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恻隐之心
    这一夜,张金辰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哽咽到,连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他甚至于,还动手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可不论他怎么激动,那女子迎窗而立,眸光幽远而孤寂。

    正值金秋十月,那窗户透进来的光,太过刺眼。

    他闪烁着泪光的眼眸下垂,就落在她白皙的手腕上。

    那里带着的佛珠,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芒,柔柔的,却让他的心绞成一团。

    他在心里恨自己,也恨她。

    如果,就跟当初说好的一样,只是为了扶持皇上登基。

    如果她没有爱上皇上。

    那么,他还是可以想办法送她离开的。

    可是为什么,他们之间要走到,算计致死的地步?

    他像个无助的小孩,嘤嘤地啼哭着,想要狠狠地发泄着。

    她转过头来,明明是那么熟悉的面容,熟悉到让他心痛。

    可是他却怎么也看不见,睁着的眼睛像瞎子一样。

    只听到她在耳边道:“你下去吧!”

    再没有多余的话,那是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当他走出去的时候,感觉自己正在承受着活剐之刑。

    那条路是怎么走出去的,他恍惚忘记了。

    不过那一天,他却感觉鼻息之间都是血腥味,都是卓一帆腰斩大臣,暴尸皇城外的心狠手辣。

    等到他终于跟随着皇上,名正言顺地推开那扇门的时候。

    她高高地吊在主梁上,双腿蹬得笔直,双手垂下,也许是那手腕太纤细了,连那佛珠都挂不住。

    淡金色的佛珠在她的身下散发着一如既往的柔光,可是她的身体,僵硬而冰冷。

    “静姝!”

    张金辰惊叫一声,当即从床榻上坐起来!

    他脸色煞白,惊惧交加,额头遍布虚汗,胸前更是起伏不稳。

    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除了更深的纹理,其余的,什么都没有。

    那一串佛珠,曾经也握在他的手里过。

    很凉,像是失去了主人的余温,变得,跟他的心一样凉。

    他真正的狠辣,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因为是他,亲手将他的软肋,割掉了。

    张金辰从不熄灯睡觉,身边亲近之人,更是十二个时辰随时待命。

    张金辰披了一件厚实的披风起身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亲信候着了。

    这里是他的别苑,就算是高鸿和贺珉,都是不知道的。

    张金辰往外走,便有人提着灯笼跟了上去。

    “那个女人如何了?”

    张金辰问道,语气听不出一丝异样。

    他的下属闻言,低头回禀道:“不哭不闹,不过像是有点着凉了,一直打喷嚏。”

    张金辰的眉头微微皱起,片刻后道:“送一身衣服过去,现在她还不能死。”

    下属心里有些吃惊,都过去这么久了,那个女人的衣服,都已经干了。

    不过他心里意会,准备等会弄一副去风寒的汤药。

    张金辰并没有进那个房间,而是进了隔壁的这个。

    两个厢房是想通的,屏风后面有一副画,遮挡了可以移开,像是一个隐形的窗口,能够清晰地看到另外一个房间的场景。

    为了防止她寻短见,那房间里没有桌椅板凳,没有床榻被褥。

    窗户是被钉死的,所以她盘腿坐在那房间的中间,淡淡的光晕下,那周围一片漆黑的场景,像极了沈府的惩戒堂。

    当年他因为结交还是齐王的皇上,被沈旭知道以后,关在惩戒堂三天。

    这三天,沈旭不准人给他送饭,只有凉水。

    第一天的时候,他还在沾沾自喜,认为这样出去以后,更能豁得齐王的信任。

    第二天的时候,他有些难捱,却告诉自己,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第三天早上的时候,他饿得两眼发昏,虚弱无力地躺在冷冰的地砖上。

