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七章杀她还是救她?
    “你到底想怎么样?”

    张金辰定了定神,努力让自己平和一点。

    襄王只关心自己的性命,根本没有留意到张金辰的异样。

    陈青云冷戾地笑了笑,没有心情继续跟张金辰废话。

    “带我去找她。”

    “张金辰,我挟持了襄王,便是最大的把柄!”

    “只要你将她完好无损地还给我,那么,事情就到此为止。”

    “如果她有一处的损伤,伤了哪里,我十倍地还给襄王!”

    陈青云没有在说笑,张金辰知道,如果李心慧真的受到了损伤,那么襄王

    幸好!

    张金辰在心里庆幸着。

    可是他心里还是十分震惊,貌似陈青云,像是知道些什么?

    他看他的那种目光,彻骨的冰凉当中,带着鄙夷的讥讽!

    甚至于,有看穿的无畏!

    张金辰暗暗皱了皱眉,面上维持镇静,心里却隐隐不安起来!

    就在他妥协,让车夫往别苑赶去的时候,殊不知,他那栋别苑的小楼,早就被大火烧得一干二净了。

    时间倒回,张金辰离开别苑的时候。

    一些嘈杂的声音在楼下响起,心慧听到有开门的声音,然后有个略微低沉的声音道:“老爷慢走!”

    过了一会,又是关门的声音。

    有两个人肆无忌惮地在院子里打趣道:“你说老爷是不是看上这小妇人了?”

    “呵呵,听说可是什么县主,长点心吧,要是这女人没用,早死了!”

    “说的也是,咱们老爷可不是那等怜香惜玉的。”

    “走吧,别啰嗦了,老爷要去上早朝,我们还能睡两个时辰呢?”

    “走走,一起!”

    接下来便是一片静谧。

    心慧等了好一会,直到确定确实没有人走动的声音以后,这才将自己的褙子脱了下来。

    正月里,气候还很寒冷。

    心慧里面穿了夹袄,然后才是里衣。

    她将衣服脱下来以后,先用油灯慢慢地烧成小段小段的,然后在用小段小段的衣服,围绕着钉死的窗户烧。

    一点一点,慢慢地烧。

    她知道,就算被发现,也不过是陷入一片漆黑的暗牢。

    房间里渐渐地被烟雾笼罩着,心慧将之前湿透的夹袄,烧了半截,捂住了口鼻,以免呛出声来。

    她烧得很精细,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即将要从炉火中铸就而成。

    房瓦之上,横七竖八地躺了一些尸体,也不知道是何时死的。

    二楼的回廊上,也死了一个送衣服的婆子,一个端汤碗的婆子。

    卓唯揭开几片砖瓦,袅袅的青烟便一咕噜地冒了出来。

    他甚至于看不清楚,那低下的人儿到底在干什么?

    直到那青烟腾空升起一会以后,他这才看到,原来她竟然在用自己的衣服在油灯上点燃,慢慢地朝着窗户的位置烧。

    卓唯哑然失笑,如果不是他早就察觉张金辰的异动,蹲守在这里。

    这些暗卫早就发现异常了。

    更何况,还有那送衣服和送汤药的两人?

    可卓唯想到张金辰的对她的异样,心里便有些疑惑。

    张金辰可不像是,妇人之仁的人。

    难不成,她说那些话,对张金辰有了触动?

    那义父?

    卓唯把那几块瓦片放回去,就坐在房顶,看她能坚持到什么地步?

