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发作
    比起张金辰别苑的寂静,陈府内灯火通明,人来人往。

    陈青云把消息压下去,出动暗探营去寻找心慧的下落,对张金辰名下所有的产业,全部搜查。

    明珠郡主的人,萧家的人,为了谨防走露风声,陈青云都只要了暗卫。

    如此大的动静,自然免不了惊动皇上。

    等到皇上知道心慧被抓时,怒不可遏,甚至于,还怒斥道:“这个张金辰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拿准了青云找不到证据是他做的,拿准朕见不到证据不会将他怎么样?”

    “这样的人,就应该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

    “你们去将他的女儿抓来。”

    前来报信的暗探闻言,当即回禀道:“陈统领已经抓了!”

    皇上闻言,愣了片刻后,眼眸阴鸷,冷声道“抓得好!”

    “恶人自然要有恶人磨,他以为,青云会跟别的软弱可欺的臣子一样,坐着等他收拾?”

    “你传话给青云,这一次,给朕狠狠地收拾一通。”

    暗探闻言,心神一抖,之前还怕皇上怪罪统领殃及无辜。

    现在看来,到是他想多了。

    暗探当即应声退下。

    皇上一手撑着桌子,拉扯的着龙袍的衣襟。

    这些年,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是让张金辰养肥了自己的势力,也养肥了自己的胆子。

    竟然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这个老家伙一心想收拾陈青云,竟然连乐安都敢动?

    要知道,这等同于打萧庭江的脸。

    萧庭江那个家伙,你敢打他的脸,他就能要你的命。

    皇上揉了揉跳痛的眉心,如此势力分化之下,等到撕破脸的时候,朝中的人,只怕中庸之辈就少了。

    这些年,他维持着表面的和平,不过是为了巩固皇权。

    可现在看来,到是他模棱两可的态度,让张金辰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他的帝王之威。

    陈府内,明珠郡主将儿子送去了贤王府,暂时来坐镇后宅。

    萧凤天,柳成元,谢明坤,张华,全都聚在一起。

    “张家已经翻了几遍,张金辰的夫人早逝,除了他的女儿,他的儿子早些年就以体弱多病为由,送去江南养病。”

    “不过我派人去江南打探过,根本没有踪迹。”

    萧凤天道,显然张金辰从很早的时候,就在谋划了。

    陈青云有些走神,他根本没有听清楚,萧凤天说了些什么?

    他胸前里面,翻涌着一股血腥之气。

    他想砍了张莹莹的手威胁张金辰,又担心张金辰效仿,从而伤害心慧。

    已经夜深了,他浑浑噩噩了半天,有时候恍惚的视线连焦距都没有。

    应该还能做点什么的?

    陈青云想,他应该还可以做点什么?

    襄王!

    对了,他也是张金辰最在乎的人!

    他最应该抓的人,是襄王。

    陈青云大步跨出书房,柳成元不放心地追了两步,萧凤天拦了拦他道:“你让他一个人静一静!”

    “都怪我们,不过是一幅画而已,竟然把青云叫走了。”

    柳成元自责道,面色阴沉而难看。

    如果弟妹有什么事情,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谢明坤和张华也自责地垂下了脑袋,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想到过,这会是一场是局。

    而且,对方还利用了,青云对他们的信任。

    事发后,他们的心如刀绞,没有片刻的安宁。

    萧凤天看着眼前垂头丧气的三人,心里轻叹一声,聚拢的眸光深幽而冷凉。

    如果过了今晚,张金辰那边还是没有消息的话,他不介意,亲自送上张莹莹人头。

    相比于陈青云和萧凤天的暗中查探,萧庭江当晚就发作了。

    他粗暴地带着人去了张金辰的府邸一通乱砸,张金辰不在府中,他那些属下,厉害的不敢暴露,一般的护卫哪里是萧庭江亲卫的对手。

    等到属下将事情汇报到张金辰别苑的时候,张金辰差点气得吐了一口鲜血。

    他当即暗中命人送了一封信去给陈青云,另外一边赶回府中,阻止萧庭江发疯。

    已经是下半夜寅时,萧庭江扛着斧头还在砍张金辰正房外的两棵大槐树。

    那树足足有两人环抱那么粗,可其中一颗,已经被砍倒在地了。

    张金辰气得往后仰了仰头,然后厉声呵斥道:“萧庭江,住手!”