    天色是亮的,有光从高高天窗透进来。

    可是他却感觉,好黑好黑。

    甚至于,他还产生了幻觉,总感觉周围的阴暗角落,有无数的声音在嘲笑他,讥讽地交头接耳,用那种阴暗又恶心的眸光,一直在打量着他。

    后来,他又看到了无数的幻影,好像有很多人,围绕在他的身边,不停地说着难听的话,他们围拢过来,甚至于还想杀了他。

    那个时候,他卷缩成一团,感觉自己像狗一样匍匐在沈旭的脚下。

    也是那个时候,他对沈旭从敬畏到厌恶。

    可也是那个时候,静姝走近了他阴暗的世界。

    她做了几张薄如蝉翼的饼,从那门缝下面,一点一点地放进来。

    那个时候,她根本没有出声。

    他还以为,是那个暗中对他有意的小丫鬟,借机对他表露心意。

    可谁知道,等他出来以后,才知道她因为给他送了薄饼,被发现以后,被打了二十戒尺。

    禁足,一月。

    他听到前院的小丫鬟议论,她的手心都被打破了,挑了血泡,上了药,夜里时常疼醒。

    他那个时候,整夜整夜都睡不着,总感觉一片漆黑淹没了他。

    可是他偷偷去了后院,看着静仪给她拆纱布,骂她蠢,却心疼得眼泪汪汪的时候。

    他却听到她说:“你不要总跟曦之闹别扭,他也是我们的家人。”

    家人?

    他当时嗤之以鼻,却感觉心窝酸涩难挡。

    他的家人,都恨不得碾碎他的骨头,戳难他的面容,让他永远也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

    可谁让老天爷眷顾他呢,这么些年,他不是把原本属于自己的,都抓在自己的掌心了吗?

    张金辰听过一句话,不论是事,还是人,都会有轮回。

    他现在,就仿佛看见了一场轮回。

    而他,是站在门外的那一个!

    他勾起嘴角,苦涩又自嘲地笑了笑,眼眸深不见底。

    一丝丝,在狠辣和绝情之外,在大局和筹谋之中的恻隐之心,缓缓升起。

    张金辰看着,那被光晕包裹的女人,心里划过片刻的安宁。

    他转身走了,像是只是来看一看,这人质死了没有!

    只有他身边的人察觉有异,向来心狠手辣,嗜血屠杀的张金辰,竟然也有如此安静到诡异的时候。

    张金辰刚刚返回房间的时候,立即就有人前来回禀道:“老爷,小姐出事了!”

    张金辰的脸色冷了几分,身体也下意识僵住。

    他转头瞪视着前来报信的暗卫,冷声道:“怎么回事?”

    那暗卫当即回禀道:“小姐失踪三个时辰了,贺家的人一开始不敢伸张,以为小姐生气来了府里。”

    “结果姑爷来府中找了一圈,发现小姐确实没有回来,这才惊觉出事了。”

    “姑爷压了消息,跟贺家的人说,小姐在府中小住,私下到处派人寻找。”

    “小的见事情重大,这才连忙来回禀大人。”

    “嘭!”的一声,张金辰的手狠狠地拍击在桌子上。

    他深黑的眼眸里,遍布浓厚的杀意和愤恨。

    这个陈青云,竟然这么快就反击了!

    看来,他又一次小看了陈青云的胆量!

    张金辰握了握拳,心里更是知道,李心慧不能死了!

    李心慧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周身泛起的寒意早已侵入她的身体。

    她微眯着眼睛,企图让自己睡一睡,养养精神。

    可是她真的太冷了,浑身都在打冷颤,喷嚏更是一个接着一个地打。

    风寒感冒,最难受的,是寒气入侵五脏六腑。

    到时候,体质弱的,没有七八天根本好不了。

    心慧仰躺在地板上的时候,上抬的视线刚好落在那半盏油灯上面。

    她的眸光顿了顿,忽尔有了些许异样的光芒!

    如果烧了这里的话?

    小心翼翼地看着火,是不是能烧出一个逃生的出口了。

    二层楼的厢房,被钉死的窗户外,隐隐能听到水声?

    会流动的活水?

    那这外面不是小河,必然是引的活水池子,心慧开始慢慢地盘算起来。

    她露出手臂上的佛珠,用手指去捏了捏,心里暗暗祈祷着,能平安无事地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