    可显然,他低估了李心慧的勇气和决心。

    当窗户被烧下来一块足够出去的圆形出口以后,心慧便伸出头来,狠狠地呼吸了几口气。

    她用仅剩的几块碎掉衣服把那些火星都裹了裹,然后放到脚下踩灭。

    她奋力地爬出窗外,这个时候,被烟熏得红肿的眼睛当即看到了,原来这个别苑,是建立在一个河岸的边上。

    河岸的对面,距离七八丈远。

    这也难怪,张金辰根本不惧她大喊大叫。

    河面有潺潺的流水声,心慧摸不准,河水深不深。

    深到是不怕,她会游泳,跳下去冲击不大。

    可如果不深的话,跳下去如果伤了脚,那就麻烦了。

    心慧看着地上一团糟的衣服,再看看自己身上的里衣,狠狠地咬了咬牙,然后把里衣和裤子也脱了。

    她把衣服跟地上仅剩的,打了结,栓在了窗棂上。

    这样慢慢往下滑,再贴着墙跳下去的话,就不会发出很大的动静。

    到时候再顺着河游一段,天亮之前,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再说。

    卓唯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女人,竟然穿了一个肚兜和亵裤就爬出来了。

    他嘴角抽搐着,眼神下意识飘了飘,心想,早知道如此,还不如他直接把人提走了,再放一把火,把早就准备的女尸扔下去。

    天亮以后,让陈青云以为,张金辰杀了他的妻子。

    到时候,京城可就有热闹看了。

    卓唯想到有趣之处,嘴角下意识勾了起来。

    他低着头,看着那个女人十分有技巧,一蹬一放地往下滑,像弹跳一样,眼眸不自觉地眯了起来。

    到是他小看这个女人了,明显,她像是受过训练一样。

    缠在手臂上的佛珠在暗夜里发着柔亮的光,还有那缠在手上的玉佩。

    卓唯开始觉得,这个女人能够得到皇上和萧庭江的青睐,也许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心慧刚刚落入水中的时候,激起的水花全都溅到她的身上。

    冰冷刺激的感觉袭来,她控制不住地抖了抖,身体有些僵硬地紧绷着。

    可还没有等她缓和过来,突然有人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在一瞬间就将她带回了原来的房间。

    心慧以为是张金辰的暗卫,顿时心里沉到谷底,整个人像是霜打的茄子,再也提不起一点精神来。

    卓唯将怀里的女人放开以后,见她跌坐在地上,有些心灰意冷,连头都懒得抬。

    他看了一眼自己早就扔进来的尸体,其实,他就是来杀她的。

    可来的时候,竟然听到她跟张金辰说的那一番话,于是他踌躇了。

    等到他下定决心继续要杀她的时候,张金辰又暗中来看了她。

    还吩咐下人,送衣服,送药。

    卓唯说不清楚心里那种微妙的感觉,像是终于找到一个借口,不想让人死了。

    于是他连夜去弄了一具女尸。

    “你是必须要死的!”

    “临死前,你有什么想说?”

    卓吻问道,他久居黑暗,说话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一样幽冷。

    心慧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然后抱紧双臂。

    “没有什么要说的!”

    如果真的要死,那么她相信她的千言万语,青云都能感受得到。

    而且,都要死了,说什么都显得虚妄。

    她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一个重生的机会。

    她跟青云在一起的日子,这么短,短到她觉得一眨眼就过了。

    她很怕疼,更怕再也见不到他了。

    心里的悲戚倾涌而出,她的眼眶当即一红,眼泪就落了下来。

    卓唯看着她低垂的脑袋,她甚至于,连杀她的人都没有兴趣知道?

    或许对她来说,他就是刽子手,根本不需要知道。

    他心里闪过一些不爽的感觉,其实只要她抬头,那么一旁的女尸自然清晰可见。

    可是她没有。

    “砰”的一声,卓唯敲在她的后颈,把她敲昏了。

    他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风,将她包起来,抱在怀里。

    可当看到她眼角挂着的眼泪和红肿的眼睛以后,心里忽然闪过一些异样。

    “既然怕死,又何必要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

    卓唯呢喃,然后放了一把火,将整栋小楼烧了起来。

    他看着她手腕上的玉佩,很碍眼,然后扯掉。

    转而看着佛珠的时候,没有动,那是慧娴皇后的遗物,他曾经见过一次。

    卓唯移开眸光,瞬间将她的发饰都扯下来,还有手上的玉镯,也取了,全都扔到女尸的身上。

    黑沉沉的天空,很快升起了浓浓的烟雾,然后是冒头的火焰。

    天色大亮,等到有人发现小楼着火的时候,已经是残垣断壁,惨烈入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