    萧庭江见到张金辰回来了,当即那斧头一甩,一收,就在张金辰脖子那里绕了一个来回。

    张金辰眼眸一眯,当即惊出一身冷汗。

    “大半夜的,你竟然如此上门闹事,萧庭江,看来你的确是权倾天下,无人敢管了?”

    “嗤?”

    萧庭江闻言,嗤笑一声,鄙夷地看着张金辰,目光冷戾如刀。

    “你他妈的少跟老子说这些?”

    “你做了什么,你心里清楚!”

    “当初不收拾你,那是觉得你太恶心人,老子看见你就想吐!”

    “现在嘛,老子不介意忍一忍,把你弄死。”

    张金辰闻言,嘴角抽搐着,面色极其难看。

    寻常这个时候,也是要整理衣衫,穿着官服上朝了。

    张金辰瞪视着萧庭江,冷声道:“今日本官必定要参你一本,你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萧庭江见他有恃无恐,转头,又对着另外一棵大槐树砍了下去。

    “砰,砰,砰”

    这声音震耳欲聋,暗暗的天色下,张金辰的眼眸由暗转红,手指下意识握成拳头。

    他扫视一眼,萧庭江身边带的这十几个护卫,恨不得昭出自己的暗卫,把萧庭江的人头留在这里。

    “够了!”

    “萧庭江,快要上早朝了,本官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耗下去。”

    “你将我府上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本官绝不会罢休的。”

    “嘭”的一声,萧庭江狠狠地甩了最后一斧头。

    那一颗巨大的老槐树,应声而倒,在寂静的院落里,发出十分清脆的响声。

    萧庭江看着那树上刚刚发出的枝叶,嫩生生的,可却让他觉得无比厌恶。

    他扛着斧头,转过头来,瞪视着张金辰道:“不要以为,你做的这些事情,皇上都不知道!”

    “张金辰,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以为掩饰得很好,别人找不到证据就拿你没有办法?”

    “你最好日后不要出门,不然要是中了什么,鬼面毒,花斑蛇毒,死得面目全非就不好了。”

    萧庭江冷笑道,他那阴戾的眼眸里,全是**裸的杀意。

    张金辰心神一凛,忽然有一种,锋芒在背的感觉。

    他有一瞬间的反思,是不是自己得意忘形,不知收敛,已经触碰到皇上尖刀上的锋芒?

    还是萧庭江故意恐吓,想要让他心生惧意?

    可不论是哪一种,对他来说,都不算好的消息。

    萧庭江如此大张旗鼓地跟他对上,也不过是二十年前,沈旭致仕的时候。

    现在,为了一个义女,有必要吗?

    张金辰忽然发现,那个叫李心慧的女子,当真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蛊惑之力。

    张金辰与萧庭江冷冷地对视着,阴冷而黑暗天空里,慢慢飘下了一些细雨。

    寒冷的气息,凛厉如刀,生生地刮在早已僵硬的面容上。

    正月十九的早朝,文武百官,跃跃欲试,大有文武两派,唇枪舌战,准备两派彻底分化的场面。

    礼部尚书张金辰,状告镇国大将军萧庭江,欺人太甚,入他府邸,打砸一通,还伤了他府中众人。

    皇上在龙椅上俯览着嗤之以鼻,不以为意的萧庭江。

    再看看,只差泪声具下,表露无辜的张金辰!

    静静的,不发一言。

    任由那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不可开交。

    文臣,武将,都只差上手帮忙。

    张金辰一边字字珠玑,一边暗暗打量皇上的神色。

    见皇上不咸不淡,略带深意的眸光时,心里一凛,忽然有一种,被盯上的错觉。

    “求皇上为臣做主,严惩肇事凶手。”

    “嗤,张老贼,你当皇上是昏君,不明事理吗?”

    萧庭江插话道,一句张老贼让张金辰脚步踉跄,差点栽倒在地。

    皇上的嘴角抽搐着,对于萧庭江的肆意妄为,也很头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