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疯狂
    张金辰的别苑很偏僻,可就是这么一处偏僻的地方。

    当襄王的马车缓缓驶来的时候,却看见别苑外面,已经集聚了不少人。

    到了地方以后,陈青云放开了襄王,然后下了马车。

    张金辰忙着去给襄王止血,没有下车,不过听到议论之声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

    “这家人很少看见出门啊,竟然着火了?”

    “是啊,听说烧死人了,好像还不止一个!”

    “渍渍,作孽呦,活活烧死,那得多疼啊!”

    陈青云手执带血的匕首,他拨开人群的时候,围观的人群也不知道谁惊叫一声当即四散开来。

    陈青云冲进去,有两个灰头土脸的男子正眸光呆滞地看着小楼。

    而此时的小楼,早已看不出原样,陈青云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黑漆漆的楼房,那焦味里面,伴随着熏臭的尸味。

    他不敢想象,甚至于连上楼的勇气都没有。

    他冲上去,死死地掐住那两个人的脖子,无比凶狠地道:“说,她是不是在这里?”

    “乐安县主是不是在这里?”

    他怒吼着,眼睛充血赤红,神情癫狂。

    那两人被他那癫狂的模样吓到,说不了话,下意识点了点头。

    陈青云见状,那手上的匕首狠狠一抹,鲜血飞溅,那两人还未反应过来,头都差点掉了。

    围观的百姓们见状,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杀人了!”

    顷刻间,外面除了襄王和陈青云的人,其他的闲杂人等,跑得干干净净。

    不放心的陈挚等人,全都现身,萧泽,萧沐他们也顾不得挟持襄王的人。

    可他们冲进去的时候,只见陈青云已经跌跌撞撞地跑进了还燃着火星的废墟里面。

    横七竖八的尸体,可不是她,不是她!

    他双眸圆瞪,已经毫无光泽可言,像是空洞的一口幽深的井,很深,深到根本探不到底,却释放出摄人的寒意。

    陈青云心里的那种慌乱,茫然,痛苦,焦虑,所有的一切,汇集成了惊悸的铁锤,在他的心里一下又一下地锤着。

    他感觉到一种直冲而来的血腥气,仿佛周身都被这种弑杀而泯灭理智的血腥给控制了。

    可是在他连身形都稳不住的时候,他看到那高粱坍塌的地方,烧成了焦炭的女尸。

    陈青云那一瞬间,彻底懵了。

    他踉跄地往后退去,瞳孔剧缩着,似乎有血泪流了出来,让他整个眼睛,都成了血红色的。

    他呼吸短促,心里受不住这等毁灭性的打击,血气翻涌之下,他控制不住地喷了一口鲜血。

    “噗”

    “公子!”

    “公子!”

    萧泽和萧沐一左一右地扶着他,他们的眸光惊恐又哀痛,心里猜测着,夫人已经遇难了。

    连他们都如此难受,更何苦是公子?

    陈青云已经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了?

    他不顾一切地冲上去,用手去掰开那烧了一半的断梁。

    那火星像烙铁一样,瞬间将他的皮肉都烧了起来。

    可是他根本毫无所觉,依旧不顾一切地想要去靠近那具女尸。

    潇泽和萧沐过来帮忙,陈挚他们已经跟襄王的护卫打了起来,外面正在混战,可此时,这些对陈青云而言,都毫无意义了。

    他的耳边,眼帘,全是她的音容笑貌。

    他想起她说的那些话,一字一句,无比清晰地在他的耳边回荡!

    “青云,我们成亲吧!”

    “你在怕什么?我只是心疼你!”

    “有时候两个人的感情,是一场缘分,也是一场劫难!”

    “我的靠山不是皇上,也不是义父义母,我的靠山是你!”

