧凤天,他们都疯了。

    陈青云看着张金辰竟然还有失神的时候,当即对着襄王就直直地刺了过来!

    有暗卫给了陈青云腿上一刀,他浑然不觉!

    有暗卫给了陈青云后背一刀,他也浑然不觉!

    陈青云的嘴角流出了鲜红的血,他却直接张开嘴巴,癫狂地笑了起来!

    他那一双嗜血的眸光,带着同归于尽的癫狂,好像谁都无法阻止他的步伐一样!

    终于,他的匕首插进了襄王胸前

    “襄王!”

    张金辰惊叫一声,眼眸瞬间赤红!

    陈青云听闻张金辰撕心裂肺地喊声,他心满意地再次翘起了嘴角!

    可那笑容尚未成形,便被萧凤天从身后给劈昏了过去!

    与此同时,张金辰连忙去扶住襄王。

    襄王的嘴角吐出一口血,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前插着的匕首,整个人懵了懵,瞬间两眼一番,彻底昏死过去!

    萧凤天带来的人,很快控制了局面。

    张金辰扶着襄王,悲愤交加地瞪视着萧凤天道:“本官定要让你们血债血尝!”

    萧凤天闻言,冷戾道:“够了!”

    “张大人用什么立场说这句话?”

    “陈青云为什么劫持襄王,你又为什么带他来这里,张大人自己心里清楚!”

    “襄王的事情,你自己去跟皇上解释吧!”

    “乐安县主的事情,还没有完呢?”

    萧凤天说完,将陈青云抱上马车,吩咐下属先带他回去治伤。

    萧凤天踏进别苑,在萧泽和萧沐的口述中,知道心慧已经葬身火海了。

    萧凤天静了一下,他第一个想的是,当初他想到自己会死的时候,平静而淡然的样子。

    她救下他的时候,她眼眸中也是淡然的样子。

    好像颠倒过来了!

    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她会出意外的。

    他想过,将军府是她的后盾,她可以在京城横着走!

    他想过,陈青云高中状元,她可以风光地当状元夫人!

    他想过,她的孩子会叫他舅舅!

    他想过以后的以后,还能跟她坐在一桌吃饭,吃她亲手做的饭!

    萧凤天抬头看着乌鸦鸦的天,感觉有细雨滑落,让他湿了眼眶!

    他的心哽咽着,然后去了废墟当中。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在哪里,身边还有几具男尸,他甚至于不敢想象,她生前还遭受了什么折磨?

    他只是忽然后悔,当年为什么不直接死在山林里,为什么要去南山寺?

    如果他没有去南山寺,她跟青云便不会在后来的时候,遭遇那么多的变故!

    其实最该死的人,是他!

    张金辰死不足惜!

    襄王也未必是无辜的!

    玉佩,镯子,首饰,萧凤天静静地走过去,将地上的焦尸抱起来,然后走出去。

    就算是她死了,也要体体面面的死!

    绝不能让人知道,她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死去的!

    外面,张金辰已经带着襄王去就医了,只有萧家亲卫和萧泽萧沐还在,其余的,护着陈青云先走了。

    “走吧!”

    “回去再说!”

    萧凤天抱紧怀里的尸体,周围的人下意识垂下眸光,谁也没有说话。

    这一刻,死亡寂静,将一切都掩藏在悲伤的情绪中!

    张金辰的府邸,血水端了几盆出来。

    所有下人,除了张金辰的亲信,其他的,都遣退了。

    张金辰的府医给襄王包扎好以后,面容小心谨慎地道:“那匕首太锋利了些,虽然没有伤及心脉,不过只要要将养一两个月才行了。”

    “皇上哪里瞒不住,您看看”

    张金辰站在光秃秃的庭院里,知道事情已经复杂到,差点将他的老底都暴露出来了。

    陈青云没有死,萧凤天救走了,再加上乐安县主的尸体。

    而且又是他带着陈青云过去的。

    这一桩桩,一件件,到时候如何在皇上的面前陈述?

