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劫持襄王
    “行了,萧将军有何话要说?”

    皇上看向萧庭江,示意他解释一下。

    萧庭江听闻皇上开口了,当即便道:“皇上有所不知,这张老贼无耻至极。”

    “当初他求下官岳父定下他女儿跟凤天的亲事,结果他女儿找了个相好的,说悔婚就悔婚了!”

    “我儿子蹉跎到二十有三,他女儿却嫁得良人,臣不甘心!”

    “年前打砸,不太吉利,年后便可以肆意报复一番,出口恶气。”

    萧庭江此话一出,满朝文武都懵了!

    艹!

    人家张莹莹都嫁人了,大将军才发作此事?

    而且还一本正经,当真是可耻,可耻至极!

    张金辰一口气没有上来,差点昏死过去。

    他涨红着脸,手指着萧庭江,那嘴唇青紫交加地抖动着,像是要把自己活生生给憋死一样。

    郭方毅连忙上前扶张金辰,给他顺了顺气。

    萧庭江见他那差点气死的样子,冷哼一声,张金辰不是最喜欢耍这种无耻的手段吗?

    现在他就耍给他看。

    光明正大地讨说法,让那些酸溜溜的文臣,一个个都堵了嘴巴,那扭曲的面容,像吃了屎一样。

    萧凤天也是被他爹的这一番言论给吓到了!

    额头上全是黑线,好半天才缓和过啦!

    “咳咳行了!”

    “张莹莹跟贺炯辉的婚事是朕定下来的,你上门去闹,是不满朕的所为?”

    皇上忽然想起一句老话。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萧庭江这厮,今日到是豁得出去!

    “若不是他的女儿朝三暮,皇上又怎么会下旨赐婚!”

    “皇上不必为他开脱,这个张老贼,臣恨不得见一次打一次!”

    皇上:“”

    众臣:“”

    “住口,休要口出污言秽语!”

    张金辰甩了甩衣袖,当即怒斥道,一双深色的眼眸里全是摄人的猩红。

    可他那阴沉沉的眸光对于久经沙场的萧庭江来说,一个斜倪的弑杀冷戾眸光,瞬间气势全开,锐不可当。

    周围的文臣下意识腿软,武将下意识退后。

    张金辰强撑着,不肯示弱。

    气氛一瞬间拔尖怒张,两双敌意裸露的眼睛,第一次在朝堂之上,瞪视起来。

    片刻后,皇上不咸不淡地让镇国将军赔了张金辰一千两银子。

    张金辰想到自己那些价值几万两的古董,不能明说,生生地在心里呕出了血腥味。

    众臣见皇上如此护短,心思婉转,到有几分明了之意。

    貌似这一早上的双簧,就算要让张金辰有苦难言啊?

    好不容易熬到退朝,群臣拔腿就小跑起来,三三两两,都在打听着,最近萧庭江和张金辰又起什么摩擦了?

    结果,这两人最近都闭门不出,平静得很。

    一时间,到是让他们全都一头雾水。

    不仅仅是他们,就是三位王爷,也是一头雾水。

    襄王下了朝以后,去了自己的马车上。

    可马车往回还未驶到一半,只听一声“吁”马车稳稳停下。

    “王爷,陈青云拦架。”

    车外的贴身内侍回禀道,襄王眼眸微眯,忽然就想起今日萧庭江跟张金辰吵起来的事情。

    上一次,是他拦陈青云车。

    这一次,陈青云到是堵上来了。

    “请他上车说话!”

    襄王出声道,他也想知道,陈青云这个时候找他,所为何事?

    陈青云上了马车的时候,襄王就发现他有一点不对劲。

    陈青云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周身的气息很冷,眼眸低垂,让人根本看不到他在想些什么?

    “陈公子今日怎么会想到”

    襄王玩笑话一般的声音戛然而止,陈青云袖口处滑出一柄锋利的黑宝石匕首,正横在襄王的颈部。

    “王爷,得罪了!”

    陈青云抬起头,正视着襄王的眼眸。

    深不见底的瞳孔里,泛着决然的嗜血之意。

    他轻抿着红唇,看似在笑,实则透着一丝轻蔑的讥讽。

    襄王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突然被陈青云劫持了。

    他双眸愕然又惊惧,不敢置信地道:“陈青云,你竟然敢如此对待本王?”