    陈青云的眼泪落了下来,他心痛道连哽咽都像是有刀在喉咙里搅动着。

    如果这就是他渴望的来生,如果这就是他给她的结局。

    那么,他宁愿永远消失在黑暗中,抹去所有记忆,成为孤魂野鬼。

    他好不容易来到女尸的面前,有散落的玉佩,被烧得早已变了样,依稀可见龙形之态而已。

    断裂的玉镯,已经拼不出原本的样子。

    还有他给她买的簪子,她喜欢簪花,小小的那种,戴起来看着精致又好看的。

    “呜呜呜”

    “心慧,不要!”

    “不要不要”

    陈青云捧着那些簪子首饰,埋首痛哭,整个人像是一夜之间失去所有的孩子,那哭声凄绝痛楚,哀哀悲愤,让听到的人,忍不住鼻酸。

    陈青云握紧手里的簪子,那簪子锋利地在他的手心刺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淋漓。

    他昨晚就应该来的,他就不应该等!

    明明知道张金辰的命根子是襄王,可是他还是等了一夜!

    陈青云感觉自己像是这天下间,最应该去死的人!

    再没有什么感觉,比失去挚爱还要痛苦!

    再没有什么痛苦,比能救回挚爱的时候,失去了唯一的机会更加无法得到原谅!

    张金辰,襄王,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心慧,不要急!”

    “你等等我,等我杀了他们,我就来陪你!”

    “等我!”

    陈青云扯着嘴角笑了起来,可血红的眼眸里全是绝望!

    他癫狂的神色透着嗜血的屠杀之意,他拿着手上那把锋利的匕首,迅速地冲到外面去!

    张金辰扶着襄王站在那别苑的外面,看着三拨人马混战。

    张金辰的暗卫也叫出来了,他要把陈青云杀死在这里,从而以陈青云刺杀襄王不遂,死不足惜为由,斩草除根。

    陈青云拿着匕首冲出来,一路直直对着张金辰和襄王杀过来的时候,襄王慌了。

    他清晰地看见了陈青云眼底的嗜血之意,他那癫狂的神情,恨不得毁灭所有。

    张金辰也慌了,因为他从陈青云的眸光里,证实了,李心慧已经死了。

    他还以为,这是下属听闻风声,做的一场戏!

    如今看来,只怕是他也被人算计了!

    张金辰拽了一把襄王,厉声道:“快走!”

    襄王慌忙逃上马车,那慌乱无措的样子,像是落水狗一样!

    陈青云的眼眸聚焦在张金辰的身上,那种滔天的恨意,仿佛足以毁天灭地一样!

    张金辰的心里闪过一丝惊慌,连忙召唤身边的人保护好他。

    可陈青云不要命的杀法,那动作快,狠,准。

    匕首锋利无比,所杀之处,全都是致命的脖子或者心脏。

    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地倒下,可陈青云却如同他浴血修罗的时候,张金辰心里咯噔一声,知道他已经疯了。

    陈青云杀红了眼,一心只知道快点报仇!

    他不能让心慧等太久的!

    地下很阴冷,很潮湿,很孤寂!

    找不到人说话的时候,他都是自己跟自己说!

    时间长了,就像是真的有两个自己了!

    他也怕,怕自己去得晚了,心慧已经走了!

    他要去找她,做鬼也要跟着她!

    他们成亲一年都不到,他们还没有孩子,他还没有跟她说,他最喜欢她调戏他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感觉心里很甜,很甜!

    可这一切,都不会再有了!

    再也不会了!

    萧凤天街道消息赶来的时候,只看到陈青云浴血奋战,全身血淋淋的,也不知道伤到了哪里?

    襄王见他来了,连忙从马车上冲过来道:“萧凤天,你这个妹夫疯了!”

    “他要杀本王!”

    “快,你快点阻止!”

    “本王跟你说,你今天不阻止他,本王连你们将军府一并状告!”

    萧凤天冷冷地斜倪了一眼襄王,襄王惊吓过度,被萧凤天一瞪,以为萧凤天跟陈青云是一伙的,他们想要造反,当即连忙不要命地往回跑!

    张金辰见襄王又跑回来了,当即厉声喊道:“你又回来干什么?”

    “快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