    多年来的筹谋,面对背后算计的黑手,虎视眈眈的萧家,以及坐收渔翁之利的吴王和景王,踏错一步,满盘皆输。

    吩咐亲信守好襄王,封锁消息以后。

    时隔二十年,张金辰再次去了沈府拜访沈旭。

    沈旭仿佛早就知道张金辰会来,关了大门,只留下人进出的侧门。

    张金辰的面容冷了几分,眸光里的寒意四散开来。

    可他在原地僵了不过片刻,最终还是抬步,从侧门进了沈府。

    萧庭江早就来了,他正在庭院里耍大刀,跟很多年前一样。

    张金辰穿着一身宝石蓝直裰,脱去管帽,玉冠束发,恍惚之中,又有当年勤学苦读,钻研诗书的模样。

    萧庭江看到张金辰的时候,手中的大刀当即横劈过来。

    张金辰站着没有动,萧庭江那凌厉的刀锋像寒冰一样刮过张金辰的面容,带下了几根头发。

    “助手!”沈旭从房间里出来,站在廊檐下喊道。

    “哼!”萧庭江冷哼一声,收了大刀,距离张金辰三丈远。

    张金辰抬首,看着廊檐下,那个已经头发花白,身形佝偻,面容枯瘦的老者时,心里微微有些异样。

    这么多年,他没有动沈旭,不就是惦念着,那一点悉心教导的情分?

    张金辰朝着沈旭拱了拱手道:“老师!”

    沈旭瞥了他一眼,见他神情冷然肃穆,眸光冷戾幽深,便已经知道了他的来意。

    “你想如何?”

    沈旭问道,其实心里已经清楚,张金辰不会动摇他多年的根基。

    襄王没有死,这件事便有转圜的余地。

    可是陈青云那个孩子,绝无转圜的余地。

    暂时的平静,不过是把襄王摘除干净而已。

    “襄王邀请陈青云夫妇别苑小聚,有不明刺客现身,刺伤了襄王,而乐安县主不幸身亡。”

    张金辰漠然道,他不计较襄王这一刀,陈青云也同意不能计较李心慧的死。

    否则闹出来,陈青云刺杀襄王,必死无疑。

    而且乐安县主也复生不了,这件事只有这样了结,才是双方都能接受的局面。

    萧庭江瞪视着张金辰,冷声道:“襄王的老子是皇上,是你一个臣子能够出头做主的?”

    “而且,我的义女死了,这件事没玩。”

    “张金辰,你可真是一条毒蛇啊,从前说你恶心都是轻的,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的恶狗,像你这样的畜生,活该千刀万剐。”

    这口气,要这样咽下,萧庭江不甘心。

    他无法忍受,张金辰竟然敢掳走心慧,还放火把她给活活烧死了。

    张金辰之所以来找沈旭,那是因为在这一场祸事当中,沈旭最是清楚的。

    “我要杀她,昨天就动手了,用不着等到陈青云都找上襄王了,才动手。”

    “我已经查过了,守在那里的人,除了陈青云动手的那两个跑腿的,其余的都是一剑封喉,并非是烧死的。”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不过是有人用局做局,加深我跟陈青云的恩怨而已。”

    “昨晚陈青云抓了我女儿以后,我便让人给他送信,让他不要轻举妄动,这个时候我怎么可能杀了自己手中的人质。”

    张金辰坦白道,他相信沈旭知道,他没有撒谎。

    沈旭盯着张金辰看了一会,然后出声道:“襄王的事情,你压不了!”

    张金辰闻言,面色有些酱紫。

    压不了,也要压。

    现在还不到反目成仇的时候。

    更何况,他也在赌,赌萧家根本不肯牺牲陈青云的性命!

    刺杀王爷,这罪名,砍头都是轻的。

    皇上再偏袒,也只会偏袒自己的儿子。

    这件事,陈青云错就错在,牵扯了襄王进来。

    沈旭没有说话,他看向女婿萧庭江。

    萧庭江扯着冰冷的嘴角笑了起来,阴戾地瞪视着张金辰道:“张老贼,这笔血债,定要你尝!”

    张金辰闻言,知道萧庭江暂时不会把事情捅出去了。

    正在他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只听萧庭江继续冷硬道:“陈青云为了救襄王,身中数刀。”

    “至于乐安县主,只是伤心过度而已。”

    萧庭江想起儿子叮嘱的话,不要让心慧的名节受损。

    就算是要宣布她离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

    张金辰的脸色很难看,阴沉沉,眼眸也冷凝如霜。

    如果陈青云是救襄王受的伤,只怕皇上还会嘉奖一番。

    张金辰气得差点吐血,萧家,果然无耻之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