    “嗤,王爷,不要跟我说废话了。”

    “现在让车夫调转方向,去张金辰的府邸。”

    “如若不然,王爷这脖子,只怕是要断了。”

    陈青云说完,那匕首狠狠地在襄王的脖子上一划,立即有鲜红的血珠滚落下来。

    脖子上冰冷的触感还这么清晰,襄王身体瞬间绷得紧紧的,声音也透着一丝惶恐道:“本王是王爷,你敢杀本王是要被诛九族的?”

    “嘶”的一声,襄王控制不住地轻哼着。

    他发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陈青云的匕首又深了些。

    脖子上的伤,再往下,便要催命了。

    襄王的额头上遍布冷汗,瞳孔收缩又涣散,连光的聚拢不了。

    外面的内侍,发现不对,手才碰到车帘,便被一把利剑横在脖子上,无声地威胁着。

    气氛僵持了片刻,只听襄王道:“改道,去张尚书府邸。”

    内侍转过身,吩咐车夫调转方向,心里却七上八下的。

    脖子上的利剑不见了,王爷也有暗卫的,可此时竟然没有现身?

    一大堆的疑问中,内侍渐渐发现,跟着他们车队的护卫,竟然又增加了不少。

    一个个,面色冷肃,眼眸阴翳,明显就是有备而来。

    张金辰得知襄王的车架到了府外的时候,还疑惑这个时候,襄王明目张胆地上门干什么?

    府内一团乱,别苑他都还没有来得及过去。

    如果早知道,绑架乐安县主没有什么用,而且还惹了一身麻烦,把女儿也折进去的话。

    那他还不如直接找机会投毒呢。

    张金辰迎了出来,远远的,便看到于内侍冷着一张脸,那眉头挑了挑,眼眸斜了斜,明显意有所指。

    他心里一凛,还以为襄王是不是知道什么风声,兴师问罪来了?

    谁知道,当那车帘一掀开,看到襄王脖子上的血都流到衣襟上面来了,当即瞳孔剧烈地收缩着,不敢置信地瞪视着手拿匕首,正威胁着襄王的陈青云。

    “张尚书,久违了!”

    “上来聊聊吧,不然你费尽心思扶起的王爷,只怕是要,流血而亡了。”

    张金辰看到襄王那苍白的脸色,额头上布满虚汗,正一脸求助地望过来。

    张金辰心里一震,连忙一咕噜地爬上了马车。

    厚厚的车帘被放了下来,陈青云布满血丝的眼眸直直地忘尽张金辰的瞳孔之中。

    他那眼睛里面,有腾起的黑云,有翻起的惊涛,更有显而易见的担心和惶恐。

    陈青云抿了抿唇,一双深邃晦暗的眼眸里,迸发出癫狂而猩红的眸光。

    他的手再次微微用力往后一划,襄王脖子上的伤口增大,那血汩汩地冒了出来。

    襄王从下到大,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在他的眼里,此时的陈青云就是一个疯子。

    一个已经疯的人,什么名利诱惑,什么金钱收买,都还不如顺着他的意来!

    “陈青云,张金辰已经来了!”

    “本王自问没有得罪过你,你何苦要跟本王两败俱伤?”

    “张金辰若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本王为你做主,狠狠地惩治他!”

    襄王焦急道,他的声音,急切又惶恐,带着一丝痛苦的哀求。

    张金辰面色骤变,眼里闪过一些类似失望的隐晦眸光。

    他看着陈青云似笑非笑的讥讽面孔,知道陈青云是准备豁出去了。

    如果李心慧真的死了,只怕襄王

    张金辰的心狠狠地颤动着,看着襄王那汩汩流出的血,恨不得将陈青云碎尸万段。

    “陈公子有什么话,放了襄王,与本官说!”

    张金辰握了握拳,然后又松开,冷肃的面孔上,全然没有了往日的盛气凌人。

    陈青云的匕首微微上抬,抵住襄王的下颚,然后讥讽地望着张金辰道:“张大人也知道什么叫害怕吗?”

    “我劫走你的女儿一夜,你一点都不担心?”

    “我不过是给了襄王一刀,你便如此心急?”

    “怎么?襄王是你亲生的?”

    陈青云那幽幽的眼眸,像是寒冰倾覆的深潭,冻得人浑身发颤!

    张金辰的眼眸忽然一变,犀利又震惊地注视这陈青云的面容。

    他的指甲,在不知不觉中,掐入掌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